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爾祭司收了一個隨從。

    這個消息像風一樣迅速的傳遍了薩維亞帝國,所有聽到這個消息的人無一例外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原因沒有其他,在伊甸大陸,祭司作為除了主教與皇帝之外最為尊貴的存在,雖然祭司本身的實力就不俗,但是身邊總會跟著一到兩個甚至更多的隨從,這些隨從負責伺候祭司的衣食起居,類似于仆人的存在,但是卻比仆人尊貴的多。

    納爾祭司卻不同,自從十一歲接任祭司以來,納爾祭司就是一個人,所有的日常事情都是親力親為,并沒有依靠隨從。持續了七八年的情況忽然發生變化,眾人驚奇之余還有種就本該是這樣,納爾祭司終于有了隨從的詭異使命感。

    而對那個有幸被納爾祭司挑中成為隨從的來歷不明的小孩兒,眾人都是有幾分羨慕的,畢竟那可是能貼身接觸祭司大人的身份。

    對于小孩兒的身份不是沒有懷疑,但是祭司說了,這是他遵從光明神的神諭找到的,對于這種說法,對光明神想來十分尊崇信仰的眾人不會生起一點懷疑的念頭。

    神殿寢殿內,納爾依舊穿著那身祭司袍,只不過袍上的污穢已經被他用神力清除掉了,將神力浪費在這種東西上的人,除了納爾祭司,大概也沒有其他人了吧。

    被他從垃圾堆里抱回來的小孩現在正躺在他的床上睡覺,就像累極了一樣,鼻腔發出小聲的呼嚕。

    被洗干凈的小孩兒白白凈凈,臉上還帶著嬰兒肥,一頭純黑的頭發比綢緞還要絲滑,短短的,貼在額頭上。雖然年歲還小,已經能隱隱約約看出長大后的迷人風采了。

    為什么會將這個來路不明的小孩兒收作隨從呢?

    站在床前打量完小孩兒,納爾這樣問自己。

    大概是怕失去吧

    失去?金色的發絲滑下,遮住了納爾的眼睛。

    小孩兒被圣水和治愈術刺激地恢復生機時候那抹濃黑,睜眼時的紫色光芒,所有的特征都告訴他,這個小孩兒是個魔族,是個幼年魔族。

    雖然那股魔氣在治愈了小孩兒后就消失了,他用了很多方法都沒有在小孩兒的身體里找到魔氣,但納爾卻是不敢放松的。

    魔族是光明神信徒最痛恨的種族,因為當初的黑暗神就是魔族,雖然不知道這個幼年魔族為什么不在大陸對面屬于黑暗信徒的地盤而是到了這里,但是納爾知道,如果他被別人發現了的話,等待他的就不是死那么簡單了。

    抬頭看了小孩兒一眼,納爾轉身離開。

    “神說,要愛世人,所以即使是魔族,也不應該被隨意奪取生命。”淡漠的聲音從納爾淺色的嘴唇傳出,模模糊糊的飄散開來,不知道是在為自己的行為做出解釋,還是單純的敘說。

    ……

    墨菲斯驀地睜眼,警覺地觀察著周圍的情況,鼻尖清新的空氣身下溫軟的床鋪,和觸目的金白兩色讓他的眼神一陣迷茫。

    這里是哪里?

    昨天的記憶忽的襲來,記憶中黑暗與死亡帶來的壓抑,讓他猛地坐起身,抱著被子呼吸急促的小喘著,然后一抹瑩白進入了他的視線,觸摸到他的下顎。

    順著下巴上的力道扭過頭看向來人的方向,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表情,墨菲斯迷茫的表情漸漸消散。

    “光光光明明”許久沒有說過話的嗓子干澀十分艱難的吐出幾個字眼。

    納爾收回了手,眼神淡淡地看著他:“你的名字。”

    “墨,墨”墨菲斯

    “墨?”

