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維爾vs伯納(番外)

    看著火光中慢慢消散的人影,塞維爾和伯納的嘴角勾起,紛紛帶上了一抹快意的笑容。

    即使是一直以來和顧卿相談甚歡的伯納,此刻心中都沒有除了高興、興奮以外的情緒。因為在他看來,即使再人性化、智能再高,數據只是數據。顧卿還是不過是一個由數據組成的,需要被殺掉的虛擬boss而已。

    在顧卿血條清空的一瞬間,伯納的腦子里就收到了游戲系統的提示音。

    開啟單向主線任務,單向通道。只聽名字伯納就知道自己這一擊,為西方大陸做了多么偉大的事。

    東西方的通道開啟是大家都知道的、被官方承認過的明面上的主線,幾乎從游戲開始就有許多專業的、非專業的、頂級的、一般的玩家在尋找開啟通道的任務,而現在這個任務現在已經被他們完成了。幾乎能想象,作為先驅者的他們能由此獲得多大的贊美、崇拜,他們開啟西方大陸壓倒東方大陸的可能,他們是英雄!這種榮譽是艾莎給不了的,里維昂家族也給不了的。

    此刻,心中被里維昂家族除名的陰霾消失殆盡,伯納嘴角上揚的弧度越來越大。他要讓艾莎、讓里維昂家的人看看,讓他們后悔,告訴他們,把自己拋棄的他們,犯了多么大的錯誤!

    塞維爾也聽到了游戲系統的提示,看著笑得癲狂的伯納,塞維爾不屑的撇撇嘴從地上爬起來,暗哼一聲。嘴上說愛我,如果不是我,你現在還在和那個boss打斗呢,現在高興成這個樣子卻不知道拉我一下,一定都不值得我愛。

    不過塞維爾也只是抱怨一下,心中卻也不在意。反正他喜歡的又不是伯納,他喜歡的人是亞爾,即使亞爾只是一個數據人,只要亞爾喜歡他就夠了,反正那個礙人的npc已經消失了,不是嗎。

    塞維爾嘴角上翹,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帶著上揚的心情走向了像個雕塑一般呆站著的亞爾維斯。

    亞爾維斯站在顧卿消失的地方,竭盡所能的在空氣中搜索顧卿遺留下來的數據代碼。一點,只要一點就夠了,亞爾維斯在心中絕望的哀求,只要留給我一點數據,我就能把你復活,即使那只是一個殼子。

    沒有誰比身為主腦的亞爾維斯更清楚,一絲數據都不存在了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這個人,這個讓他喜歡的人被格式化,被完全抹除存在的痕跡。

    顧卿消失的一瞬間,亞爾維斯的意識就像細密的網絡一樣將整個大殿密密麻麻的覆蓋住,不放過一串數據,不讓一串數據有逸散的可能。然后一絲一毫的慢慢縮小范圍,慢慢搜索尋找。

    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剩余空間的減少,可空氣中什么都沒有,在將整個游戲世界搜索完畢后,亞爾維斯徹底崩潰,體內的數據噴泄而出,開始暴走。

    離得最近的塞維爾和伯納受到的沖擊最大,頓時被從亞爾維斯體內噴灑而出的數據流打飛,扔出了洞穴外的精靈森林外圍。

    倆人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伯納也從完成主線任務的驚喜中回過神來,現在有些驚疑不定。

