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上次陸羽的那一句感嘆,這次顧卿顧桑兩個人都壓制了一下自己作為高階喪尸的威壓,因此這一路沒有像之前一樣異常到一只喪尸都遇不到,而是遇到了像分好批次一樣的小群喪尸。% し這種程度的喪尸群非但沒有給小隊造成什么傷亡,反而讓眾人小發了一筆,賺了不少晶核。

    作為小隊福星的顧卿和顧桑兩兄弟雖然沒出什么力,也被分了不少晶核,不過這晶核對兩人沒什么用,倆人借口沒出力捐給了小隊作為隊費,這一舉動小小的收買了下人心,讓原先對倆人有些意見的住了嘴,也讓其他人對兩人的認同感更深了。

    顧卿靠在顧桑肩上閉目小憩,耳邊除了陸羽和隊伍中其他人的閑聊聲就是顧桑透著寒氣的呼吸聲。

    車隊行駛了十來天,這天一行人也如同往常一樣的行駛在高速公路上,偶爾撞飛沿路的喪尸。聽著歌曲聊著天,悠閑的如同末世前集體出游一樣。

    接連十幾天沒有遇到什么危險,導致包括隊長陸羽在內的一隊人都有些放松了警惕。

    “小心。”車猛地剎車,顧卿身體忽的前傾,靠在顧桑肩上的腦袋眼看就要撞向前排靠椅,顧桑摟住顧卿的腰把他重新抱進懷里,一手撫著他的額頭眼神聲音溫柔的問道:“阿卿沒事吧。”

    閃瞎我的狗眼!駕駛員下去看情況了,車上之剩下了陸羽三人,剛準備為剛剛的急剎車道個歉的陸羽一回頭就看到如此刺激單身狗的一幕,忙捂眼長嘆,卻悄悄岔開指縫準備偷偷觀看。

    顧卿看了眼回過頭的陸羽,面上一紅偏頭躲開的顧桑的手,然后掙開了顧桑的懷抱往旁邊挪了挪,開口道:“哥哥我沒事,沒有撞到頭。”

    懷里一空,顧桑面色一沉,旋即又恢復溫柔:“阿卿到哥哥這邊來。”

    顧卿不著痕跡的看了眼從指縫里偷看的陸羽,又看了看顧桑似乎有些猶豫,最終還是搖了搖頭。“還是不用了哥哥,我坐這里就好。”

    注意到顧卿看陸羽的那一眼,顧桑眼神陰冷的看向陸羽,鋒銳的殺意一層接一層的涌向了陸羽,直把陸羽看得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借口看看前面的情況躲下了車才停止。

    顧桑眼神陰冷,如若這人再妨礙我和阿卿,那就別怪我找個機會讓他消失了。轉頭看向顧卿,顧桑的聲音變得更加溫柔,他對顧卿伸出一只手:“阿卿乖,現在沒有外人了,到哥哥這里來。”

    這次顧卿沒有猶豫,瞬間撲到了顧桑懷里。將他埋在顧桑頸側,顧卿為自己成功刷低了顧桑對主角的好感度點贊。

    過了一會兒陸羽和駕駛員接連回到了車上,陸羽皺著眉,對顧卿二人沉聲說道:“我們估計要原路返回了。”

    顧桑專注的看著顧卿給也不給陸羽一個視線,還把要側過身的顧卿緊緊抱住不讓他動,顧卿蹭了蹭顧桑的腦袋當做安慰,有緊緊抓住了顧桑的手示意自己不離開顧桑才稍稍放松,讓顧卿轉過身,不過卻仍然占有性的將顧卿整個人攏入懷中。

    顧卿也不在意,就著這個姿勢道:“發生什么事了嗎陸大......陸隊長。”感覺到腰間力道加深,顧卿改口道。

    感受到顧桑時不時扔到自己身上的殺氣,陸羽把自己團吧團吧縮成一團結結巴巴的解釋道。

    本來按照這個速度,他們再過一天就能到達清河基地。但隊伍前面的車輛發現他們正走的這條高速公路被一塊巨大的隕石攔住了,隕石前數輛汽車橫七豎八的撞在一起,清理的話耗費的時間精力都很大,有些得不償失。

    除了這條高速,還有一條比較隱蔽的小路,繞路要多走半天時間,但相較于清理車輛和隕石方便不少。

    不過十一月的天黑的早,晚上的喪尸也更加活躍,不僅速度變快,力道也更大,加上不清楚那條小路的情況,晚上從那邊走很容易出事。

    穩妥起見,陸羽幾人討論了一下決定原路返回到沿途遇到的一所廢棄倉庫休息一晚,等到第二天天亮些繼續出發。

    車輛一輛輛折返,大約半小時后到達了那所廢棄倉庫所在之處。

    這所倉庫坐落在一個空曠之處,路上覆蓋了一層腐朽的枯枝樹葉,上面還有之前他們查看時留下的腳印。

    倉庫外表腐朽,是那種老舊的上鎖的大門,門上掛著銹跡斑斑的鐵鎖,被陸羽等人暴力拆卸后就扔在了地上。

    倉庫大概有150平米,不算大,里面堆積著木材稻草以及鐵鍬鏟子之類的雜物。陸羽他們之前就查看過了,倉庫里沒有喪尸,但是他們離開了一段時間,倉庫大門又沒關不知道有沒有喪尸溜達進去,因此又派人進去查看了一遍確定安全眾人才停好車,進了倉庫。

