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掌家小萌媳 > 第089章 不介意
    而對于謝依楠來說,曹氏如此,雖說他不抱希望,但也是希望看到的事情。

    畢竟關系融洽,這生活也能過得十分舒心,少些煩惱。

    到是宋玉蘭,頂著那鍋雞湯看了半晌,繼而手托了下巴,在那里沉思。

    “發什么愣?”宋樂山見宋玉蘭如此,碰了碰她的胳膊:“快些吃飯吧,筷子上頭的菜都快掉了。”

    宋玉蘭慌忙把菜撈了起來送到口中,仔細的咀嚼起來,只是依舊一言不發的。

    宋樂山對此頗為訝異:“怎么了這是?有心事?”

    “沒有。”宋玉蘭依舊低著頭。

    很顯然這是不愿和他說。

    雖說是親妹妹,但到底女孩子家的心事,他這個當哥哥的有時候也不大好追問,尤其是對方顯然三緘其口,那他也就更不好再問了。

    宋樂山因此將目光投向極力要下床坐在桌前吃飯的謝依楠。

    都是女孩子,彼此之間應該更容易交流,且宋玉蘭也是聽謝依楠的話,若是她張口詢問,宋玉蘭必定會如實相告。

    而謝依楠也明白了宋樂山的意思,只笑著點了點頭。

    在打量了宋玉蘭此時的模樣,再聯想前后發生的事情,謝依楠頓時笑了起來:“玉蘭,我這腿也是不太疼了,你在這里呆了兩三日,也該回去換換衣裳啥的了,待會兒吃完晚飯,早點回去吧。”

    宋玉蘭聽到這話,滿臉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方才蔫的如霜打茄子一般,這會子忽的就精神起來,坐直了身子,手也不再撐著腦袋,更是興沖沖的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待會兒回去的時候,把灶房里頭你二哥買回來的核桃酥帶上。”謝依楠補充道。

    “好嘞。”宋玉蘭忙不迭的答應,接著對自己碗中的飯開始圍剿和掃蕩。

    風卷殘云一般的。

    這個丫頭,方才還蔫吧的不行,這會子到是精神的不得了。

    宋樂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過說來也是奇怪的很,這宋玉蘭這幾天可是乖巧無比的在這里照顧謝依楠,若說她是因為不想在這里幫忙而高興的話,應該是不可能的。

    那就是自己想回家了。

    不過她不是因為和娘慪氣的緣故,一直都賭氣不肯回去,無論他如何勸說,宋玉蘭都不肯回家去,這會子一聽到回家竟是這么高興了,怎么都覺得有些想不通。

    “這雞湯,燉的真的是十分入味,很好喝。”謝依楠瞧著宋樂山有些茫然的模樣,咂咂嘴,感慨道。

    宋樂山頓時覺得眼前一亮。

    是了,他自己不就是覺得娘有善待謝依楠的意思,所以消除了許多的隔閡,宋玉蘭肯定也有同樣的感受吧。

    這么簡單的事情,他竟然沒有看出來。

    而謝依楠卻是看的十分透徹,而且提醒宋玉蘭帶桃酥回去。

    宋樂山突然覺得心中一暖,看謝依楠的目光中更多了幾分的溫柔。

    “再喝一點吧。”看她碗中的湯已經見了底,宋樂山直接將碗拿了過來,添了些進去,重新遞到謝依楠手中。

    那雞湯里頭,還有著大塊的雞肉。

    燉的時間夠長,早已十分的軟爛,可謂是入口即化,謝依楠不小心,就多吃了兩塊。

    宋玉蘭吃完飯就回家去了,慌慌張張的。

    不過饒是匆忙,卻也沒忘記把碗洗了再走。

    “我先回家了,明天再來看你,二嫂。”宋玉蘭幾乎是跑著出去的。

    “你忘了帶桃酥。”謝依楠喊了一聲。

    “瞧我這記性。”宋玉蘭拍了一下腦袋,急匆匆的跑了回來,從灶房里頭拿起已經包好的桃酥,再次跑遠了。

    “這孩子。”謝依楠搖搖頭,嘴角的笑越發的濃。

    宋玉蘭幾乎是一路小跑到了家里頭。

    這會子,家里頭已經吃了飯,收拾完,準備歇下了。

    郭氏也已經哄了宋康平去睡覺。

    院子里頭十分的安靜,唯有宋成有在那鋸木頭時的刺啦刺啦的聲。

    “爹,你還沒歇著?”宋玉蘭頗為驚奇:“這昏天暗地的,也看不清東西,爹還是明天再忙吧。”

    “白天天氣熱,干不了多長時間,趁著這會子涼快,就多干會兒活。”宋成有擦了把臉上的汗。

    聽完這話的宋玉蘭眉頭都擰了起來:“怎的就爹一個人干活,大哥還沒回來?幫忙干活也得看能不能騰的出來手才行,總不能為了幫忙就不管爹這邊吧,大哥也太拎不清了吧。”

    “你大哥估摸著顧不過來……”宋成有道:“成了,別說這個了,你這幾天都沒回來,你娘還念叨你呢,你娘在屋子里頭了,你趕緊去吧。”

    宋成有話音未落,曹氏就已經出了門,道:“是玉蘭回來了?”

    聲音之中帶了些微的顫抖。

    這個死丫頭,還知道回來,她還以為因為先前慪氣的事情,玉蘭和她往后冷眼相待了呢。

    說話間,已是走上前去,抓住了宋玉蘭的手,抓的死死的,生怕宋玉蘭要逃走了似的。

    “可不是我回來了么。”宋玉蘭笑呵呵道:“二嫂讓我帶娘喜歡的桃酥回來呢,二嫂還說,娘燉的雞湯好喝的很呢。”

    曹氏這心里頭頓時沉了一沉。

    這個宋玉蘭,和宋樂山一樣,也是因為她給謝依楠燉了雞湯,所以才這么歡喜,也因此才不再生氣。

    瞧著宋玉蘭那滿都是笑顏的臉,曹氏這心里頭,又是一陣的復雜,半晌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娘在這里愣什么神?”宋玉蘭伸手在曹氏跟前晃了晃。

    “沒啥,你吃完飯了,幾天沒回來,衣裳都沒換,怕是也顧不得洗個澡,渾身都是汗味,我去給你燒點水,趕緊洗個澡去。”曹氏寵溺的拍了拍宋玉蘭的手背。

    “好,那桃酥我先給你放屋子里頭去,再去換衣裳。”宋玉蘭咯咯笑著,往屋子里頭去了,曹氏在原地待了半晌之后,才進灶房幫著宋玉蘭燒洗澡水。

    沒一會兒又探了頭出來沖宋成有道:“他爹,明兒個了幫我抓只雞,宰了退腿毛,再燉個湯。”

    和謝依楠關系好不好的是一回事,燉雞湯能讓這兄妹倆都和她親,她不介意宰一兩個不怎么能生蛋的老母雞。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