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肢被鎖鏈拉著緊貼在床上,露出脆弱的頭顱和心臟。本文由 。。 首發白熾燈下,顧桑的嘴角卻揚起詭異的弧度,絲毫沒有生死掌握在別人手中的無力感。

    說完那句話看似表白的話后顧卿就沒有再說話,屬于少年的細瘦的身體趴伏在壯碩精干的軀體上,緩緩貼合,一雙看不出情緒的眼睛緊緊盯著眼前的男人。

    俊美的臉蛋、完美的身材,這次也是符合他審美的樣貌呢。顧卿笑著舔了舔淡粉色的嘴唇,留下晶瑩的水漬,指尖從顧桑的眼睛臉頰慢慢滑過、經過脆弱的脖頸在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襯衫的胸口流連,帶起一連串的酥麻。

    顧桑的瞳孔立刻暗了下來,他眼睛瞇起,嘴唇微微張開小喘,以緩解喉嚨的干澀。

    靈活的指尖在胸口上游移,所過之處漸漸火熱,只是單純的撫摸就已經讓顧桑興奮到每個細胞都在尖叫,下/身也逐漸挺立。

    *得不到發泄,這種感覺不好受,顧桑卻甘之如飴。看著顧卿用著誘惑的眼神看著自己,感覺著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挑逗出自己的*,難以抑制的愉悅感幾乎噴涌而出,他享受著這一切!

    男人沉醉于*卻又在*中保持清醒的表情顯得格外的性感,不自覺間顧卿的*也被挑起。

    他輕輕的咬了咬下嘴唇,粉色的嘴唇被咬出一點血色,看著眸中已然燃起火光的顧桑,顧卿勾出一個充滿誘惑味道的笑容,然后在顧桑眸色加深的瞬間,壓上去,狠狠的咬破了他的嘴唇,和他交換了一個充滿血腥味的吻。

    顧卿的動作顯然正和顧桑的意,雖然如果愿意顧桑能輕易的將鎖鏈毀壞,可現在他更加愿意享受顧卿的主動,這讓他覺得興奮,讓他能更加激烈的回應顧卿的吻。

    唇舌交纏,帶著兩人血液的唾液隨著激烈的親吻互相交換,一吻完畢兩人呼吸均是有些不穩。

    舔掉自己唇角的血漬,顧卿在顧桑泛著紅光的眼神中再次俯身,卻只是舔了舔他的唇角,‘清洗’意外沾染的血色,清洗完畢后則順著滑到他的脖頸處,帶著涼意的舌尖來回舔舐,然后用略帶尖銳的犬牙輕輕的咬了一口脆弱的喉結,在顧桑呼吸一窒的時候又轉移到他的胸口,咬住他胸前的一點緩緩撕咬研磨。

    待到將兩點都玩弄了個遍,顧卿才意猶未盡的抬起頭,雙手輕柔地捧住顧桑的腦袋,將額頭湊過去,聲音喑啞道:“舒服嗎?哥哥,我親的你舒服嗎?”

    顧桑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顧卿的眼神越發深沉。

    顧卿在他唇上碰了一下,聲音上揚帶著濃濃的惡意:“看來哥哥不怎么喜歡呢,那我還是走好了。”說完下床,作勢要離開。

    沒走兩步,身后幾聲金屬斷裂聲后顧卿只感覺眼前一花,整個人就已經被掙脫鐵鏈束縛的顧桑壓在了身下。

    “不許走。”顧桑眼神黑暗,“不許離開,你是我的!”

    “不。”顧卿挑眉回道,眼見顧桑眼中的黑暗開始蔓延,他雙手從顧桑脖子兩側穿過,在他腦后匯合,然后拉著顧桑的腦袋緩緩垂下,語氣溫柔的糾正:“你,是我的。”

    雙唇再次相觸,一切情意盡在不言之中。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顧卿以毒攻毒的法子無疑是成功的,對付因為沒有安全感而變態的愛人,最簡單的方式那就是表達出你對他的愛,用變態的方式。

    小黑屋一日游后,任務完成的進度條漲了一點點,只有一點,對此顧卿不是很在意,他反而是心疼愛人,想給他更多的安全感。

    時間還有很多,他們會離開人群,在喪尸漫長的生命里他們會彼此為伴,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里,直到生命逝去。

    或溫柔、或強勢,顧卿切實的履行著他的話,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安撫著顧桑。

    或許是作為代價,雖然變成喪尸時顧卿兩人的等級遠超所有異能者和喪尸,但之后兩人的等級提升的卻萬分困難,不過即使這樣,兩人卻還是生物鏈頂端的生物。

    兩百年過去,原本被逼到角落茍延殘喘的人類再次站在了生物鏈頂端,而喪尸則被驅逐到角落。

    顧卿和顧桑則在人際荒蕪的深山老林隱居起來。

    又是一百年后,顧卿兩人的壽命先后走到盡頭,而兩人的樣子卻還是停留在變成喪尸的那一刻,年輕,俊美。

    看著毫無表情卻雙眼赤紅的愛人,顧卿只是撫摸著他的嘴唇,告訴他,自己會在下一個世界等著他,然后離去。

    顧桑抱著顧卿的尸體沉默不語,雄厚的能量透體而出,閃著電弧的紫色雷球在相擁的兩人身前懸浮,緩緩聚集變大。

    天空不知道什么時候打起了閃電,一道電花劈開天際,照亮半個黑夜,轟隆隆的雷聲隨之落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顧桑召出的能力太過強大,幾聲雷聲后,閃著電弧的閃電直直的劈下,劈進森林,劈穿兩人親手建造的房屋,然后劈到相擁的兩人身上。

