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掌家小萌媳 > 第069章 不是我說你
    “不過二嫂跟人家楊掌柜說定了一條手鏈二十五文,新花樣的估摸著能高一點,可這一條對方就賣了五六十文錢的,二嫂知道了,應該會心里頭不高興吧。”

    “這個楊掌柜也是的,這面上瞧著是笑瞇瞇,和善的很,還以為她是個好人,結果呢,竟是個黑心腸的,賺了這樣多的差價。”

    宋玉蘭忿忿不平的,越說到是越來氣了,那副模樣,真的恨不得要伸腳去踹人才肯罷休。

    看她這副模樣,宋樂山頓時笑了起來。

    “今兒個去鎮上,我和你二嫂還在說這個事兒呢,你二嫂到是不在意這事,再說了旁人賣高價是旁人的事,有那口碑和聲譽才成,這可不是誰都能行的。”

    “旁人的鋪子,伙計的,那都是本錢,若是咱們去賣這手鏈的話,得尋鋪子,尋地段,都不是說話的,若是支個攤子去賣,風里來雨里去的,不見得能賣出去,也不見得能賣的上價錢,若是再碰著個給你尋釁滋事的,可能生意都做不下去。”

    “所以說,不能光看著旁人賺錢,這心里頭就下不去,不讓旁人賺錢,說不定自己也不能賺錢,到是不如你賺錢,我賺錢,大家都賺錢,反倒是其樂融融。”

    宋樂山解釋了一通。

    “嗯,是這個道理。”宋玉蘭點了點頭:“二嫂的確是有大智慧的人,這些事情都想的這樣開,這樣透徹。”

    “真是不知道比大嫂好了多少呢!”宋玉蘭補充了一句。

    也不是她詆毀郭氏,若是同樣的事情,讓郭氏碰著的話,肯定大呼小叫的,非斷了和楊掌柜的合作不可。

    “又小孩子脾氣了,知道就好,別總是掛在嘴上說,不然又是一通的吵鬧,到時候不得安生。”宋樂山提醒道。

    “是,我知道了,二嫂教的嘛,凡事不能都寫在臉上。”

    宋玉蘭興沖沖的點頭,繼而促狹的笑了起來:“二哥來送糕點,二嫂是不是在家做飯呢?做的什么飯?”

    “蒸的大米小米飯,菜的話應該是豆角和土豆菜……”

    “那好,那我去蹭飯,順便和二嫂說說她的手鏈賣到縣城的事情,也讓二嫂高興高興。”宋玉蘭不等宋樂山說著,便挽上了她的胳膊,一邊則是沖院子里頭曹氏喊道:“娘,我晌午不在家里頭吃飯,去二哥二嫂那吃,不用做我的飯了。”

    不等曹氏回應,宋玉蘭拖著宋樂山就走了。

    “不回來吃飯了?”曹氏聽著喊聲,急忙站起來往院子門口走,一邊走還一邊問:“家里做的撈面條,你不是喜歡吃撈面條?”

    “不吃了,我去二嫂那吃。”宋玉蘭頭也沒回,丟下這么一句話。

    “這孩子,家里有飯不吃,偏偏去外頭吃。”

    兒子兒子不在家吃,閨女閨女不在家吃飯,曹氏這心里頭一下子就不爽快起來,頓時黑下了臉。

    “玉蘭不回來吃飯了?那我少做點?”郭氏問完之后又想了想:“看這個點兒,爹和順子都還沒回來,估摸著也不回來吃飯了,就平兒咱們三個人,吃撈面條怕是也有點麻煩,不行就吃湯面條吧,放個菜葉,娘說咋樣?”

    “吃撈面條,整天摳唆個什么勁兒?”曹氏瞥了郭氏一眼,有些不滿道:“順子媳婦,也不是我說你,你這做了多少年飯了,這個手藝也沒有半分長進?玉蘭三天兩頭的跑出去吃飯,不就是因為你做飯太難吃了?”

    “真是不知道,這么大歲數的人了,做個飯都做不好,也不知道能干啥,真是的……”

    無緣無故就挨了一通說,郭氏是又驚詫又委屈的,只低頭嘟囔道:“是娘說一針一線來之不易,凡事得節儉一些為好的,我也是想著別那么浪費了。”

    “自己吃的東西,啥叫浪費,讓你做撈面條就做撈面條,怎的那么多話,成了,趕緊去做,別再這磨蹭。”

    曹氏原本就因為宋樂山和宋玉蘭都不在家吃飯的事而煩躁,這會子看到郭氏頂嘴,這就更加不耐煩了:“撈面條做完了,記得過一下涼水,吃起來才筋道。”

    “我知道了,娘。”郭氏低著頭應了,轉身重新進了灶房,只是心里頭不舒坦的很。

    這邊,宋玉蘭跟著宋樂山一起到了家,謝依楠則是已經做好了飯。

    小米大米混合蒸的飯,大米雪白,小米金黃,看起來就像是金子銀子一般,因而有了金銀飯的說法。

    爽脆的土豆細絲,干煸出來噴香的豆角,都是好吃又下飯的菜,只讓兄妹兩個人對謝依楠的廚藝贊不絕口。

    尤其宋玉蘭,吃的不亦樂乎,連呼好吃。

    一邊贊嘆謝依楠的廚藝好,一邊自然是夸贊她的手藝好。

    “二嫂,你可不知道,柳枝的表姐看著我手上戴的手鏈,眼都直了,一直說花樣好看,沒見過,問我在哪里買的,能不能給她也買一條,還說出雙倍的價錢買我手上這條。”

    “那眼巴巴的模樣,真不夸大了說,和我瞧見二嫂這盤干煸豆角時的模樣,是一模一樣,一點分別都沒有!”

    “不過我這手鏈是二嫂特地為我量身打造的,我可是寶貝的很呢,怎么舍得賣給她?她見我不肯賣,便一直央求著問我能不能讓我幫她買上一條什么的,我便讓她等上兩日,容我想了辦法再給她回話。”

    宋玉蘭在這繪聲繪色,聲容并茂的描述她所遇到的事情,那邊謝依楠幾乎是笑開了話。

    “幾天沒見,你到是學的快,我記得你手里應該還有兩條手鏈吧,你手里頭明明就還有,卻偏生的不肯給了她,就是想著拿一拿喬,讓人覺得這東西不容易得,對不對?”

    謝依楠笑道。

    “可不是么,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宋玉蘭狡黠的眨了眨眼睛:“這也是跟二嫂學的嘛,不能輕易給人,不然就顯得不金貴了。”

    “是這么個道理。”謝依楠臉上的笑意更濃,伸了筷子給宋玉蘭又夾上了兩筷子的干煸豆角。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安徽快三二码遗漏一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号 吉林快三助手手机版 2012206体彩排列5号码 沪深配很好佳永配资 000157股票行情搜狐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 左右棋牌 786百家乐怎么赌钱 河南体彩11选5规则 快乐双彩中几个好得奖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开奖走势 pk10人工免费计划 宁夏11选5的台子推荐一个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 内蒙古十一选五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