    “剛剛把我們打出來的是什么?那股壓得人無法呼吸的氣流是從哪里出來的?”伯納一手抓住塞維爾的肩膀問道,聲音控制不住的有些顫抖。

    “那,那個......”塞維爾扶住伯納抓住他的手,盡可能站穩,聲音抖得說不了一個完整的句子,眼眸中盡是驚恐,后怕。

    腦中亞爾維斯身體寸寸龜裂的場景不停的回放,歷歷在目,而那股把他們打飛的氣流就是從亞爾維斯體內飛射出來的。那個場景實在是太恐怖了,塞維爾的心跳的飛快。

    “轟——轟轟————”一聲巨響在耳邊炸起,隨之一聲連著一聲,接連不斷的開始炸響。

    兩人朝著聲音的源頭看去,頓時雙眼瞪大,精靈森林的中心地帶,一道道閃電劈在那里,每一道閃電劈下都會以那一點為中心蕩出一圈肉眼可見的波紋。

    波紋所到之處,樹木枯死,花葉落盡,土地寸裂,每到波紋的力量有限,行不了多遠,可這一道接著一道,前仆后繼,很快就到了兩人跟前。

    兩人打開控制面板,拼命死戳下線按鈕,可是什么反應都沒有。

    “跑!”伯納率先回過神來,大喊一聲拉著塞維爾的手臂就開始奔跑。伯納是物攻職業,速度快,塞維爾是法攻輔助職業,速度慢,有塞維爾拖后腿兩人根本跑不快,波紋就緊緊的跟在兩人身后。

    伯納讓塞維爾變成輔助人魚形態背著他跑,讓他給他加狀態情況才好些,將波紋遠遠的甩到身后。

    兩人迅速找了一個小城鎮,通過傳送點回到了主城才算送了口氣。

    坐到顧卿的酒樓里,緩了口氣,樓外忽然傳來玩家驚恐的呼叫,兩人相視一眼探出頭去,只見一道波紋不知什么時候蕩了過來,波紋所過之處,房屋倒塌,npc也化作光點消散,而被波紋觸碰過的玩家一個個像被定格住一樣沒了動作,原本靈動的眼睛也變得呆板僵硬。

    兩人愣在原地,直至波紋蕩了過去才回神,卻驚訝的發現自己兩人還好好的,而除了兩人,波紋所經過的地方都已經變成了荒蕪死氣的廢墟,兩人心中都是一片慶幸。

    然而他們很快就發現,他們兩個慶幸的太早了。游戲時間和現實世界的比例是一比五,現實中一天游戲中五天。

    那道波紋所過之處,都變成了荒蕪之地,而那道波紋雖然沒有把他們兩個變成其他人那樣,卻帶走了游戲給他們的屬性加成,也就是說兩人現在的體質和現實中是一樣的。

    伯納還好,曾經里維昂

    家族的訓練讓他能支撐的久一些,而作為普通人的塞維爾第三天就已經沒有什么力氣了,只能找個躲避的地方躺著。

    耳邊炸雷聲還在響著,整個世界除了兩人的呼吸聲就只剩下了炸雷聲。

    第五天,伯納躺在一邊睡著,而塞維爾卻睜著眼睛盯著伯納的身體,時不時舔舐一下自己干裂起皮的嘴唇。

    人不喝水七天會死,今天是第五天了,也就是再過兩天我就會死。不,或許會更早。

    從靴子里悄悄拔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是伯納送給他防身的。

    塞維爾一步一步挪到伯納身邊,舉起了手中的匕首,聲音輕的幾乎聽不到,他說:“現在是你證明愛我的時候了,伯納。”

    匕首猛地揮下,塞維爾眼中盡是貪婪的渴望,“碰——”匕首狠狠的戳在石塊上,濺起一層細沙,伯納打了個滾滾到一邊怒斥道:“塞維爾,你在干什么!”

    塞維爾眼中閃過驚慌,轉而做出委屈的表情:“伯納你不愛我了嗎?”