    三百年后的森林格外珍貴,森林起火可是件大事。末世后建立起的三大聯邦紛紛趕往林中滅火,陸秋恩就是率先到達的東和聯邦小隊的隊長。

    隨著大火的撲滅眾人漸漸深入森林,陸秋恩擦了擦眼睛看著前方,天吶他看到了什么!房子!竟然有人住在森林里!其余人見到了也不由驚嘆,隊伍里傳來嗡嗡的討論聲。

    看著房屋的殘余樣子,陸秋恩不由懷疑,什么人會住在這里呢?又是為什么會住在這里?

    心底被

    被搔的癢癢的,陸秋恩打量了周圍一眼,下令檢查四周,自己小心避開散落的支架走了進去,走進房子鄭秋恩更是忍不住吃驚的大叫起來。

    房屋是木材為梁建出來的很古老的房子,由于那場大火整個房子都被燒的差不多了,而房間內一個看廢墟是床的地方竟然有兩個骨架,兩個相擁在一起的男性骨架。是這里的主人?鄭秋恩猜測道,他們一定很恩愛,骨架的頭部緊緊相靠,這意味著死之前他們都在親吻。

    “咔吱咔吱”一陣東西碎裂的聲音傳來,陸秋恩心底一緊四處查看。房子火燒后很危險,頭頂的橫梁看著就很重,砸下來肯定要在床上躺半天,一定要小心。

    碎裂的聲音越來越密集,陸秋恩這才發現聲音不似從頭頂傳來的,而是從身后傳來的,而他身后......

    陸秋恩轉身,果然就看到那兩具相擁的尸骨身上開始產生碎紋,碎紋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細密,等到聲音消失,陸秋恩抬起腳準備去看看,誰知道腳剛落下兩具尸骨忽的倒塌,碎成了殘渣。

    ......

    陸秋恩看看自己的腳,又看看那邊的一堆骨渣,最終還是覺得自己的腳力應該沒有那么大,不過他還是心虛的轉身準備趕快逃離案發現場。

    轉身的一瞬間卻眼尖的發現,骨渣里面好像有東西。心底的好奇最終戰勝了其他,陸秋恩湊近看了看,只見骨渣中兩個色彩不一的晶核靜靜的躺在其中。

    晶核!!陸秋恩驀地一驚,紫色、白色和透明的,雷系空間雙系和精神系!這是哪里的大神!怎么被燒死在這里了!

    還沒等陸秋恩吃驚夠,讓陸秋恩更加吃驚的事發生了,這兩顆晶核竟然開始自己移動,陸秋恩感受了一下,沒有風,地也是平的,所以是他出現幻覺了嗎,晶核竟然自己移動!

    像相互吸引一般,紫色和白色的晶核和透明的晶核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隨著距離的接連晶核上更是發出了刺目的光。

    當晶核互相接觸后,更加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從相觸的地方開始,兩顆晶核開始互相吞噬,不,或者應該叫做融合。

    透明的晶核鉆到了最里面,然后是紫色的部分開始移動,將透明的一部分包圍起來,而白色則在最外面形成了一個保護圈。

    陸秋恩伸手去拿,卻發現他的手從晶核上緩緩穿過,連陽光甚至都不能讓這個晶核出現影子。

    晶核的顏色緩緩變淡,它在消失!陸秋恩驚異。

    白色,是空間,空間異能,晶核的空間異能將他自己隱藏了!

    思及這顆晶核形成的過程,陸秋恩忽的心有所悟。

    透明的精神系晶核屬于其中一個人,白色和紫色的雙系異能屬于另一個人。即使死去,雙系的都要用雷系異能將他的愛人保護起來,然后用空間異能將他、將他們兩個人藏起來,讓別人永遠都不能發現。

    這種愛,這種占有欲讓陸秋恩心驚的同時又生出一種羨慕,及時身體和靈魂都已經死亡,殘留的意識卻仍舊是如此深刻,這種感情,濃烈的讓人生不出一絲恐懼,或嫉妒。

    腳步聲漸近,不知出于何種目的,陸秋恩在其他人進入之前將那些骨渣藏入了空間袋,然后看著那些一無所獲的人失望離去。

    回到聯邦,當長官問及有沒有什么發現時,陸秋恩聲音堅定的回了沒有。

    沒有人知道,那個廢墟有著一個看不見的,獨一無二的晶核,而這顆晶核的兩個主人,深埋在晶核的正下方。

    陸秋恩緩緩微笑,他會將那一份濃烈的感情藏入心底,他知道,那兩個人不希望別人的打擾,一點都不。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江西多乐彩彩经网 福建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 河北11选5施胆中奖规则 广西快3官方开奖结果 分分彩挂机刷流水方案 中广东快乐十分秘籍 喜乐彩开奖 pk10技巧 稳赚六码 幸运飞艇9码图 福建体彩11选五什么玩 股票趋势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技巧 秒速赛车官网开奖记录 浙江11选5怎么计算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