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卿睜眼時滿目漆黑,四肢上都有沉重感傳來,稍微動一動就能感覺到金屬鐵鏈摩擦的聲音。

    這是被綁架了?顧卿嘗試著使用異能脫身,但卻一絲能量都感受不到,腦中晶核就好像被隔開了一樣,存在,卻感受不到。

    思及昏睡前顧桑的動作,顧卿已經差不多猜出這是誰的手筆了。

    顧卿不再動作,支起身子借著模糊的光影打量著他所處的環境。

    家具模糊的輪廓告訴他這是他們在清河基地買的那套房子,身下的床是他和顧桑一起睡過的,四道鐵鏈從他的手腕腳腕延伸到房間的四個角落,不知道被用什么東西固定住了,只留下一定的長度讓他可以在房間內移動,可惜開關的位置夠不到,開不了燈。

    顧卿用力拽了一下手中的鐵鏈,鏈子細細的,不重,卻尤其堅韌,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質制作的。

    在這種情況下,要么等人把他放了,要么自殘逃走,顧卿沒有自殘的愛好,那就只能選擇等人來了,至于這個人是顧桑還是其余某個人,都沒什么關系。

    靠在床沿上靜靜的坐著,顧卿望著斜前方,那是門在的地方,顧卿在等著門被打開。

    黑暗中時間的流逝總是悄無聲息的,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門卻還是緊緊的關著,耳邊也聽不到一點兒動靜。顧卿幾乎要懷疑顧桑把他關在這兒的目的是不是要把他活活餓死,哦,他現在也不算活著了,就是不知道喪尸會不會餓死。

    顧卿無聊的想著。

    不過他為什么要像個弱者一樣在這兒呆呆的等著?顧卿眉尾上挑,雙眼微微瞇起。趙宇已經死了,任務已經完成了,所以他現在就可以離開了不是嗎?

    至于愛人?他們還有很多時間,下一個世界他會重新找到他的。

    放空思緒讓意識慢慢脫離,身體的沉重感慢慢消失,意識開始上升,顧卿心底不可自抑的產生了一股心虛,一種因為不想面對自己可能的出軌對象而想逃避的可能,而產生的心虛。

    不過不等顧卿轉過彎兒來,原本已經慢慢脫離身體的意識猛的下沉,重新墜入身體之中。

    意識回歸身體而產生的突入其他的沉重感讓顧卿的腦袋一陣陣發暈,與之而來的還有垂死的那種虛弱到幾點的感覺,這種感覺持續了數十分鐘才慢慢消退。

    “這是怎么回事,系統!”顧卿厲聲詢問,雖然因為虛弱這句話沒什么氣勢,但系統還是第一時間感受到了顧卿的威脅,立刻回道。

    “不是我的責任,宿主。之所以會脫離失敗,是因為您的任務還沒有全部完成。”

    系統的聲音情真意切,顧卿卻冷笑一聲,顯然不信的樣子。

    他自認為看人、看感情還算準,顧桑對他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有人說顧桑不愛顧卿,無論是過去的還是現在的顧卿,絕對會認為自己眼瞎。

    至于趙宇,那種狀況下他還能活下去的概率不足百分之一,除非真的是走了狗屎運,絕對是系統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本來您這種情況是被當做強制脫離處理的,但兩個任務中您又完成了一個,綜合任務完成的可能性超過百分之八十,因此程序將您強制留下了。至于您現在的情況只是短暫的后遺癥,并沒有什么大礙。”

    系統說的言之鑿鑿,系統騙他也沒有好處,顧卿信了幾分問道:“你的意思是趙宇可能還活著?”

    “不是趙宇,系統檢測不到趙宇的腦電波,這意味著趙宇確實是已經死了。”

    “不是趙宇,難道是顧桑?”顧卿的臉色有些不怎么好看,難道他看走了眼,顧桑其實一直在騙他?或者說在這之后還會有什么變數?無論哪一種可能已經‘*’了的顧卿都高興不起來。

    系統接下來的話即使打斷了顧卿的胡思亂想:“宿主還記得任務的要求嗎?”

    顧卿無聲點頭,執念,等于顧桑和趙宇。

    系統借著循循善誘:“趙宇就是你理解的意思,報仇,這個宿主您已經間接完美解決了。顧桑,這一個宿主您只理解了一半,原本的顧卿對他除了怨還有其他的感情......”

    其他感情......顧卿將整個劇情又捋了幾遍,極力尋找其中的細節,有些“是......愛”

    系統沒有再說話,這是默認了。

    怨,顧桑愛他,最后卻也愛上了其他男人,這是原身的怨,所以他想要顧桑愛他。

    愛,原身愛顧桑,友愛、情愛、親愛,都是愛。他愛顧桑,所以又是希望顧桑好的,而縱觀整個劇情,顧桑都說不上好,一個求不得貫穿了他的全生。

    顧卿慢慢摸索到了一條線索。

    愛而不得,求而不得,所以問題只有一個——安全感,顧桑需要安全感。

    顧卿覺得有些麻煩,安全感安全感,說著是很簡單,卻很難完成,因為顧卿給不了他。

    在這個世界顧卿終究是要離開他去找他的愛人的,欺騙?那更不可能,顧桑現在就如同行走在萬丈高崖上繃緊的一根細弦上,一絲震顫他就能感覺到。

    “我不能離開?”忽視了心底的難受,顧卿問道。他不想留在這個世界了,即使對不起顧桑。

    “可以,不過要付出一些代價。”

    顧卿心下一松,隨之難受感卻更重,壓抑的難受。

    “但是......”系統接

    接著說道,聲音尾調上揚,“......宿主還記得上次任務結束后你問的,關于那個外來者嗎?”