    “我愛你,塞維爾,把匕首放下。”伯納盡量放柔語氣,眼中陰狠一閃而過。

    “不伯納,你不愛我了。”塞維爾搖搖頭,晃著身子站起來“我很餓伯納,我現在很餓。如果你愛我,那就讓我填飽肚子吧!”聲音猛地變得尖銳,塞維爾提起匕首撲上去一甩,伯納沒有想道塞維爾還有力氣,躲閃不及胳膊被劃傷了一道口子。

    “血液的味道,好美味~”塞維爾舔舐掉刀口沾染的血液,然后看向伯納,“美味的血液,伯納!”塞維爾再次提起匕首撲向了伯納。

    伯納好歹是練過的,開始是大意了,現在有了準備一個閃身就奪走了塞維爾的匕首,一掌劈在塞維爾頸上,將塞維爾劈暈過去。

    一手撈住塞維爾,一手拿著匕首,伯納湊到塞維爾頸側舔了舔,眼中兇光閃過,手起,刀落。

    五天后,游戲恢復正常,所有人都正常下了游戲。

    “調查人員調查顯示,大部分人都很正常,沒有出現任何問題,也沒有游戲出狀況的任何記憶,只除了兩個人。”

    “兩個人一個好像是變成了植物人,另外一個則是瘋了。植物人叫塞維爾和個孤兒,也是陷害少爺的人;另一個叫伯納,是里維昂家族的棄子。”助理對著顧涵田說道。

    顧涵田看著屏幕頭也不回的說道,“這兩人是什么對小卿的你知道,所以該怎么處理,你知道了吧。”

    “是。”助理應聲離開。

    顧涵田和顧夫人兩人湊在一起看著眼前的屏幕,屏幕上是監控人員好不容易追蹤到了游戲場景,里面自家兒子和主腦兒媳正親密的靠在一起說著甜言蜜語,眼看兩人要親上了,顧涵田和顧夫人都是雙眼泛光,緊盯著屏幕不放,生怕錯過什么細節。

    忽然,自家兒子眼波帶笑的瞟了屏幕一眼,顧氏夫妻倆全身一震,屏幕唰的一聲一下子漆黑一片。

    顧涵田和顧夫人面面相覷,知道是主腦亞爾維斯搞的鬼,不過兩人自知理虧不敢對主腦大人怎么樣,卻在兒子離開游戲后報復性的把兒子拘禁在家一天,然后在發飆的主腦大人冰冷的目光中,灰溜溜的把人又送回去了。

    看著春風得意的兒媳,顧總統和顧夫人只能咬著帕子欲哭無淚,揮著小手絹看著兒子送上門去當上門女婿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亞爾維斯x顧卿(番外)

    在主腦日復一日變得暴躁的日子中,顧卿身體一恢復顧涵田就屁顛屁顛的把兒子打包塞到了游戲倉里,送到了主腦大人面前,然后淚眼汪汪的看著兒子被主腦大人親的滿臉通紅喘不上氣。

    屏幕唰的一下在顧老爹面前變得漆黑,顧涵田眼淚擦到一半愣在了那兒,恨不得搖著屏幕吶喊,“魂淡,你要把我兒子怎么樣!你有本事搶兒子,你有本事讓我看吶!!”

    “涵田。”顧夫人進來之后看到老公一臉憤怒,當即面色發白聲音急促的擔心道:“是不是小卿出事了?你快告我我啊?”他就知道不該聽顧涵田這個老東西的話把兒子送進那個地方,小卿好不容易才醒,萬一,萬一......

    顧夫人眼前發黑,眼看就要暈倒,顧涵田連忙扶住老婆,給他順氣:“小卿沒出事兒,我還會害自己兒子嗎?”

    顧夫人被順回了氣,白了顧涵田一眼,“兒子變成植物人不是你害的?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不讓我看到我生龍活虎的兒子,我,我......”

    “我的錯我的錯,老婆你放你,我這就讓人追蹤小卿在游戲里的動態讓你看看,讓你知道小卿怎么樣,快別氣了,緩緩。”

    顧夫人這才緩了口氣,顧涵田也不匡他,當即就讓人重新搜索兒子在游戲里的場景,主腦太厲害,足足隔了一天才搜到,這讓顧夫人氣得把顧涵田趕去了書房。剛搜到兒子的畫面,顧涵田就立馬趕去房間告訴顧夫人這個好消息,這書房睡著實在太難受了,還是老婆抱著舒服。

    不過......顧涵田一邊被興奮的老婆拉著往那兒走一邊回想剛剛看到的畫面,他怎么覺得自家兒子的嘴唇有點腫呢......

