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掌家小萌媳 > 第161章 背后有人
    謝興言頓時一驚:“的確如此,泡的正是這惠明茶,你是如何知道?”

    這茶是他小兒子弄來的,他平時不舍得喝,這幾天過年,他也就拿出來喝上兩壺,但也只是他喝,可是舍不得拿出來讓旁人喝的,因而方才這些人來的時候,給他們泡的茶,也是很普通的茶葉罷了。

    這宋樂山沒有喝他的茶,卻是聞出來了他喝的這個是什么茶,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頓時來了興致。

    “我秋天在外頭打獵,在山上救下來了一個被野獸所傷的人,他當時便拿了這茶葉當謝禮的其一,所以我能聞得出來。”宋樂山答道。

    謝興言這眉頭頓時擰了起來,盯著宋樂山看了半晌,道:“是么,那到當真是巧了。”

    “可不是么,我也覺得湊巧的很,那人還留下名帖,只說往后有事盡管找了他就是,我一個尋常獵戶,能有什么事,也就先留了下來,往后有事再說吧。”

    宋樂山笑道:“這話說著說著就遠了,不叨擾族長了,我們先告辭,等此事有了消息,還請族長務必通知我們一聲。”

    “一定,一定,只是你們也應該明白,不能單憑紅口白牙的說,我便直接斷定房屋和田產該歸了誰去,總得問詢、求證一下,待我盡快問清楚,便告知了你們。”

    謝興言答道,猶豫片刻之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打算要送一送宋樂山和謝依楠。

    “如此,就有勞族長了,族長留步,不必送了。”謝依楠心思微動,攔住了謝興言:“我們先走了。”

    在看了看旁邊的謝永利和周氏一眼之后,謝依楠和宋樂山攜手離去。

    謝興言直到目送兩個人徹底離開之后,才坐回到了椅子上去。

    一旁的謝永利和周氏,看到謝興言對謝依楠和宋樂山這般的客氣,心里頭早就急的不行。

    “族長,你這是啥意思?”謝永利問道。

    “什么啥意思,能有啥意思?我不是說了么,此事需要問詢求證一下,到時候,該怎么處置,就怎么處置,秉公辦理,絕不徇私!”謝興言瞥了謝永利一眼。

    看這意思,也就是不打算偏袒他們了。

    謝永利自然就急了:“族長,我們可是本家,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這東西到時候歸了我們,我們還念叨你一個好,要是給了那丫頭片子,那就是實打實的把東西往外扔的,你這族長可當得太不稱職了。”

    “我這族長如何當,還輪不到你一個晚輩在我這里說教!”

    “你們的事我心里頭有數,到時候有信兒了喊你們,這會子沒什么事你們趕緊走,別讓我趕人!”

    謝興言原本對謝永利和周氏沒有眼力見,不懂規矩而不滿,這會子這謝永利還在這里頤指氣使的說道他,讓他十分不爽,索性張口訓斥了一通。

    一族之長發了怒,謝永利和周氏也不敢再在這里胡鬧,只是悻悻的離去了。

    自然,回去的路上十分的不滿,罵罵咧咧的,也不敢大聲怕旁人聽到了去告狀,只嘟嘟囔囔的沒個好話。

    “當家的,族長這胳膊肘都拐到外頭去了,這咋辦?”周氏十分擔憂:“你看他剛才對那死丫頭片子的客氣勁兒,跟客人似的,再瞧瞧對咱們倆,那跟仇人似的,這態度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嘖嘖,就沒見過這樣的族長。”

    “也不是我說,當家的,剛才你就不該應了那死丫頭的話,到族長這里來,現在好了,根本不討好。”周氏嘟囔道。

    “聒噪個什么勁兒,我又不瞎,看得出來!”謝永利正煩躁的,聽到周氏在耳邊啰嗦,十分不耐煩。

    “你以為不到族長這里來,就成了?那死丫頭既是起了這個心思,必定不會輕易罷休,咱們不來,她也會到族長這里來,到時候與其被動,還不如這會子早點來,看看咋個辦。”

    “你個老娘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在這叭叭的說,煩死個人!”

    被說道了一通的周氏,訕訕的住了口,跟在謝永利后頭,默默的往前走。

    走了一會兒的,周氏又抬起了頭:“哎,我說當家的,這族長對咱們態度冷淡,該不會是勢利眼,覺得咱們沒有給他送東西?”

    見謝永利沒有要繼續罵她的意思,周氏也就接著往下說:“剛才你瞧見沒,那宋樂山在那說茶葉的事,還說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話,是不是要暗示此事族長若是偏向他們,他們便給族長買些好茶葉?”

    “我尋思著,既是他們能送東西,咱們也送,這房屋加田地亂七八糟加起來,那可是好多銀子的,買個茶葉能花多少錢,也劃得來的。”

    謝永利想了想的,點了點頭:“這個倒是可行,明兒個就去鎮上,只撿那最好的茶葉買來,我就不信,到時候族長還不向著咱們說話!”

    謝永利信心滿滿,話更是說的斬釘截鐵。

    此時的謝興言,正在那喝著茶,瞧著杯子里頭的茶水,眉頭都擰了起來。

    “爹,你這是咋了,是不是覺得這事難辦?”大兒子謝明睿給他添了些許的熱水,問詢道。

    “還好。”謝興言微微笑道。

    “就是剛才那個后生說的話有些意思,這惠明茶可是貢品,外頭不許賣的,盡數都供了皇宮,又一層一層賞賜下來的,底下人才有的,二弟這茶,那還是得了知府大人的臉,賞給他這么一丁點的茶葉,還是去年的陳茶,這后生竟是說救了個人,那人就給他惠明茶,那他是救了皇帝還是救了王爺?”

    謝明睿打趣道:“這一看就是信口胡謅的,爹不必理會他就是。”

    “這可保不齊。”謝興言嘆了口氣道:“你也說了,惠明茶是貢品,外頭沒有,尋常人自然是不識得的,他光是聞就知道這是惠明茶,自然說明他喝了不少。”

    “咱家況且只有這么一丁點,他卻能有那么多,怎么都覺得不同尋常。”

    “山上救人的事不見得是真的,這身后頭有人卻是不假,所以這事不能馬虎了,得該怎么來,就怎么來才成。”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云南时时彩游戏规则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定牛 时时彩软件哪个比较好 云南11选5免费推荐 北京快3手机版下载 周二体彩开什么彩票 内蒙古11选5玩法说明 体彩十一选五下载 快乐双彩计算器 股票涨跌的因素 宁夏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2011幸运28预测器 决定股票涨跌的因素 青海西宁快三开奖号码 3u娱乐城赌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