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環球半個頂梁柱般的存在,編輯對李嫣一直都是輕聲輕語的,生怕嚇走這尊大神,語氣這么嚴肅的情況,這還是頭一次。

    李嫣剛睡醒,腦子還不是很清醒就被那邊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斷斷續續地聽完編輯說的話,掛掉電話后更是茫然。

    盛大?一顧卿安?什么東西?

    掛掉電話,李嫣洗漱了一下,換下睡意然后打開宴寧房里的電腦連上網搜索一顧卿安。

    網頁有一瞬間的空白,然后跳出了數個鏈接,排在最上面的是盛大文學網站的一本小說鏈接,作者就是一顧卿安。

    “原來是盛大的作者啊。”李嫣無聊的準備叉掉頁面,不過想到編輯打來的電話的嚴肅的聲音又覺得事情沒這么簡單,移到右上角的鼠標收回來,食指滾動滾軸把網頁往下翻。

    滾軸沒滾兩下,李嫣的手就停住了,鼠標停在當中的一個鏈接上,鏈接標題上出現了她的筆名《八一八,盛大的一顧卿安究竟是不是環球語笑嫣然的小號》

    李嫣點了進去。

    這個帖子的樓主是個老讀者了,眼光極為犀利。他在帖子上條理清晰的列出了兩個網站兩個作者的行文風格埋伏筆的手法劇情人物的描寫設定世界觀的架設等的相似點及不同點。

    每列出一個,其他一定會附上兩名作者文章的某個片段進行論證。

    重要的是這個樓主表現的既不像一顧卿安的粉也不像語笑嫣然的粉。因為他舉出的各個例子,既有兩者相似的,也有者不同的,既夸獎了這個也夸獎過那個,完全是站在一個看過不少小說的路人的角度進行論證分析,通篇看下來噴的人不多,反而好像戳到不少人的點一樣讓人忍不住附和。

    最后,這個樓主做了總結,據他猜測“一顧卿安”和“語笑嫣然”更像兩個不同的人,而不是一個人的兩個身份。兩人文風相似,但語笑嫣然是有名的美女作家,而一顧卿安的風格卻更偏向于男性,而且其行文看似和語笑嫣然相似,卻又孑然不同,更有人氣一些。

    這種說法,得到大多數人的贊同。

    李嫣也是很喜歡看小說的,宴寧所寫的前幾部小說她都有仔細看過,后來,她的名氣越來越大,需要外出應酬的時候越來越多,那些小說她只會大概掃一眼,然后放到存稿箱,等待自動發布。

    不過即使是這樣,李嫣翻看這個帖子的時候,看到自己熟悉的文章段落和另一個人的文章貼在一起比較,也不會懷疑這兩篇文不是出自一人之手,而這個人只可能是宴寧。

    她為什么能憑借著宴寧的小說在文學這塊占有一席之地?是因為文風,宴寧與眾不同的文風。

    語笑嫣然出名了,這種文風也出名了,其后跟風者很多,但卻沒有成功的,這就是因為這種文風很難模仿。宴寧所寫的每一篇文章那種游離于世界之外,又包含在世界之中的詭異的好像沒有人氣的情感,那種戳的人心癢癢,欲罷不能的揪心感,沒人能夠模仿。

    李嫣試圖模仿過,但一發上去就被文下一片問作者是不是在開玩笑是不是被盜號的留言嚇得刪掉了,換回了宴寧所寫的章節。

    李嫣看著頁面上一顧卿安發表的小說的最后一章發呆,不知道是不是在透過小說在想寫了這篇小說的那個人,手機忽然響了,把李嫣的思緒拉了回來。

    接通電話,編輯有些嚴厲的聲音從開了免提的手機里被放大傳了出來:“嫣然,你是昨天沒更新?”

    “更新?”李嫣的心臟猛地一跳,然后強自鎮定:“我忘記把文放進去了,等會兒我回家拿到電腦就放。”

    “這樣,”編輯的聲音稍微柔和了一點:“嫣然,我剛剛打電話的語氣可能不太好,你別在意。網上的言論你也不用去管,你只要保持更新就行了,其他的就交給公司吧,記得要更新,別忘了和讀者道歉一下,我先掛了。”

    李嫣鎮定的應了是,然后打開自己的后臺登入,隨后她松了口氣。

    還好,只是忘了設置時間。

    在文下到了歉,然后將文發了出去,李嫣癱坐在椅子上。

    宴寧留下的存稿已經不多了,她該怎么辦?她該怎么辦

    盛大總部,宴寧抱著小貓在秘書的帶領下走進了會客室。

    盛大本就從事娛樂行業,穿著休閑的高大英俊的男人懷里抱著一只小小的看著就軟綿綿毛茸茸的小貓,指節修長的手指溫柔的撫著小貓的腦袋,這幅場景讓路過的女性員工恨不得捂嘴尖叫,這種情況在得知這個男人就是盛大新生的頂梁柱一顧卿安后,更加夸張。

