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爾維斯最近有些不大高興,具體表現在他的數據出現總是一陣一陣的波動。

    有時是一種輕輕的,好像羽毛在心尖輕輕拂動的甜蜜感,而更多的時候則是一種酸酸脹脹的感覺。因為他發現,顧卿最近對兩個外來人表現出了非同尋常的熱情。

    是的外來人,在亞爾維斯看來同屬數據的他和顧卿是一類人,而那兩人都是外來人。所以顧卿對外來人那么熱情,作為主腦他當然不會允許。亞爾維斯為他自己找了個不錯的借口。

    顧卿從樓上下來就看到亞爾維斯呆呆的站在樓梯口不動,妨礙了不少人的行動。偏偏這人氣勢強大,npc生理性畏懼和玩家摸不準他的能力都不敢碰他,搞得樓梯這塊空了一圈兒,要上樓的都只能從旁邊繞著走。

    見到顧卿下來,這人立刻轉身面向顧卿,雖然還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樣子,顧卿卻莫名看出了一絲絲委屈?

    嘴角微微抽動,顧卿將這個想法扔掉,將亞爾維斯從樓梯口拉開,拉到角落溫聲詢問道:“亞爾,你站在樓梯口干什么?”

    亞爾維斯定定的看著顧卿,語氣平靜,卻暗含一絲絲委屈之意:“我在等你,你好久沒有出來了。”

    “額”所以你這是在表達對我的思念嗎顧卿想以手扶額了,“我最近有些忙,所以”顧卿胡口亂編著借口,可是一對上亞爾維斯黝黑的瞳仁就有點編不下去了。

    事實上,自從開業以來,只有世界主角塞維爾出現的時候顧卿才會在系統的提示下來找塞維爾,試圖找到前往現實世界的線索。其余時間則呆在房間,利用系統在網絡中盡可能尋找可能是愛人的人。

    但是這是不能和亞爾維斯說的,一方面是忌憚他異于其他npc的智能,另一方面亞爾維斯總是讓他產生一種,這人就是愛人的錯覺。

    顧卿之所以認為這是錯覺,是因為這感覺是不穩定的,時而出現,時而又消食了。這種不穩定的感覺讓顧卿對亞爾維斯的感覺很復雜,一般時候沒什么,當這種錯覺出現的時候總顧卿會不自覺把他當成愛人,這讓顧卿有點苦惱。

    “你在忙些什么?我可以幫你。”亞爾維斯眼神忽的閃了一下,有些愉悅的開口道。

    身為主腦的亞爾維斯掌握著世界上絕大多數資料,可以說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想到能幫到顧卿,亞爾維斯就控制不住自己愉悅的心情。

    “沒什么,只是在找一些資料,我可以解決。”顧卿拒絕了他,無論亞爾有沒有那個能力,無論是塞維爾還是愛人的事,顧卿都是不放心將其交給他的,雖然他對亞爾維斯有莫名的信任感。

    不過對上了亞爾維斯有些受傷的眼神時,顧卿還是控制不住的心軟了,他拍了拍亞爾維斯的肩膀,給了他一個一觸即離的擁抱笑著對亞爾維斯說道:“對我來說,亞爾你幫我管好酒樓就是對我最好的幫助了。”

    擁抱雖然一觸即離,但那股交換體溫的戰栗感還是讓亞爾維斯控制不住的有些蕩漾,他張嘴想說些什么忽的就面色一變。

    顧卿見亞爾維斯面色突變,轉頭就看到剛進門的塞維爾和伯納,也就是主角受,和他的備胎男友

    說實話顧卿有些不想去理他們。

    這家酒樓在半個月前開張了,當時正在主城游蕩的塞維爾和伯納運氣好的見到了酒樓的開業式。

    因為身處西方大陸,入鄉隨俗,酒樓的開業式沒有舞龍舞獅以及各種雜技表演,只意思意思的在門前放了兩節鞭炮。

    鞭炮或許在過去是和很普遍的東西,但在三十一世紀卻早就銷聲匿跡,兩節鞭炮一放頓時大批npc夾雜著玩家涌了過來。圍觀八卦無論過來多久都是人類的天性。

    而在主城游玩尋找酒樓的塞維爾兩人也循著聲音過來了,讓原本以為得等好久的顧卿大感驚喜。

    酒樓的意外提前開張導致他提前遇到主角,也就意味著它能提前完成任務,前往現實世界,確實是驚喜不是嗎。

    不過這驚喜也沒維持多久就是了。

    雖然塞維爾是導致原身被抹殺的終極原因,但塞維爾畢竟不是故意的,顧卿一直以來也就沒準備對這個少年報復什么。

    不過當顧卿禮貌的邀請塞維爾二人以及其他圍觀的npc玩家進酒樓用餐的時候,塞維爾的表現卻讓顧卿懷疑,上輩子塞維爾的那句話真的是無心的?因為他明顯感覺到塞維爾這個少年對他抱有惡感。

    若非顧卿五感敏感,他也注意不到一個玩家會對一個毫無關聯的npc抱有惡感。

    這很奇怪,即使是他的備胎男友對一個npc擁有好感,可沒有誰會對一個不在一個世界,沒有傷害過他,且還對他散發出善意的npc產生莫名其妙的嫉妒吧。

    顧卿無奈的嘆息,雖然不愿意卻還是不得不繼續去接近他。因為這次的身份原因,顧卿知道的只有主角受塞維爾,主角攻是誰完全沒有頭緒,所以就只能接近主角受了。

    至于主腦?面對抬手就能滅了自己的存在,顧卿可不敢試探什么,一不小心小命就沒了。

    腳步微抬,眼神瞥到身側的亞爾維斯,顧卿心中一動,拉著亞爾維斯過去了。

    “塞維爾小兄弟伯納兄弟,好久不見,你們可是好久沒到我的酒樓來了,難道是被哪個新酒樓勾走了。”顧卿迎上去調笑道。

    “顧老板說笑了,整個大陸可就你這家飯菜最好吃,也最實惠了我們怎么會被勾走。只是最近接到的任務,有點麻煩而已。”伯納俊美的臉上勾起一個笑容解釋道。

     