    一進倉庫顧卿就用手揮了揮眼前的灰塵,雖然聞不到倉庫里的霉味,不過從其他人遮掩口鼻的動作和他精準視力看到的霉斑就能推測,倉庫里的味道大概是不怎么樣的。

    火系異能者用火將周圍烤了一遍,風系異能者將霉味通過大門吹散出去才算好受些。

    金系土系異能者將地面加固一下,眾人鋪好毯子和睡袋,在中間架了個鍋,用倉庫里現成的木材起了火準備吃頓難得的熱乎的,方便面。

    有火系異能者加持,這大鐵鍋里的水很快沸騰,全隊二十幾個人分兩批,每批難得的分了十來包方便面,等水一開方便面和調料包下鍋,頓時那個香味兒就揮散開來了。

    聞著那誘人的香味,眾人都控制不住的開始分泌口水。

    算起來陸羽這個小隊不過二十來人,除開老弱病殘實在沒什么氣力的,能殺喪尸的不過十來個,算得上是末世后弱的

    不能再弱的一個幸存者隊伍了。

    陸羽作為世界主角覺醒了最強攻擊異能之一的冰系,這些人又大多認識,因此他當仁不讓的成為了這個隊伍的領導者。未來,陸羽領導的這支隊伍的逐漸壯大,成為末世中首屈一指的存在。

    不過現在,這些人還只是個連食物都有些緊缺的一般人而已。平時趕路連飯都吃不上,更別說熱乎乎的泡面了。

    面一好陸羽就屁顛屁顛的盛了兩碗端到顧卿顧桑面前,他也覺得自己打擾人小兩口談戀愛的行為太遭報應了,為了防止被報復,必須得討好討好。

    顧桑看著陸羽無事獻殷勤怎么會搭理,剛準備把他趕走就聽到顧卿答應的聲音,喪尸是不用吃這些東西的,不知想到了什么顧桑當即就沉下了臉。只聽顧卿溫聲說道:“謝謝陸隊長,不過我們只需要一碗就夠了,我和哥哥一起吃一碗就夠了。”

    “可是......”異能者飯量會變得很大,你們吃這么少......陸羽還想努力一下,被顧桑瞪了一眼連忙閉嘴離開了。現在的陸羽只是剛剛經歷末世的普通青年,哪有之后經過許多事情洗禮后的冷靜機智。

    趕走了煩人的陸羽,顧桑眼神溫柔寵溺的盯著顧卿看。合吃一碗,阿卿說要和我合吃一碗,這是不是代表著阿卿對我的親近。想到這種可能,顧桑眼神越發膩人。

    熱氣撲騰到臉上,顧桑驀地回神就看到顧卿叉著一筷子面條湊到自己唇邊,熱氣就是從面條上傳來的。

    看著顧卿期待又害羞(?)的眼神,顧桑心中一顫驀地柔軟,張嘴將面吞了下去,一口又一口,原本冰冷的心臟都似乎再次溫暖起來,淡淡的甜蜜感涌上心頭。

    解決完晚飯,陸羽分配了守夜人員后大家就各就各位了。顧卿顧桑分到的是下半夜,也算是陸羽對倆人的優待,守夜前能休息,守夜后在車上能繼續休息。

    說其來,陸羽竟然一點都沒有懷疑過顧卿顧桑兩人是否對這個小隊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是這個小隊一點都沒有招人眼的地方,二是雖然顧桑總是冷著眼,但從這二人身上陸羽沒有感覺到什么目的性,而且看著顧卿那張臉,陸羽就一點懷疑的感覺都生不起了,反而處處想對他好。

    回到屬于自己二人的睡袋,顧卿鉆進去就感覺到一股咯人的感覺,那起來一看是一包餅干,眼睛一轉看到了往自己這邊偷瞟的陸羽,顧卿就知道是誰做的了。

    “怎么了?”見顧卿發愣,顧桑蹲下來摸著顧卿的頭發溫柔的問道。

    眼神投向顧桑,顧卿半個腦袋埋在睡袋里聲音悶悶的道:“沒什么,快進來吧哥哥,你不在我不習慣。”說著挪著身子給顧桑空出一半的地方。

    顧桑嘴角上揚,在顧卿額頭上親了親,然后鉆進睡袋將顧卿整個人圈進懷里,下顎抵在他的頭頂,一手撫著他的后背。

    顧卿靠在顧桑懷里,享受著顧桑舒適的撫摸,腦中想的卻是,陸羽對他不錯,要不要把這倉庫的秘密告訴他呢......精神力往下伸展,倉庫底下的景象清晰的映入他的腦中。

    無責任小劇場:

    關于喂面場景,真實的心理描寫其實是這樣的:

    哥哥顧桑(張口吞下面):嗚嗚嗚,會關心我的弟弟真是太好了!

    弟弟顧卿(幸災樂禍狀):哈哈哈,沒有味覺什么的,難吃的東西都喂你,都喂你!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黑龙江11选五专家推荐 股票怎么开户手机 青海快三开奖号码图 手机打字赚钱教程 浙江11选5走势 正规的快三彩在哪里下载 东方一分彩开奖正规吗 在线配资 江西快3购买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秘籍 辽宁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四川金7乐电视走势图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网站 股票行情000929 腾讯分分彩官方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