    宴寧坐在會客室等待的過程中,已經有了四波不同的人來給他換茶了。

    再次送走一名來換茶的員工,宴寧姿態慵懶的躺在舒適的會客椅上,小貓就蹲在他的胸口趴著,小腦袋擱在他的頸窩,毛茸茸的腦袋時不時蹭一蹭,像是在討好。

    不討好不行啊,上次不過是在陽臺的角落睡過了頭,沒聽到宴寧的叫喚,第二天宴寧就帶著他到寵物醫院,說是要給他做化學閹割,雖然最后沒閹割成功,只是打了驅蟲藥,顧卿還是被好一通嚇。

    顧卿有種未來一片黑暗的感覺,他覺得,這輩子他可能沒法找到生命中注定的另一只喵了。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即使這樣,顧卿卻很奇怪的沒有生出強烈的反抗意識,反而有一種這樣也無所謂的感覺。

    他不覺得自己會背叛陪伴了相伴千年的愛人,但這種感覺又讓他有些茫然。顧卿自暴自棄地

    安慰自己,貓的生命不過只有十三年,十三年后就能再見了

    盛大的老總和他老婆文學部總編紀麗萍進來的時候就看到會客廳的沙發上,一人一貓悠閑的躺著,沙發前的小桌上放著七八個裝著不同飲品的杯子。

    老總嘴角一抽沒有說話,紀麗萍到是笑了一聲。

    “老板,紀姐。”宴寧聽到動靜站起來對兩人打了個招呼。

    老總點點頭,紀麗萍抱著小公主對著宴寧笑:“看來咱們的一顧卿安大神很受盛大員工的歡迎呢。”

    “紀姐說笑了。”宴寧笑笑,轉而直接問道:“不知道老板和紀姐叫我過來是出了什么問題嗎?”

    老總板著臉上下打量著這個被自家老婆親自找回來的男人,發現這人除了臉長得不錯也看不出什么特別的啊,而且,老總心底得意的笑,老子年輕的時候可比他帥多了。

    紀麗萍知道自家老公正經臉下的不靠不,繞到后面掐了他一把。

    老總面色一凜,咳嗽了一聲,嚴肅正經地說道:“你先坐,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兒,不過麗紀總編擔心電話里說不清楚,網上說不安全才把你叫過來。”

    “有什么問題老板你直說就好。”宴寧坐下,極為順手自然的把小貓抱著放在大腿上給他溫柔的順毛。

    老總瞟了自家老婆一眼,見老婆見到這人的動作果然眼神更加滿意了,心里不滿的冷哼一聲,然后桌子下的手悄悄拉了拉老婆的衣角,見人回神了,瞪了自己一眼才滿意的繼續說道。

    “是這樣的,紀總編已經把你和你的貓的事跟我說過了,你放心,這事在沒得到你的允許下只有我和紀總編知道,不會再多一個人知道的。現在的問題是,那個李嫣是盛大的對手公司環球的人,而你們兩是相識,最近我們得到消息,環球好像要使壞手抹黑一顧卿安抄襲,剽竊。我們都知道那些小說實際上是你寫的,但是那一直是李嫣再發表,她也因此積累的大量的人氣,是才剛剛開始崛起的你比不上的,如果她在文下指責你抄襲剽竊,如果沒有切實的證據,對我們很不利。”老總說道這兒,頓了頓,才繼續說道。

    “你的事我也調查了些,你和那個李嫣我們不清楚你對她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態度,目前只有兩個選擇,兩個結果。一是你不拿出證據,不追究她,結果是你身敗名裂,盛大遭受一些損失,另一個就是將環球和李嫣一起打壓。說實話站在盛大的角度,我希望你選二。那么你的選擇是”

    宴寧看著老總和紀麗萍,眼神依舊溫和,手也依舊溫柔的撫摸著膝蓋上的小貓,說出的話卻是與他動作截然想反的冷酷。

    他說:“我選第二個。”

    宴寧的聲音很冷靜,毫不猶豫:“我不欠她什么對嗎,她傷害了我最重要的寶貝,當然要為此付出代價,從在孤兒院,到現在,我上面都不欠她。現在,我只是拿會我借給她的東西”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腾讯分分彩提前看号器app 最新的pk10app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平台 快乐12一定牛 南粤风采好彩1杀号技巧 2013年8月30日排列5 天津11选5遗漏 福建十一选五图表 2007股票分析软件 南昌股票期货配资 协安期货配资 湖北快三开奖走势 福彩湖北快3中奖故事 山东齐鲁风采福利彩票 北京快中彩追号计划 河南11选五5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