    “這樣不如說給我聽聽,或許我還能幫上忙呢。”顧卿溫聲笑道。引著兩人到樓上包間坐了,亞爾維斯則一聲不響的跟在身后。

    四人落座,伯納這才注意到顧卿身邊的亞爾維斯,看了一眼就不由被亞爾維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震驚了。

    “顧老板,這位是?”

    “哦,這是我朋友,亞爾。亞爾,這是伯納和塞維爾。”

    “亞爾,你好。”伯納對著亞爾禮貌的笑笑,亞爾卻只是冷冷的看著他,直到顧卿用手肘推了他一下才不樂意的嗯了一聲。

    伯納摸摸鼻子,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這位亞爾了。不過他也不在意,繼續和顧卿交談。

    伯納第一次見到智能程度這么高的npc,忍不住就想多多交談,可塞維爾卻不喜歡這個npc。

    只是單純的討厭,不過大概也有一些對伯納對這個npc表達出的親近之意的嫉妒吧,不過很少就是了。

    塞維爾幼時在孤兒院一直是大家的寵兒,被孤兒院從小到老所有人喜愛著。無論什么時候,塞維爾吃的用的玩的,一直都是孤兒院所有人中最好的,直到一個新的小孩兒被送了進來。

    那是一個東方的小孩兒,黑色的頭發,白皙嬌嫩的皮膚,黑色的瞳孔,五六歲的樣子和塞維爾一般大。

    小孩兒面色雖然白皙,卻少了紅潤反而更像是病態的蒼白,被送來的時候穿著精致的小西裝,就像是一個蒼白精致的娃娃,不過這個精致的娃娃卻由著一雙會笑的溫柔的眼睛。

    這個娃娃一出現就吸引了孤兒院大部分的人的注意,沒人不喜歡乖巧精致的娃娃,外加這個娃娃的背景還不簡單。雖然大家并沒有因此而忽視了塞維爾,但是原本獨屬于他的寵愛被分成了兩半,那份獨一無二的優越感沒了,因此塞維爾第一眼就仇視上了這個娃娃。

    塞維爾不知道他的名字,因為他拒絕知道,每次有小伙伴要和他說起這個娃娃塞維爾總是捂著耳朵跑開。

    直到六年后,十一歲的小孩兒被發現倒在樓梯后,生死不知,送往醫院后卻因為后腦的撞擊和失血過多而昏迷不醒,再也沒有回來。

    沒人知道十一歲的小孩兒是如何失足從樓梯摔下,但是從沒人懷疑塞維爾。因為塞維爾雖然不喜歡小孩兒,六年中卻從來沒有故意敵對過,之前也沒有傷害人的傾向。

    慢慢的所有人都把小孩兒忘了,包括塞維爾,直到見到這個npc。

    與那個小孩兒相似的面貌,一樣的黑發黑眸,一樣的溫柔眼神讓塞維爾想起了五年前的那個小孩兒,伯納對這個名叫顧卿的npc的關注更讓他想起了十一年前那個小孩兒到孤兒院后其他人對他的關注,由此讓他對顧卿產生了控制不住的惡感。

    不過為了在伯納面前維持住自己單純的形象,塞維爾拼命催眠自己,將惡感壓在心底,才沒有表現出來嫌惡的情緒,而是一如既往被伯納喜歡的單純微笑。

    這家酒樓雖然飯菜物美價廉,恢復效果也強,但是塞維爾卻是不想再來第二次,再見到這個npc了,反正伯納家世好,做任務也要經常四處跑,每次回到主城吃飯也很麻煩。

    塞維爾將這個建議和伯納說了,不過當然是換了一種溫和的為伯納著想的語氣,伯納答應了,卻還是找機會拉著塞維爾到酒樓吃飯,而每當這時,顧卿都會過來和兩人聊天,這讓塞維爾越加氣憤。

    這次也是一樣,伯納和自己剛進門這人就走過來了,可他還是不得不微笑著面對這樣的情況,塞維爾覺得他快氣炸了。

    照例給了顧卿一個毫無感情,冷冰冰的微笑,塞維爾環住伯納的胳膊準備撒個嬌,早點吃完早點離開。

    聽到這個討厭的npc提到他的名字,塞維爾毫不在意的看了一眼那個叫做亞爾的人,頓時就被那個渾身散發出強大氣勢的英俊男人吸引住,移不開眼睛了。

    他也見過許多樣貌俊美的人,雖然這人不是最俊美的,但這樣強大氣勢的人他從沒見過,這樣的令人著迷的氣質哪怕是他身邊的伯納都無法與之相比。

    我想,我是淪陷了。注視著亞爾維斯黝黑深邃的瞳孔,塞維爾心跳加速面目通紅,眼神迷離的想到。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理财平台 甘肃快3开奖现场直播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提前出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在线购买 上海股票行情查询 江苏十一选五预测一定牛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 排列7一等奖多少钱 股票分析师有前途么 上海十一选五手机版 广西快乐双彩 河北11选5专家预测 上证股票推荐 河南快三400走势图 七星彩近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