    顧卿腦中有些緊繃的琴弦震顫,一直以來圍繞在腦海中的迷霧逐漸飄散。直覺!尋找愛人的直覺!

    “......一直以來能對世界造成影響的就只有外來者,您本來應該去的世界顧桑是原裝的,而這一個卻是重生的,我以為憑宿主您的敏感應該在上一次的談話中就發現不對勁了......”

    系統的聲音還在繼續,顧卿卻漸漸聽不見了。

    心情一起一落,原本的情緒,心虛也好、壓抑也好,無論什么都不重要了,顧卿現在只想見到顧桑,抱緊他,撫慰他的不安。

    ......

    房門猛地被打開,一束白光刺進了黑暗中,又很快被厚重的門隔開,顧桑在黑暗中緩緩靠近,在床頭站定。

    晶核被隔絕在腦中,顧卿現在就如同一個普通人一樣被這突如其來的光刺得眼睛一陣刺痛,只能閉上眼舒緩,而這一幕落在顧桑眼里就是顧卿不想看到他,想到這一點,顧桑眼簾蒙上一層愈發厚重的黑。

    舒緩后,顧卿循著模糊的輪廓看上了顧桑的臉,試圖和顧桑在黑暗中對視,卻意外不怎么樣的夜視能力失敗了,漆黑的房間只有兩人獨屬于高階喪尸的緩慢到極點的心跳聲。

    “麻煩開個燈。”顧卿說,聲音因為心情的激蕩而有些顫抖,卻被顧桑誤認為壓抑的怒火,不過顧桑還是摸到角落打開了燈。

    這次顧卿提前做了準備,閉上眼緩沖了一會兒才睜眼,因此沒被燈光刺得眼花。

    開了燈,顧桑又回到顧卿身前站定,顧卿一睜眼就對上了他的眼睛。

    “不幫我打開鎖鏈嗎,哥哥?”顧卿語調上揚,帶著點撒嬌的憨氣,“這樣手不舒服。”

    顧桑這次沒有動作,他盯著顧卿的眼睛仔細的看,卻除了撒嬌委屈沒看出其他東西。

    單膝緩緩跪下,顧桑手撫上顧卿的腳踝,手不知碰到了什么開關,鎖鏈一下子打開,轉眼間兩只腳都恢復了自由。眼神從腳腕順著修長的腿滑到精致的手掌,顧桑一手扶住顧卿的手,另一只手放在了鎖鏈上,卻沒有動作。

    “不要想著逃走”顧桑說,聲音低啞的如同自言自語,顧卿卻知道他是在和自己說,“我會砍掉你的四肢,將你囚禁起來,所以,別想逃~”顧桑眼神上移,直視顧卿的雙眸,顧卿會給他一個大大的笑容。

    “咔嚓咔嚓”兩聲細碎的聲音過后,鎖鏈被打開,顧卿的四肢恢復了自由。

    打開鎖鏈后顧桑就緊緊的盯著顧卿的雙眼,只要他有一絲異動,就殺了他。

    他看著顧卿扭了扭手腕腳腕,然后將他從半跪中拉起,眼神溫柔、深情,顧桑有了一瞬間的松懈。

    忽然,顧卿猛的發力,然后將顧桑推倒在床上,四聲機關啟動的細小聲響后原本被打開的四條鎖鏈迅速將顧桑的四肢困住,甚至因為鎖鏈的一些交纏,導致長度變短,顧桑整個人幾乎呈大字型被所在了床上。

    顧桑被迷惑的意識瞬間蘇醒,他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眼中卻蘊起了風暴。不過不等他從顧卿要借此機會逃走的想法中抽身,身上卻猛地一重,對上壓在自己身上的顧卿的視線,一股麻痹般的戰栗感從背脊涌起。

    黑暗、陰沉、占有,和他如出一轍的眼神,現在,出現在了顧卿的眼中,當被顧卿用這種眼神看著,顧桑靈魂中幾乎難以抑制的發出舒爽的□□。

    “把我綁著,嗯?”顧卿湊近到顧桑的唇邊低語,幽黑的瞳孔中幾乎掀起了一個漩渦。

    “挑起我對兄長的禁忌感情后想要去哪里啊,哥哥~”上揚的語調,陰沉的語氣充分說明了說話的這個人黑暗的情緒,但顧桑卻好像感覺不到似得,瞳孔還是一樣的幽黑深邃,但瞳孔中亢奮的光點卻漸漸明亮。

    被愛著的人用充滿占有欲的眼神看著,這種感覺!這種感覺!......顧桑的嘴角緩緩勾起。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河南快赢481现场视频 排列五定位的技巧口诀 哪个时时彩平台号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组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图一 江西多乐彩11选5APP下载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股票配资名词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 湖北快三一定牛 快乐8app平台下载 天津11选五走势图历史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428分有多少人 聚众赌博行政拘留多少天 排列五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