    總之顧家夫婦愛好偷窺自家兒子兒媳的習慣就是在今天養成了,至于養成這個習慣的原因?誰知道呢,大概是兒子竟然勾引了主腦的驚奇感吧......

    顧卿

    回到游戲中還未睜眼就感覺到自己好像躺在床上,被一個溫熱的物體緊緊包圍著,一根堅硬而溫暖的物體搭在自己腰上。

    手指微動,順著往上摸,頓時就被一雙手抓住了,顧卿睜眼對上了一雙深邃迷人卻有些空茫的眼睛,心上一疼。

    側過身,另一只手順著眼前俊美男人英挺的線條從他的額角摸到眉毛、眼睛、鼻梁,最后停在嘴唇上,輕輕撫摸。顧卿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抬身湊到亞爾面前,眼睛對眼睛,鼻尖對鼻尖,嘴唇對嘴唇,吐出的熱氣噴灑在亞爾維斯的唇間,顧卿低聲道:“我回來了,亞爾。”

    亞爾維斯的眼睛驀地瞪大,瞳孔微縮,將顧卿的臉映入瞳仁。是真的,不是幻境。顧卿是真的,是真的!亞爾維斯的手緊緊的勒住顧卿的腰間,用的確認。

    被勒得難受,顧卿微微皺眉,聽見亞爾維斯的低喃越發心疼,他回抱住亞爾維斯湊到他的耳邊,低聲回應道:“我回來了亞爾,我回來了。不用擔心,無論什么時候我都不會放棄你,我一定會來找你亞爾,我在......”

    顧卿一遍遍的說著,讓亞爾維斯安心,讓他知道自己在,忽的顧卿眼前一暈,整個人翻了個身被亞爾維斯壓到了身下,隨即亞爾維斯俯身咬住了他的嘴唇撕咬,咬出了血就一點一點,慢慢舔舐掉,彷佛只有這樣才能安他的心。

    顧卿只是一愣,隨即便拉下他的頭,更加熱烈的回應。

    你追我趕,唾液交換,兩人就像對戰的雄獅一樣,誰也不饒誰,很快就都有些喘不上氣了。

    顧卿和亞爾維斯原本就只穿了一件里衣,親吻間兩人的衣服很快被互相扯光。

    亞爾進入的時候,顧卿發出一聲悶哼,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大概是因為這具身體是數據組成,而現在兩人就在數據的世界吧。

    炙熱被顧卿體內的溫暖包圍,亞爾維斯心下一安,一股滿足感油然而生。但是資料上說第一次的時候下面的人會痛,要等他說可以的時候才能動,所以亞爾現在及時憋得很難受卻還是強忍著,不一會兒,額頭上就人性化的積蓄了不少汗珠。

    顧卿也不怎么舒服,亞爾進來了卻不動,讓顧卿□□有一種酥酥麻麻的難受感。臀部微移,兩人同時悶哼出聲,顧卿抬腳踢了踢亞爾維斯的屁股:“你在干嘛?既然都會進來了還不動!”

    亞爾維斯順著顧卿的力道往里頂了頂,正好戳到顧卿的那點,顧卿禁不住□□一聲,亞爾維斯卻還是拼命忍著,聲音有些黯啞:“資料上說,你不同意不能動。”

    “......你都是看資料學的?”

