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納因為艾莎的話心中大為混亂,艾莎走后和顧卿兩人匆匆打了招呼,就拉著塞維爾腳步混亂的離開了酒樓。出了酒樓,伯納勉強提起精神安慰了塞維爾幾句,就急匆匆的找了個地方下了游戲。

    顧卿對此并不意外,伯納里維昂雖然被冠以里維昂的姓氏,但究其根底因為不過是里維昂家族的仆人而已,他存在的意義就是得到里維昂家族的繼承人,艾莎里維昂的信任。伯納所擁有的一切,金錢地位人脈,都是靠著艾莎對他的喜愛而獲得的。

    他倚仗著艾莎的喜愛,卻把自己看得太高,肆意踐踏艾莎的尊嚴,最終被醒悟過來的艾莎厭惡,從里維昂家族除名。除名的同時也就意味著伯納將失去這個姓氏帶給他的一切,所以他才會恐慌吧。“

    顧卿站在窗口,看著被獨自扔下有些彷徨無措的塞維爾消失在人海中,勾唇一笑,拉著亞爾維斯離開了。

    顧卿以為伯納需要好久才能緩過來,甚至可能會想辦法哀求艾莎不要拋棄他,不過沒想到三天后伯納就神色如常的找他前往精靈森林的洞穴了。這樣當斷則斷的心理素質讓顧卿不由高看了他一眼。

    一股熱氣襲來,隨之靠近的健壯身軀讓顧卿移開看向伯納的視線,轉而無奈的瞥了湊過來的亞爾維斯一眼。你丫到底過來湊什么熱鬧。

    亞爾維斯好像沒看懂顧卿眼神中的含意,徑自悠哉的走在顧卿身側,時不時湊近些,吃點豆腐渣。

    這次洞穴之行,極有可能是開啟通往東方大陸的副本,屆時顧卿將成為他們通關的boss。系統推斷出顧卿身死也就是通道開啟之時,游戲數據將發生大變動,那時顧卿的意識有可能離開游戲前往現實世界。

    顧卿是不想帶亞爾維斯過來的,因為沒有必要,不過雖然他是亞爾維斯名義上的老板,但是卻沒法命令他做什么,亞爾要過來顧卿也沒法阻止。

    “就是這里了。”前面帶路的伯納忽然停下腳步,彎腰拂開洞穴上的障礙物,指著一個幽黑的洞口道。

    “這里?”顧卿看著就像一個普通坑洞的洞口疑惑道,抬腳準備往前就被亞爾維斯攔住了。亞爾維斯然后冷冷的瞥了眼同樣伸手準備攔住顧卿卻慢了一步的伯納,占有性的把顧卿往懷里帶了帶。

    伯納伸出來的手僵了僵,慢慢收了回去,然后走到塞維爾身邊環住他,好像在告訴亞爾維斯他對顧卿沒有其他意思。亞爾維斯從鼻腔低低的哼了一聲,什么都沒有說。

    被伯納環抱住的塞維爾不耐的動了動,看了眼幽黑的洞穴又忍住了,悄悄的看一眼亞爾維斯,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卻又在伯納注意前收了回去,不讓他看見,時不時抽時間扔給顧卿幾個冰冷嫉妒的眼神。

    塞維爾不外乎是知道了伯納的情況又看上了亞爾,不想和伯納糾纏了,但又覬覦這個洞穴中的寶貝,所以暫時不和他撕破臉。

    想到亞爾不知什么時候就勾引了世界主角,顧卿不約的輕哼一聲,輕輕掙開亞爾的懷抱裝作什么都沒發現的小心湊近洞口。

    “我記得伯納你說過你們下去過。”

    “是的,我帶路你們跟我來。”伯納說完,抱起塞維爾對兩人點點頭,一個躍身從半米寬的洞口躍下。幾秒鐘后,洞底傳來伯納確認的聲音。

    顧卿跟著就準備跳下去,腳下卻忽的一空,眼前也是一黑,等反應過來人已經到了洞底,亞爾維斯的手臂還緊緊的箍著他的腰不放。耳邊傳來亞爾有些急促壓抑的呼吸聲,顧卿隱隱約約感覺到一根堅硬火熱的物體擱在了自己小腹處。

    這東西是什么,是個男人都知道。這人就抱一抱都能發情?顧卿腦門青筋暴起,抬起膝蓋狠狠地砸向某個私密之處。

    亞爾維斯越發幽黑的瞳孔閃爍了一下,抬手攔住這致命的一腳。迅速將前方的墻壁數據調整,然后下盤使勁,將顧卿壓到墻頭,用腿固定住顧卿的下半身,另一只手將顧卿的手牢牢抓住,下半身緩緩廝磨,喉間發出低低的悶哼聲。

    “你在干什么”顧卿掙脫不開又舍不得下狠手,有些氣急敗壞的低聲吼道。

    亞爾維斯卻不說話,只湊到顧卿的頸側,讓自己灼熱的呼吸噴灑到顧卿皮膚上。顧卿瞬間感覺到了一股戰栗感,呼吸也有些急促了。

    顧卿幾乎要破口大罵了,現在是什么情況是發情的時候嗎

    不過顧卿還沒來得及開罵,伯納的聲音已經傳來。

    “顧老板,你們過來了嗎?”伯納和塞維爾率先下來后,就先去探了探路,等了一會兒見顧卿兩人還沒過來就來看看。

    顧卿心下一急,清了清嗓子大聲回道:“來了”然后狠狠的拍了下亞爾維斯的腦袋,然后把他推開,理了理有些褶皺的衣服看也不看因為被推開而有些悶悶不樂的亞爾維斯,抬步往伯納方向走去。

    亞爾維斯則愣在原地不動,顧卿走了幾步,回頭看到紋絲不動的亞爾維斯皺皺眉,無奈道:“還愣著干什么?還不過來?”

