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卿最后還是安全的到了北疆軍營,或許是那個護衛隊長的話起了作用,又或是其他什么原因。

    蕭大將軍以一個極其帥氣的姿勢從馬上跳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狼牙兵老大手中把顧卿撈回了馬上,然后打了個手勢,身后的大燕士兵一擁而上,將幾個傻眼了的狼牙軍綁了個結實。

    留下一部分人在這附近搜尋,其余人如來時一樣,隊列整齊的回到了北疆軍營。一回到軍營,這位蕭將軍吩咐了幾句就帶著抓住的狼牙軍離開了,被留在原處的顧卿不由瞇起了眼,周身違和的氣質也猛地一肅。

    候在一邊的守備原本還有點看不起這個看著連把刀都提不起的酸腐文人,感覺到顧卿周身氣質的變化不知怎么的,到了嘴邊的嘲諷生生的就咽了下去,轉而說道:“這位大人,已經為您準備好了單人的帳篷熱水,您看要不要先去洗個澡,睡一覺?”

    顧卿收起了因為蕭珩的行為而生氣的不悅,周身氣質再次溫和:“叫我顧卿就好,我既然到了軍營自然就是要和將士們同吃同住。眾將士為大燕國土奮戰沙場馬革裹尸,功勞之深顧卿萬不能及,我大燕將士尚且如此,我一無功無勞者哪里當的了如此。”

    “這恐怕不太好吧,皇上”守備有些猶豫,這位顧大人畢竟是皇上派下來的,看起來也是文文弱弱一推就倒的,和這一群大老爺們住一起如果讓皇上知道了,也不知道該怎么想。

    “有何不好,皇上派我來北疆也不是為了游玩賞樂,而是為我大燕出一份力,如果皇上知道想必也會贊同顧卿的行為的。”見守備仍是猶豫,顧卿繼續說道:“正如我方才所說,無功無勞者一人住著帳篷,洗著熱水澡,吃著精美食物,有功有勞者卻多人擠著一起,大半月洗不了一次澡,這恐怕不利于軍心穩定啊~”

    顧卿說話時故意加上了一點精神暗示,守備一聽不利于軍心穩定,當即扔下一句“我去問問將軍”就跑了。

    再次被扔在原地的顧卿:“”

    幾日之前斥候便回報說發現甬山一帶發現形跡可疑的大漢出沒,多則十來人,少則二三人,這些大漢大都高壯,長著粗狂的大胡子。

    這些大漢出現的神秘,消失的也神秘,且那日之后便沒再出現,事后蕭珩派人悄悄搜查北疆軍營下的北城,北城里最近卻沒多出什么陌生臉孔,蕭珩生了疑,每日派遣幾隊十來人的小隊在甬山搜尋。

    這日,不知出于何種心情,蕭珩突然就想自己帶領一隊人搜尋看看,結果就好巧不巧的遇到了正在和顧卿那伙人干架的狼牙兵,并成功的把他們綁回了軍營。

    狼牙人大多心性堅韌,逼問不出什么,將那伙假扮山匪的狼牙兵看守起來,蕭珩正在和其余將領討論怎么處置這些狼牙兵就聽守備求見。

    將人召了進來,守備將顧卿的話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蕭珩面色平靜,看不出什么,身下一將領忍不住說道:“這么說,這位京城來的顧大人要求和將士們一同吃住?”

    “顧大人是這么說的。”

    那將領嗤笑一聲:“嘖嘖,就那位那身板,吃得了苦嗎?別第二天就求著讓換帳篷。”

    另外一將領也附和:“哪里用的了一天,估計當天晚上就受不住了。咱們每日操練那味道自家娘兒們都受不了,何況這文弱書生。”

    “就是就是。”其余人都附和道。

    “李副將趙副將。”蕭珩忽然開口了,雖然還是沒有什么表情,那不自覺暗下來了的眸子卻讓人無端感覺到壓力,尤其是被點名的李副將和趙副將更是不自覺站直了身子,悄悄往后挪了幾步。

    “怎么讓那幾個狼牙兵吐出有用的東西就交給你們兩個了,記住留住他們的性命,其他人也下去吧,手下的兵給我好好操練,看今天翻了幾座山?就累成那個樣子了,到時怎么和持續力爆發力都不若的狼牙兵打?到時被打得哭爹喊娘可沒人管”

    被蕭將軍好一頓教訓,一眾將領頓時灰溜溜的軍帳里退了出來,該干嘛的干嘛去,一路協同往關押狼牙兵處走的李副將和趙副將被罵得最慘,不過李副將想著,他怎么覺得將軍是在生氣呢?難道我和老趙什么時候惹了將軍生氣了?