    親昵的稱呼從這個拯救了他的人的嘴里傳出來,低沉而冷漠的嗓音不能冰凍墨菲斯激動的心情,他放棄了糾正這個人的打算,點了點頭。

    “我是納爾,神殿祭司,今天起你將成為我的隨從。”納爾頓了頓,冷淡的沒有詢問意味聲音繼續說道:“快點恢復,然后承擔你的責任。”

    說完,納爾不再墨菲斯,轉身離開,墨菲斯心底有些失落。

    不一會兒進來了兩個穿著素樸白袍的少年,說是奉了納爾祭司的命令,來照顧他的,墨菲斯心底的失落隨著少年的話頓時消散。

    魔族的身體很是強悍,加上外傷早就被魔氣沖洗恢復了,只是有些虛弱的身體,養了兩天就完全恢復了。

    七八歲的小孩兒才到腰高,身體剛恢復就屁顛屁顛的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在了納爾身后,除了睡覺,恨不得每時每刻都貼在納爾身邊,就像依戀母獸的幼崽。

    “大人,洗臉。”

    “大人,衣服。”

    “大人,到吃飯的時候了。”

    “大人,床鋪已經鋪好了,您可以睡了。”

    “大人,您去哪兒?”

    “大人,大人”

    對此,圍觀的信徒們和神殿眾人一臉瘋狂的崇拜:“啊,不愧是光明神大人為納爾大人挑選的隨從”

    神殿內的生活很簡單,每天就是禱告吃飯禱告吃飯睡覺起床禱告吃飯如此循環,墨菲斯除了睡覺就一直跟在納爾身邊。

    每年也只有一天不同,這一天納爾要求墨菲斯呆在房間里等他,不許出來,那就是賜福日那天。

    每到這一天墨菲斯都有些難受,作為祭司的隨從,賜福日這天

    他本該在神像前比一般信徒接受更多的神力,而不是被迫呆在房間里。不過墨菲斯不是因為這些難受,而是難受納爾這天對他的拒絕。

    轉眼八年,又到賜福日這天,墨菲斯呆在房間里。這房間不是他自己的房間,多次賣萌后大人默認了墨菲斯在這一天可以呆在他的房間里,不過得了便宜的亞爾卻得寸進尺地躺在了納爾的床上,然后看著頭頂金色的房頂發呆,準備像以往一樣在放空思緒中渡過這難熬的一天。

    八年來練就的本事讓他在納爾推門的一瞬間就從床上坐起來,把有些凌亂的床鋪整好,然后快步迎了上去。

    “大人。”十六歲的少年嬰兒肥已經漸漸褪去,五官的輪廓越發清晰,泛著誘惑的桃花眼和玫紅色的嘴唇尤其誘人,納爾不止一次的看到前來禱告的信徒少女悄悄的打量墨菲斯,然后偷偷紅了臉,甚至也有些纖細的少年。

    魔族魅人的天性?

    納爾的眼神在墨菲斯臉上轉了幾圈,然后在墨菲斯耳尖通紅的時候移開。

    墨菲斯紅著耳框幫納爾脫下了外袍,然后打了水洗漱,慢悠悠地鋪好床,等納爾躺好了,還磨磨蹭蹭的不想走。

    不過再磨蹭也是要走的,等他鞋底魔著地板都快磨破了,終于磨到了門口,里面納爾忽然出聲了。

    “等等。”

    墨菲斯耳朵動了動,以走的時候十倍的速度返回,然后撲到了床邊,扶著床沿眼巴巴的看著納爾:“大人?”

    納爾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半坐起來了,見到墨菲斯這種可憐狗狗的樣子,心中一動,面上卻還是淡淡。

    “回去把你的東西收拾了。”

    “大人?大人”納爾的話太有歧義了,墨菲斯急促的叫了兩聲,眼神緊張憂傷,張張嘴卻不知道說什么。大人是嫌他煩要趕他走嗎?

