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掌家小萌媳 > 第184章 小產
    宋家不來迎親,反而讓宋春苗一個人上門去,她家面子已經丟的滿村都是了,哪里還能讓宋春苗帶了那些個嫁妝走?

    她的衣裳雖破,可絞吧絞吧,當補丁總行吧,搓成繩子總行吧,至于那些個被子什么的,雖然也是舊了些,墊在床底下當褥子也不是不成的。

    總之,和葛家這婚事,已經事事都不如意了,那就能摳回來一點,是一點。

    宋春苗哪里能不明白孟氏的心思?更是覺得這個時候,她的親娘還在想著占她的便宜,心里頭十分的難受。

    只是這個時候,她也沒工夫計較這些,只點了點頭,提了裙擺,快步的往葛家河家去了。

    宋家莊離那里可不算近,宋春苗走的也是又急又快,途中連歇著也不敢,只怕耽誤了時間,到葛家河門口時,已是氣喘吁吁,覺得渾身都像散架了一般,只扶著門框在那喘粗氣。

    等著這氣兒喘勻了,宋春苗伸手就去拍門。

    心里頭著急,這門自然是拍的咚咚咚的響。

    “誰啊,誰啊,拍門拍的這么急,報喪那?”葛母罵罵咧咧,不耐煩的打開了門。

    “娘,是我。”宋春苗努力擠了個微笑出來。

    只可惜,她因為趕路的緣故,滿頭都是汗,順著臉往下淌,那原本用炭木畫的眉毛這會子早就花了,混著汗水成了黑水,流了滿臉,整張臉看著臟兮兮的,十分難看。

    葛母看到宋春苗這個樣子,越發厭煩,撇嘴道:“你是誰,青天白日的胡亂攀了親戚?我可沒這么大的閨女。”

    宋春苗頓時一怔。

    葛母這是明顯不想讓她進門,不想認這門親事的意思了,再看看門口,沒有紅布什么的,也完全不是辦喜事的模樣。

    葛家,當真不想認這門親事了?

    宋春苗心里頓時不是個滋味,卻也不敢跟葛母叫板,只滿臉討好:“娘,我是您兒媳婦啊。”

    “娘,家河呢,家河現在怎么樣了,我能進去看看他嗎?”

    葛母不認她無所謂,自古婆媳關系都不好,她完全不指望著葛母能夠待見她,這會子最主要的是葛家河,只要葛家河說話,葛家肯定不能不認。

    而葛母聽到宋春苗提及葛家河,這氣更是不打一處來,只指著宋春苗的鼻子喝道:“你還有臉提家河?若不是因為你這個賤女人,狐貍精勾搭我家家河,他能落得現在這個地步,家河的腿傷成這樣,都是你害的!我不活剝了你的皮就已經夠仁慈了,你還有臉上門來?”

    “可我是家河沒過門的媳婦啊……”宋春苗幾乎要哭出聲來。

    “我們家可不認這種沒有婦德的女人當兒媳婦,和你們家的親事,不算數了,過兩天就把你的八字給送回去!”

    葛母接著罵罵咧咧:“就這種克夫的女人,誰敢往家里頭取,就該直接沉塘,省的到時候禍害了別人!”

    一聽到葛母說要退婚,宋春苗臉色頓時蒼白,整個人更是站立不穩,幾乎要摔倒在地。

    等反應過來之后,則是撲了過去,抱住了葛母的腿,哭喊了起來:“娘,您可不能退婚,要是退婚的話,那我就活不成了,娘,我求求你……”

    “對了,我肚子里還有家河的孩子呢,這可是家河的兒子,是您的孫子,您不能不要啊,就算是看在您孫子的面子上,您千萬不能退婚。”

    宋春苗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加上臉上原本就臟兮兮的,這些東西只蹭了葛母一裙子,讓她忍不住嫌棄的皺起了眉。

    而因為這大聲的哭喊,引來了街坊四鄰來瞧動靜,看見宋春苗在這里求葛母,又說肚子里頭的孩子什么的話,旁邊的人立刻議論紛紛。

    “嘖嘖,看這葛家河,真不是個東西,四處惹事,這又不知道是欺負了哪家的姑娘,連肚子都大了,真是遭罪啊。”

    “就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往后咱們街上,誰還敢和他們家打交道,我瞧著往后千萬別去他們家鋪子里頭買東西,沒得連累了名聲。”

    “可不是么,尤其是家里頭有閨女的,可得操心點,這名聲可是大于天的事情,可不能不當一回事。”

    “可這住在一條街上,成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到底感覺有些撇不清干系,我尋思著,干脆啊,咱們去尋了里正去,把這種人家從鎮上攆走,咱們鎮上也就清凈了。”

    “這是個好主意,咱們待會兒就去尋了里正去。”

    “我也去,這事大家都得出點力……”

    那邊人說的熱熱鬧鬧,只氣得葛母是七竅生煙,越發的生氣。

    前幾天呆在家里頭,連門都不敢出的,好不容易等著外頭沒那么多閑言碎語了,也尋思著這親事也別辦了,等著過段時間,大家伙基本上也就忘的差不多了。

    沒成想這會子宋春苗找上們來,鬧的這么厲害,這會子別人要去找了里正,那他們家還能有好果子吃?

    “娘,這婚事不能退……”宋春苗只惦記著婚事,根本也沒聽進去外頭人在議論什么,只哀求著葛母不要退婚。

    葛母越看宋春苗越厭煩,只罵道:“你不守婦道,未婚先孕,這人品原本就不端正,你勾引了我兒子,自然也就能勾引別人,這肚子里頭的還不知道是誰的,別想著往我們家家河頭上扣屎盆子。”

    “趕緊滾出去……”葛母十分不耐煩的要走,可雙腿被宋春苗死死抱著,根本不能動彈分毫,她也是急了,索性踹了宋春苗一腳,這才掙脫了宋春苗,接著嘭的一下關上了門。

    被踹倒在地的宋春苗,急忙爬起來想著再去敲門,卻是突然覺得肚子里頭一陣的絞痛,只痛的她腰都直不起來。

    緊接著,便覺得底下一熱。

    殷紅的血,很快滲透了身上所穿的裙子,染紅了坐著的地。

    這,這……

    這是小產了嗎?

    宋春苗只覺得天暈地旋,整個人再也支撐不住,倒在了地上。

    蓋房子所用的東西準備的都差不多了,趁著天氣已經暖和,宋樂山開始著手干活了。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