    一眾將士灰溜溜的滾出了軍帳,搞不清狀況一直縮在角落里的守備正準備跟著出去就被自家將軍叫住了。

    “單獨撥下去的那個帳篷收回去。”蕭大將軍背對著守備,語氣平靜。

    守備懂了:“那下官將顧大人分到將士們的帳篷處。”

    蕭珩轉過身,一雙泛著幽光的眸子盯著守備不說話。

    守備被看得渾身一緊,自己難道說錯話了?可是守備將自己進軍帳為止說過的話在腦子里過了幾遍,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說錯在哪里。

    蕭珩眉頭皺起一個褶,提示道:“顧顧大人是文人。”

    “是,是啊,顧大人是文人。”守備結結巴巴的說道。

    蕭珩眉頭皺得更深了,看著守備的目光也更加幽深,看的守備都快哭了,守備就像抱著蕭珩的腿哭著說,將軍您就明說吧。可是看看蕭大將軍渾身那嚇死人的氣勢,守備卻只能一臉茫然的結結巴巴的回復。

    蕭珩覺得這個守備真是蠢,這樣的守備真的能好好管理輜重嗎,是時候該好好考慮換人了。

    或許是感覺到人生中第一次職業危機,守備的情商猛地拔高,試探著說道:“將,將軍,顧大人是文人和將士們一起住恐怕不方便,那,那個,您”

    “嗯。”

    “啊?”

    ”嗯是什么意思?將軍是想法好難懂,守備再一次迷茫了。

    “嗯,就照你剛剛想的辦。”蕭大將軍板著臉,耳尖卻有點發紅,不知道腦補了什么。

    一臉茫然的守備退出了軍帳,想著蕭大將軍那句話終于明白了將軍的意思,將軍是同意了我讓顧大人先住到北城的建議了吧。想起來自己把顧卿扔在了原地,守備一邊著急著忙的往回走一邊感嘆將軍真是厲害,他還沒說就知道他準備說什么了,將那句知己知彼怪用到了極致,不得能當將軍呢,真是讓人心服口服

    守備領著顧卿先去領了一些衣物被單,又去派人去城中把馬車拉了回來,然后就準備領著顧卿去北城了。

    靠在綿軟撲了毯子的車廂內部,顧卿冷笑,好你個蕭珩,竟然把我趕到北城去,你給我好好洗干凈等著

    另一邊,坐在中軍大帳內的書桌前拿著一冊軍書,卻好久沒有翻頁的蕭珩內心有些急躁的等著守備把人帶過來。

    腦中,即使被惡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挾住,依然鎮定笑得云淡風輕的顧卿的形象在不停翻滾,那一刻他的心跳一聲一聲劇烈的好像砸在鼓上。

    蕭珩也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這么緊張,他只能板著臉故意忽視,才能讓自己不至于在他面前失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手中軍書掉在地上的聲音把蕭珩從回憶中喚醒,他板著臉從地上撿起了書然后動作猛地一僵,眉頭皺起,人怎么還沒過來?

    蕭珩叫了看守的一小兵過來詢問,聽到小兵的話,頓時把書拍在了桌上,一陣風似得跑了出去。

    腳下步伐飛快,蕭大將軍露不快,這個守備果然是個蠢的,還是換了為好,竟然,竟然

    蕭珩上佳的眼力讓他看到一輛眼熟的馬車正在往軍營大門處行駛,不錯的記憶力讓他記起那是顧卿來時的那一輛,于是他加快步伐走了過去,在接近之后又緩下了步伐,伸手撥了撥身上的鎧甲,一邊努力平靜有些緊張的心跳,一邊努力維持住自己外形。

    趕著馬車的小兵見了蕭大將軍早就自發停住了腳步,等著將軍的吩咐。

    感覺到馬車停下了,又聽到了一明顯不同于其他人的腳步聲,顧卿頓時挑了挑眉,掀起車簾跳下了車緩步走向了冷著一張臉的蕭珩。

    兩人的距離越走越近,蕭大將軍原本已經漸漸平緩了的心跳重新激烈起來。

    我臉上有沒有,我的鎧甲可還整齊,我現在有沒有氣勢?蕭大將軍有些后悔自己沒有事先整理好自己,想到不能用好的姿態見顧卿,蕭大將軍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只能更加的板起臉來掩飾。

    “將軍你可是有事吩咐?”顧卿依舊是溫和著聲音,淺笑點點。

    蕭大將軍張了張口,卻發現自己緊張的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顧卿眉尾一挑,神色越發溫和疏離:“將軍莫不是專程來送我一程?將軍軍事操勞,這點小事就不必掛心了,天色已暗,顧卿就先走一步了。”說完轉身欲上車。

    “不是”見顧卿要上車,蕭珩連忙開口。

    “嗯?”顧卿言笑晏晏,溫聲詢問:“將軍的意思是?”

    蕭珩抿了抿嘴,看著顧卿面色鄭重,一字一句認真道:“讓你去北城不是我的意思?”

    守備:“”

    顧卿一愣,臉上溫和的笑容多了幾分真意:“將軍的意思是?”

    帶上溫度的笑容讓蕭珩感覺放松了些許:“顧顧大人若不嫌棄,可可與我同住。”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深圳风采2011035期 今日涨停股票推荐 股票配资找陈维远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玩法规则 微信赌钱的游戏平台 上海时时乐开奖彩控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股票配资推荐-创赢盘 贵州十一选五购彩平台 江西快3开奖 齐鲁群英会开奖查询 北京快乐8开奖号码 陕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怎样操作股票融资 安徽快3游戏即将上市 吉利三分彩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