    原本以為顧卿生氣了而悶悶不樂的亞爾維斯,聽到顧卿的話郁悶之情立刻一掃而空,屁顛屁顛的湊到顧卿身邊蹭蹭蹭。

    伯納打量了兩人幾眼,見兩人確實沒什么事的樣子才真的放下心來,領著兩人和塞維爾會合,一起往洞穴內部行進。

    伯納原先的小隊成員大都是現實生活中認識的一些同類人,看重的都是伯納的姓氏,現在見伯納被里維昂家族除名了紛紛遠離了他。伯納在反應過來后立刻就帶著顧卿來到了洞穴,生怕那些人會帶著其他人發現這個洞穴,雖然目前為止對這個洞穴有所了解的只有顧卿。

    &nbs

    p; 洞穴的路又黑又長,只能憑借頭頂夜明珠發出的模糊光芒來看路,四人走了一刻鐘左右才見到亮光,期間顧卿又被嘗到甜頭的亞爾維斯吃了多少豆腐就不細說了。

    出了漆黑的洞穴,眼前霍然開朗,被一片金光閃瞎了眼。

    “這里就是我們最終到的地方,那邊那道門應該是可以開啟的,但我們不動上面的符文。”伯納指了指最里面的一道刻印著許多符號的鎏金大門道。

    顧卿打量了一下金碧輝煌的大廳,然后將之和系統傳給他的資料相比,確認了這是打開通道的副本。

    他拋下亞爾維斯走到那扇鎏金大門前,仔細看了看門上的符文,然后了然道:“這門上符文是東方大陸一種古老的玄學,也稱奇門之術,以太極八卦及十二天干地支為底所成。”伯納兩人都是一副茫然聽不懂的樣子。

    也是,奇門遁甲之術玄奧無比,若不是顧卿蹭經歷過一個專修奇門遁甲的世界也看不懂這些。

    “其實也簡單,要想破開這道門只需要把中心的龍頭撥向生門所在方位,也就是這個方位。”顧卿將手附上龍頭,微微用力,龍頭緩緩移動,直至轉向西南方停止。

    眾人等了一會兒,什么動靜都沒有。

    塞維爾見狀嘲笑道:“你亂說了這么一大長串聽不懂的話,結果什么變化都沒有,不會的瞎編的吧。”

    顧卿手里一把不知道從哪兒逃出來的折扇輕輕搖晃,臉上掛著鎮定自若的微笑,亞爾維斯就站在他的身后。

    伯納也有些焦急,但看顧卿表情鎮定也不好說什么,只好跟著等。

    又過了幾分鐘,一陣機械轉動的沉重聲由遠及近緩緩傳來,地面也開始小幅度晃動,墻壁上的燭火被震得掉落在地上。等動靜停止了,大廳里已經一片狼藉,這時,眾人面前的鎏金大門緩緩打開。

    一道白色的光從里面竄出,伯納和塞維爾還沒從大門打開的驚喜中清醒,忽的一陣罡風從身后襲來,兩人頓時被擊飛狠狠的撞在墻上,血條急速下降到安全線以下,兩人急忙灌了好幾瓶血藥才把血量穩定住。

    抬頭一看,之間原本白色儒衫的顧卿不知什么時候換了一件黑底云紋的長袍,一頭發絲也用一根血玉簪挽上了,微微上挑的眼角和直飛入鬢的修眉讓他整個人氣質瞬變,邪氣四溢。

    這正是顧卿的boss形態。

    在游戲原設定中,顧卿是被東方大陸流放到西方大陸的反叛者,生性乖僻。在被流放不久后東西方大陸之間的通道被斬斷,而顧卿就一直在找一個機會打開通往東方的道路。

    游戲主線中會有一個符合條件的玩家得到提示邀請顧卿去打開通道,而帶領顧卿尋找到這條通道的人必須在顧卿打開通道大門后將他殺死,否則通往東方的道路將永遠關閉。

    顧卿作為一個被驅逐的反叛者boss,武力值是妥妥的,所以這個任務是玩家到一定等級才會開啟的。而因為自己這只蝴蝶這副本被提前開啟,就算為了自己顧卿也會找機會被打敗。

    看著面前開啟作戰狀態的兩人,顧卿悄然勾起一抹轉瞬即逝的微笑。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江苏11选5有什么规律 上海11选5网址 群英会今日预测 无锡股票配资利息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陕西快乐十一选五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走势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形态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广东快乐十分冷热统计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新浪股票行情查询 11137期排列3开奖 江西快3江西快三走势图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