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掌家小萌媳 > 第108章 焦急
    謝依楠從袖口里頭,將那銀票拿了出來:“我這里有五十兩銀子,應該也是能幫上點忙的。”

    “你這是……”宋樂山一驚:“這不是你被程家馬車踩斷了腿,程家賠的醫藥費么?”

    “就是這個錢,索性我腿好的差不多了,往后拿些便宜點的藥材也就是了,這會子救人要緊,旁的不要說太多了。”

    謝依楠堅定的看了宋樂山一眼。

    到了這個份上,再說什么客氣的話便是顯得有些矯情了,宋樂山也只能將那張銀票接了過來。

    “謝謝你。”宋樂山眼中和心中,以及所說的話中,滿滿都是感激。

    “別這么說。”謝依楠笑了笑。

    轉而看向宋成有,宋成田等人:“我還是覺得,咱們先試試吧。”

    “嗯,先試試吧。”宋成田點了點頭:“試了才知道成不成,不試的話,就只能是死等著賠了人家銀子了。”

    的確是如謝依楠,宋樂山所說,死馬當作活馬醫,索性就算不成,也沒有比眼前再壞的結果了,可若是成了,那這事就迎刃而解了。

    再來,宋成有一家如此堅持,他即便心中有擔憂,也不能再過于表露出來,不然若是被誤會他并不想出錢出力,那就不好了。

    “那老三,明兒個我跟你去趟縣城,家里頭孩他舅舅在縣城里頭,估摸著也能認識個人,咱們去跑跑這個事。”

    “成。”宋成有點頭。

    “老二,老四,你們兩個明天盯著點,若是史家再來要錢或者史家那邊有了什么動靜,想干什么,咱們心里也能有個底兒,你們兩個也幫著周旋一下。”

    “好。”宋成才和宋成高答應下來。

    “山子,你就在家里頭,萬一有個什么事,能有個來回跑,送信兒的,家里頭得有個男的坐鎮才成,你就別跟著我們去縣城里頭了。”宋成有道。

    “好。”宋樂山也應了下來。

    “那咱們及時決定了,也商量好這事,待會兒吃完飯就早點睡,明兒個一早就出門,趕家里頭牛車去。”宋成田道。

    一干人等都答應下來。

    “大伯,爹,若是你們見著縣太爺,不妨提一樁事情……”謝依楠低聲道。

    忙了一下午,加上惦記著明天要去忙的事情,這飯自然是吃的十分的快,所有人吃完飯后,各自離去。

    宋家的人洗刷收拾,也都趕緊各自歇息。

    只是到底家中出了這樣的事情,宋家所有人幾乎都是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謝依楠和宋樂山也是如此,并不曾歇下,燭火也是燃得明亮。

    手中的繩子飛舞,謝依楠熟練的打著手中的頭花。

    “天色不早了,你也早些歇著吧。”宋樂山勸說道,將手中晾涼的涼茶遞到她旁邊的桌上。

    “沒事,睡不著,做這個也能打發一些時間。”

    謝依楠手中的動作略頓了頓,伸手揉了揉略有些發澀的眼睛,接著道:“再者,這樁事后,無論大哥是否平安,此事是否能夠真相大白,咱們家里頭都會過得緊巴巴的,手中的活往前趕一趕,還是好的。”

    這個節骨眼上,謝依楠也沒有任何絲毫的慌張,而是盤算著長久往后。

    這份從容與鎮定,宋樂山心中也都欽佩了一下。

    只是,也讓他心中有些刺痛。

    說來說去,也是因為他的緣故,因為他只是一個獵戶,賺的銀錢著實不多,以至于到了這個時候,需要謝依楠將她的錢盡數拿出,還要為往后的生計憂愁、打算。

    一想到這里,宋樂山這心里頭的刺痛,越發密集。

    宋樂山眼眸暗淡,許久才抬了眼皮看向謝依楠,目光灼灼。

    半晌開口:“謝謝你。”

    謝依楠打頭花的手一僵,抬頭笑道:“謝我做什么?”

    “大哥遭遇橫禍,你盡心盡力,還傾盡所有,來幫我的家人,我當然要謝謝你。”宋樂山實話實說。

    “你曾經,也救過我,你的家人,我自然也是要盡力去救的。”謝依楠笑答。

    笑容從容、鎮定、明媚、燦爛,還帶著絲絲的甜。

    宋樂山頓時心中一動。

    卻是不敢直視謝依楠,只耷拉著眼皮,把桌上油燈的火苗撥的更旺一些。

    翌日清晨,雞還不曾叫,整個宋家已是開始忙碌。

    宋成有跟著宋成田帶著一應能夠動用的銀兩,趕了牛車急急忙忙地往縣城里頭去了,宋成才與宋成高則是去尋了族長,接著與史家族長交涉宋樂順的事情。

    宋樂山則是在家里頭等信兒,以備不時之需。

    謝依楠與曹氏、郭氏、宋玉蘭、宋康平等在家等著。

    一眾人都是心急如焚,焦急不已,卻是哪里都不敢去,只在家里頭的來回踱步。

    從清晨等到晌午,再從晌午等到天擦黑。

    甚至一直到了后半夜,始終都沒有任何的動靜。

    宋家所有人,幾乎是徹夜不眠,也沒有任何一絲的困意。

    “都說這衙門不是隨便進的,這一天一夜都沒有什么動靜,該不會是有什么岔子吧。”曹氏憂心不已,這眉頭擰成了一個大疙瘩。

    “聽說咱們縣太爺口碑不錯,是個為國為民的好官,應該不至于刻意刁難,娘不必太擔憂。”宋樂山安慰道。

    “咱們也帶了不少的銀兩,能夠打點一二,也不至于底下那些人因為這個事刻意刁難。”

    謝依楠接了話道:“這個時候沒回來,應該是個好事。”

    “怎么說?”曹氏不解。

    “若是縣太爺不接受此案,或者不想管此事,覺得沒有異議的話,應該早早就把大伯和爹攆了回來,他們也應該早早回來了才對。”

    “這會子大伯和爹還沒回來,說不定就是縣太爺還在審理此案,這其中事有蹊蹺,所以才要費這樣大的功夫。”

    謝依楠解釋加勸慰道:“娘不必太擔憂,這會子還是再去睡一會兒吧,若是晨起大家都回來,娘還得忙著做早飯的。”

    “咱們還得為這樁事忙活起來的,若是因為不睡覺熬的頂不住了,這如何能還能出力忙活?”

    曹氏這會子雖說沒有什么困意,可熬了這么久,加上時不時的哭一場,這眼睛是酸澀的不行,睜著都覺得疼,只道:“嗯,都去歇一歇吧,睡不著,養養神也好。”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