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掌家小萌媳 > 第229章 生意
    “你可是有了什么想法?”

    謝依楠覺得宋樂山著實是個做生意的好苗子,像這樣的事情,他斷然是會想得到的,他現下如此打算,必定是有了旁的想法。

    “嗯,算是吧。”宋樂山笑道:“咱們這里的茶葉的確是不少,想要賣給當地的話,自然是不好賣的,所以我想著把這些茶葉賣到外地去。”

    “哦?賣到哪里去?”謝依楠來了興致。

    “西北。”宋樂山道。

    “西北?”

    謝依楠眉頭微皺:“西北之地,不產茶葉,許多人對飲茶卻是十分喜歡,若是將這茶葉賣到西北地區,倒是一樁不錯的生意。”

    “可我聽說西北邊陲之地,路途遙遠,若是跑上一趟送這茶葉的話,只怕是十分辛苦,且花費應該也不低,可還劃得來?”

    更重要的是,這一路向西北的話,路途遙遠,路上必定也是艱險重重,宋樂山若是去的話,這路上必定危險不斷的。

    “倒是不必我親自跑上一趟。”

    宋樂山笑道:“西北地區,也有不少客商,春日啟程前往中原,將西北地區的皮毛等類的貨物販售到中原地區,再趁著秋日之前,將這里的絲綢,茶葉,瓷器等貨物帶回到他們的家鄉。”

    “所以,你便想著,到時候收購了西北客商所帶來的皮貨,再將茶葉賣給他們?”

    以此從中牟利。

    謝依楠抿嘴笑了起來:“你這法子,倒是不錯。”

    “你倒是猜的極準,我便是如此想的。”

    宋樂山道:“對于我而言,能夠從西北客商手中買下皮貨,賣給其他的商戶,再將南方的茶葉賣給西北的客商,同樣的兩個客商,兩次轉手,便能做上兩樁的生意。”

    “而對于西北客商而言,販皮貨而來,再帶了這里的茶葉而去,一來一去都不走空,也能做兩筆生意,他們也十分樂意。”

    “如此,到明年的時候,這鋪子里頭的生意,倒是能更上一個臺階。”

    “那我豈不是可以安安心心的做一只米蟲,每天只需在家里頭數著銀票就可以了?”謝依楠聽著宋樂山如此說,咯咯笑著撒起嬌來。

    “好啊。”宋樂山伸手,刮了刮謝依楠的小巧的鼻子。

    謝依楠又是伏在宋樂山的懷中,咯咯笑了起來。

    所謂她在鬧,他在笑,便是這般歲月靜好,卻又不失情調的生活吧。

    謝依楠瞧著宋樂山亮晶晶的雙目,幾乎是笑瞇了眼睛。

    只是笑著笑著,便打了一個哈欠。

    “明明睡了這么久,倒了這個時候卻又犯困了。”謝依楠伸手揉了揉眼睛。

    “那便睡吧。”宋樂山褪去了外衣,陪謝依楠躺在了床上,一只胳膊卻是緊緊摟著謝依楠,更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我抱著你睡。”

    “嗯。”謝依楠閉著眼應了一聲,躺在宋樂山臂彎之中,一手摟在他的胸膛處。

    “睡吧。”宋樂山輕輕拍了拍謝依楠的手背,也閉上了眼睛。

    平日里,總是等到謝依楠睡著了之后,宋樂山才能安心入睡的,今天也不例外。

    謝依楠很快呼吸均勻低沉,宋樂山知曉她應該是睡著了,便在她的額上落下一吻,又將被子替她往上拉了一拉,這才安心入睡。

    一日的奔波,此時也已經是半夜,宋樂山也是疲累的很,很快便睡著了。

    反倒是謝依楠,察覺到宋樂山的呼吸沉穩,知道他已經睡熟了,又在黑暗中悄然睜開了雙眼。

    睡了半日的功夫,她此時是一點都不困的,甚至可以用十分精神來形容。

    只是在與宋樂山說話時,她一抬頭,便瞧見了宋樂山疲累的面容,還有他眼中的紅血絲。

    奔波一日,又對她十分的擔憂,此時的宋樂山必定的累的緊了,謝依楠心疼不已,卻也深知若是她不睡的話,宋樂山必定是不會去睡的。

    因此謝依楠便想了一想,只佯裝自己犯困,好哄騙宋樂山也早點睡覺。

    眼下小計謀得逞,謝依楠心中不免得意。

    只是宋樂山熟睡中卻還抱著她,她也不敢有所動作,生怕驚醒了她,只好安安生生的躺在宋樂山的臂彎之中,去瞧宋樂山的側臉。

    朗朗星空,有星光透過窗戶灑進屋中,且因為謝依楠怕黑的緣故,在床邊的一處石燈籠里頭,總是燃著一盞油燈,所以屋子里頭光線還算充足,能清晰的看得到他的面容。

    宋樂山原本就生的硬朗帥氣,此時的側臉更是棱角分明,鼻梁更是高挺,眼窩深邃,十分的好看。

    看的謝依楠是頗為心曠神怡,嘴角笑了又笑。

    不曉得看了多久,也不知道此時究竟是何時辰,只看的謝依楠最終眼睛酸澀,再也抬不起眼皮來,這才有些依依不舍的閉上了眼睛。

    待到她醒來之時,天已經是大亮了。

    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揉一揉惺忪的睡眼,謝依楠睜開眼睛,便瞧見了坐在床邊,緊握著她的手的宋樂山。

    “你醒了?”宋樂山見謝依楠醒來,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再將一旁的衣裳拿了過來:“醒了便起來吧,雖說大夫讓你多歇著,可總是這般躺著,只怕是容易頭暈乏力,不如起來吃個早飯,到院子里頭走上一走,再曬一曬日頭,若是累了,再回來躺著。”

    “娘方才送了雞湯過來,我尋思著吃喝雞湯有些寡淡,便煮了一些細掛面進去,應該合適你的口味,玉蘭已經去鎮上抓藥去了,等你吃完飯,估摸著她也該回來了,到時候剛好喝藥。”

    “這衣裳我方才擱被窩里頭暖過,穿著不涼身子的。”

    宋樂山把衣裳放在床頭:“你先穿了衣裳,洗漱的溫水我已經備下了,你先洗漱,我去端了飯過來。”

    “好。”謝依楠笑著應下來,拿了衣服來穿。

    等她穿好了衣服,拿青鹽刷了牙,又洗了臉后,宋樂山便端了飯過來。

    如他所說,的確是雞湯面條,里頭更是煮了一些菜心進去,聞著是清香撲鼻,令人食指大動。

    一晚過后,謝依楠腹中空空,此時看到香氣撲鼻的雞湯面條,端起碗便大口吃了起來。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