    “嗯。”

    顧卿翻了個白眼,難怪開始那么蠢,現在竟然直接全壘打了。

    “阿卿,我可以動嗎?我,我忍不住了。”亞爾維斯的胯部開始慢慢移動,卻有被他硬生生的憋回去了。

    “嘖嘖,還以為你多能忍呢。”雖然自己也憋得很難受,顧卿卻還是不忘調戲調戲愛人,見他眼珠都赤紅了才施舍一般:“動吧。”

    話音剛落,亞爾維斯頓時一挺到底,隨之胯部快速挺動,顧卿還沒從自己那句話中回神就被亞爾維斯拉入欲海之中,低吼□□之聲傳遍整個大殿。

    ......

    顧卿醒來的時候身體已經被清理過了,亞爾維斯卻不在。

    穿上床邊的衣服起身,顧卿這才注意自己竟然在一個大殿之中,和洞穴底下的大殿差不多,卻多了一些家具,也更加奢華典雅。

    門口有聲音傳來,越來越近,不一會兒顧卿就看到亞爾維斯抱著一個布團回來了,布團中傳出微弱的呼吸聲,顧卿眉尾一挑,看著亞爾維斯。

    亞爾維斯看到了顧卿,一個瞬身來到顧卿身邊把顧卿抱住,咬住他的耳垂就開始廝磨。

    “起開。”顧卿推開亞爾維斯,眼角睥睨著亞爾維斯懷里的布包,“這個娃娃是誰的?”

    亞爾維斯被推開了也不在意,又粘了上去,見顧卿問,回答道:“阿卿,這是我們的孩子。”

    顧卿冷笑,再次推開亞爾維斯走到桌子前坐下,上倒了杯茶:“我可不記得我能生孩子,難道是你生的?”

    亞爾維斯這才知道顧卿不高興了,有些維諾的走到顧卿身側站著,解釋道:“只是我用數據仿著我們兩人制作的,因為資料上說要有孩子,如果你不喜歡我們就不要了。”說著作勢就要把懷里的娃娃扔掉。

    “算了。”顧卿攔住亞爾維斯,轉而把小娃娃接過來抱著,“既然這樣那就留著吧,當兒子養。”

    顧卿仔細打量著這小娃娃,從中隱隱約約能看到自己和亞爾的影子,想來亞爾也是花了精力做出來的,既然這樣,那就留著吧。將來......也能替我陪陪你。

    亞爾維斯聞言嘴角勾起,在顧卿唇上落下了一吻。看著占了顧卿懷抱的小娃娃,亞爾維斯把他抱著放在一邊,轉而抱著顧卿放到床上有壓了上去,床簾落下,又是一床活色生香。

    一百三十七年后,顧卿抱歉的對亞爾維斯笑笑,無奈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亞爾維斯在顧卿眼角嘴角落下細密的吻,抬頭時眼中卻沒有一絲傷悲痛苦。

    他揚手喚來了他和顧卿的兒子,顧亞。和顧卿并排躺在床上,左手握著顧卿的手,亞爾維斯看了眼和顧卿相似的顧亞,不可計數的數據從亞爾維斯的體內涌向顧亞的身體。

    隨著數據傳送進入尾聲,亞爾維斯的身體越發透明,最后的最后,他撐起最后一絲力量用已經虛幻的身體

    在顧卿唇上落下一吻,空氣中隱隱回蕩著這樣一句話,“我來找你了,顧卿~”

    亞爾的身體緩緩消散,新晉主腦顧亞見狀立刻抽調出一絲數據,穩固住父親的形態,然后將之放到另一個父親的身側,將兩人的手放在一起。

    最后,顧亞深深的看了眼逝去的兩位父親,轉身離開了屬于哪兩人的宮殿,同時一道無形的屏障在宮殿前豎起,宮殿緩緩消失在空氣之中,仿若從不存在。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短期投资理财天天分红 辽宁体彩11选5计算方法 福建体彩网11 重庆农场幸运农场预测软件 北京快乐8直播开奖结果 旺彩双色球app老款 配资炒股流程上上盈靠谱 什么是期货配资 海南环岛赛彩票开奖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走势图 股票指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北京快3走势图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走势 陕西快乐10分破解中奖号码 上海11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炒股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