    納爾的眼睛看著因為墨菲斯過大的動作而撲散到床上,和他金色的發絲交纏在一起的黑發,半晌解釋道。

    “主教命我出去游歷,到其他帝國與他們交流傳播光明神的福音,你和我一起。”

    納爾解釋完,墨菲斯的眼神頓時轉變為驚喜,發出熠熠光輝,他有些手忙腳亂的扶著床沿站起來,在床前走了兩圈,臉上的激動興奮的情緒掩蓋不住。

    然后他驀地停住了腳步,又撲到床前狠狠的給了納爾一個擁抱,一觸即離,然后飛快的跑到了門口,轉過身對著納爾鄭重地說道:“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大人的”

    說完關上門一溜煙跑走了。

    納爾怔楞在床上,墨菲斯用力擁抱的體溫透過薄薄的衣袍還殘留在他的身上,那種令人顫栗的感覺讓他有些迷茫。

    等到身上不屬于他的溫度漸漸消退,這種感覺才隨之褪去。

    納爾伸出手,有些疑惑的撫了撫衣服,好像在留念那股溫度,半晌才重新躺下身體,蓋上被子睡去。

    第二天,一輛內斂精致的獸車從薩維亞共和國的首都駛出,去往了另外兩個國家,第一個是離得近一些的維諾帝國。

    獸車所過之處,薩維亞的祭司灑下神力傳播福音,與當地的教士交流侍奉光明神的心得,治愈人們的疾病,一時之間,納爾祭司的名聲大震。

    游歷的大半年,只除了奧斯本帝國的首都和幾個城鎮,這次的游歷就算要結束了。

    趕車的獸夫夾著狀似駿馬的風獸走在奧斯本帝國的愛麗絲森林,獸車內坐著納爾和墨菲斯兩個人。

    忽的,拉車的風獸仰頭嘶鳴一聲,不停地刨著蹄子,焦躁的轉著圈,無論獸夫怎么吆喝都不肯動。

    獸夫揚著魔法鞭子就要抽上去,被納爾阻止了。

    光明元素從獸車內透出,一部分滲入風獸的體內,一部分在風獸周身圍成一個圈,得到安撫的風獸很快安靜下來,乖順地被驅使著前進。

    這種神奇的畫面獸夫一路上見過不少了,但是他仍舊虔誠地對著獸車行了一個禮,然后才繼續駕駛其獸車來。

    隨著獸車的深入,忽的林內傳來激烈的打斗聲,伴隨著憤怒的獸吼聲。風獸猶疑地抬了抬退,身上的白色光圈濃郁了一點,才繼續行走。

    打斗聲的源頭處,一隊人正對著一只高級魔獸攻擊,魔獸身上掛了許多口子,鮮血留了一地。

    看情況應該是哪些人占了上風,不是魔獸的獸瞳血紅,顯然是進入了狂化狀態,狂化狀態的魔獸攻擊力最少有兩倍的增幅,隨后會陷入虛弱狀態,而這些勉強占了上風的人類顯然對付不了狂化了的魔獸。

    一聲憤怒的咆哮后,魔獸把視線對上了被小心護在身后的一個衣著華貴的男人,高級魔獸的智商告訴他這個人是元兇。

    魔獸大叫一聲拍開周圍的人,直沖那人而去。

    “大皇子小心”

    “保護好大皇子”

    周圍的侍從大叫,但這些人擋不住狂化了的魔獸,眼看著面色猙獰的魔獸撲向了自己,被稱作大皇子的人腿腳一軟,癱在了地上。

    “大皇子”

    大皇子瞪大眼睛看著近在咫尺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銳牙齒的魔獸,一人一獸之間近的他都能聞到獸嘴里傳來的腥臭味。

    忽的,一個濃郁的光明元素砸進了魔獸體內,魔獸的身體一瞬間僵硬,然后撲到了大皇子身上,將他壓在了身下。

    &nbs

    p;大皇子呆愣地看著光明元素傳來的方向,只見一輛樣式普通的獸車上,一只手型漂亮的手掀開了車前的簾子,隨后,一個相貌俊美的黑發少年從馬車上探出了半個頭,漂亮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收了回去。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东方6十1开奖结果今天 湖北体彩11选五遗漏 福彩3D和值综合走势图 阿里巴巴股票分析报告 浙商银行顶格申购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前3走势图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安徽11选5前三最大遗漏 宁夏彩票十一选五 北京pk10精准计划 佳永配资APP下载 北京快三一定牛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钟 辽宁十一选五网上投注平台 深圳风采投注规则 000333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