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掌家小萌媳 > 第152章 炫耀
    只是這生氣歸生氣的,對方二話不說先跪在了這里,又是磕頭又是賠罪,又滿口說自己也是被欺負的人,

    那她若是這會子把宋春苗給打罵一通,旁人說不準倒是說她們家不近人情,不給人改過自新的機會。

    更何況,宋春苗肚子里頭還懷著孩子,這會子也是葛家沒過門的媳婦,而她們家已經和葛家退婚,和葛家再無瓜葛,和此事再無干系。

    若是傷到了宋春苗,傷到了肚子里頭的孩子,反倒是會讓人反咬一口,說她們家蓄意傷人。

    簡直就是豆腐掉到灰里頭,扔也不是,拍也不是。

    曹氏是個急脾氣的,遇到這種完全無法下手的事,只能是急的像那熱鍋上的螞蟻,只急的團團轉。

    宋玉蘭和郭氏不必說,雖然心里也著急,卻不是個嘴皮子利索的,這會子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這只讓謝依楠瞇了瞇眼睛,饒有興趣的看著宋春苗。

    上回宋春苗去求她學手藝的時候,她便覺得這宋春苗不是個善茬,是個以退為進的人,現在看來,果然不假。

    明明自己是惡人,卻要哭哭啼啼,裝作自己是受害人的模樣,裝模作樣的來求別人所謂的原諒,這儼然是一朵白蓮花模樣。

    若是往壞處來猜得話,這宋春苗說不準也有心生嫉妒,從而報復的心思。

    畢竟她比著宋玉蘭而言,可謂是樣樣都比不上的,尤其是這婚事,更是天壤之別,而先前宋春苗求藝不成,若是后來聽說她教了宋玉蘭學這個,只怕也是越發憤怒。

    而后做出這等事情來,倒也是說的過去。

    而對付這種心思壞的白蓮花,那就不能用尋常人的手段了。

    謝依楠從前身為營銷部的總監,手下員工也好,接觸到的客戶也罷,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人都有,其中不乏這種人。

    謝依楠目光微閃,示意怒不可遏的曹氏等人稍安勿躁,徑直走到了宋春苗的跟前,向她伸出了手。

    “嫂子,我知道你是好心,體諒著我是雙身子的人,可若是大娘和玉蘭不原諒我的話,我是斷斷不會起來的。”宋春苗說著話的時候,又抹了一把的眼淚。

    謝依楠微微瞇了瞇眼睛,皮笑肉不笑:“你也既是知道你是雙身子的人,磕不得碰不得的,卻偏生在我家跪著,若是有個不妥,出了什么岔子,那我們家豈不是說不清了?到時候是不是要怪責是我們不通人情,故意刁難了你?”

    “這哪能?這是我自愿來請罪的,可不干你們的事。”宋春苗低聲道。

    “是,你的確是自愿的,可這瓜田李下的,旁人也不知道你是自愿,只當我們是惡人,還是說你根本也就是打著自愿的名頭,存心是來給我們添堵的?”

    “最好再故意惹出來個什么事,到時候我們也就擇不清干系了,是吧。”

    謝依楠一通的譏諷。

    只讓宋春苗低著頭都不敢抬起來,半晌之后才道:“我真不是這個意思。”

    “既是不是這個意思,那就起來好好坐那說話,如若不然,那你也別說什么,我這就去喊了你娘來,帶了你回去,若是不肯,我們跑上一趟,去葛家請了人來,將你帶回去也是可以的。”謝依楠道。

    “更何況,這所謂賠罪,大都是心誠就好,是不在這一跪上頭多的,若是你執意如此的話,那我們也只當做是你有陷害我們之心,有尋釁滋事之嫌,請了族長過來,給我們做個見證,如何?”

    宋春苗臉色頓時白了一白,咬了咬牙之后,從地上站了起來,尋了個小杌子坐下來,垂著眼皮:“嫂子,我站起來了,總該證明我沒這個心思了吧。”

    “也不能全然證明。”謝依楠道。

    送純棉臉色一僵,只急忙道:“這……”

    不等她說什么,謝依楠便抬了手,打斷了她的話:“暫且先不說這個,倒是先說說你方才說的那些話吧。”

    “就先說你和葛家河之事,你說你是逼不得已,被人欺負了的,此事我著實好奇的很,說起來,你應該不認葛家河,葛家河也不認識你,你呢成天的在家里頭干活,幾乎不出村子,葛家河又在隔壁鎮上打理鋪子,有著幾十里路遠。”

    “那這問題就來了,既是兩個互不認識的人,又是根本不會遇到一起的人,那葛家河是如何碰到了你,又因何會專門挑了你來欺負?”

    “這……”宋春苗一時語塞,根本沒料到謝依楠會問的如此直白仔細,自然也就不知道到底該如何應答,眼睛轉了又轉的,想著隨便編上一個幌子。

    謝依楠再次搶先開了口:“你若是隨便編一個也是可以,只不過假的就是假的,你隨意說的時辰,地方,保不齊當時就有人在,若是該看到的沒看到,或者在不該看到的時候看到的,那就不好了。”

    “你要知道,這世上可沒有不透風的墻,

    這紙也永遠包不住火,別想著你可以瞞天過海了去。”

    宋春苗這原本到舌尖的謊,頓時咽了下去。

    “看你答不上來,顯然這其中是有貓膩的,至于其中有什么貓膩,我們玉蘭已經和葛家退了親,論起來和葛家再無任何的干系,再追究這個也是沒什么意思了,咱也就不說這個了。”

    “咱們還是說說旁的,就是你方才說的,你也是想著不聲張這話,既是你不想聲張,以你娘平日里對你非打即罵,根本不管不顧的態度,是如何知道你這個月月信不曾來,是如何得知你懷有身孕的?”

    “這其中,怎么都覺得許多地方都得好好想,仔細地想,才能知道這其中的原因。”

    “不過還是那句話,我們和葛家沒關系了,你咋個和葛家河在一塊的,你打的什么心思,我們這會子也都不在意了,畢竟和我們沒有什么關系了,也不想去追究,也就不說了。”

    “退婚的時候,我們也說的清楚,自愿退婚,其他改不追究,話說的明白,你也聽得清楚,可這會子卻又巴巴的來賠罪,怎么都覺得你這像是搶了旁人的親事,還想著來炫耀炫耀的。”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