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爾維斯看著日復一日像個機器一般機械的發布任務,然后發放獎勵的npc,一股莫名的情緒縈繞在他的周圍。本文由 。。 首發這種不知名情緒讓他的程序運行變得詭異紊亂了,也讓他不受控制的產生一股毀滅的*,然后被理智深深壓制。

    “組長,主腦的程序又開始波動了!”程序員看著屏幕上亂碼一樣的數據驚恐的對科技組組長說道。

    “盡快修復,不要波及到游戲內部。”科技組組長冷靜的命令道。

    程序員看組長這么冷靜心下也稍稍安定,接了命令坐到電腦前,一串串代碼從指間流出。

    投入工作的程序員沒有看到,他以為很冷靜的組長正一臉嚴肅的盯著數據劇烈波動的屏幕。主腦的波動不是第一次了,自游戲開始運行的第一天主腦就曾經有過波動,而那時候的波動比較輕微所以眾人沒有在意。

    不過沒想到隨之以后,每隔幾天主腦就會產生異常,程度越來越嚴重,頻率也越來越高。可無論他們怎么檢查都找不到任何異常出來,這讓整個科技組的氣氛越來越緊張。

    《第二世界》是兩國為了人類未來而設定的游戲,為此投入的時間金錢精力根本無法衡量,作為根基的主腦如果出了問題的話,所有的努力都將付之東流。

    如果主腦不能盡快恢復正常的話,就只能上報盡快想出替代的方法了,科技組組長嘆了口氣無奈地想到。

    日子這樣一天天過去,主腦的運行程序越來越紊亂,科技組組長已經準備將這件事上報了主腦卻忽然恢復‘正常’了。

    塞維爾看著眼前虛擬屏幕上的職業選項,精致的小臉上自制的沒有露出興奮的表情,嘴角卻上翹的厲害。

    可是,塞維爾的嘴角塌了下來。他被分到了西方大陸,可西方大陸的職業沒有他喜歡的。哦!你看法師,看起來那么脆弱,一件灰袍將整個人都包住了看著就像個下層的貧民。天吶!弓箭手怎么穿的這么少,他的皮膚會被劃傷的!還有劍士,那么大的劍怎么能背在他的身后,難道不知道這會壓彎他的腰嗎!獸人?恩獸人是挺可愛的,不過獸人是隨即的萬一抽到一個恐怖的種族怎么辦?

    塞維爾嘟起嘴,委屈的看著眼前的懸浮屏幕低聲抱怨道,“我一點都不喜歡這些職業。”

    亞爾維斯帶著莫名的情緒失控的在網絡中游蕩,忽的他腦中的警報響起,這告訴他游戲中檢測到了異常。壓下心中的情緒,亞爾維斯循著那道數據來到異常發生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了異常的源頭,一個有著漂亮金發的精致少年。

    念頭一動,一串數據順著流入他的身體。原來是這樣,這個少年擁有人魚的血脈,人魚亞爾維斯心中一動,一個有著順直黑發卻看不清面容的少年忽然跳入記憶中。黑發少年對著一個同樣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微笑、撒嬌,帶著少年特有的清澈卻更加誘惑的聲音令人著魔。

    這段記憶來的突然去的也突然,等回過神來亞爾維斯唯一記得的就是黑發少年那條漂亮的藍色魚尾。

    看著眼前這個有著人魚血脈的金發少年亞爾維斯心情微蕩,對他產生了一點好感,既然有著人魚血脈那就讓他選擇人魚這個隱藏種族吧。一串代碼從亞爾維斯體內流出,卻忽的頓了頓。

    看著塞維爾金色的發絲,亞爾維斯覺得金色礙眼極了,或許他可以幫他改變一下。想象了一下黑發的人魚,雖然覺得有些別扭,亞爾維斯還是滿意的點點頭,一串新的代碼流出,被他打入塞維爾的虛擬體內,這樣無論塞維爾最后選擇的是什么,他都會是人魚這個種族。

    做完這一切,亞爾維斯滿意極了,帶著不錯的心情,他快速回到了顧卿面前,等待這個npc的‘蘇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嗶——”

    系統一聲婉轉悠揚的“嗶”聲把顧卿從沉睡中拉醒。

    顧卿睜眼,眼前的一切和他沉睡前一樣,身體大概是任務分發完了自己回來了。他伸了個懶腰問道“主角出現了?”

    “是的宿主,主角已經進入游戲”了見宿主似乎忘了自己把他拖進這個世界的事,系統帶著小心翼翼說道。隨即就聽到宿主一聲冷哼,嚇得他立馬閉嘴將最后一個字吞進喉嚨。

    “你是說主角剛進入這個游戲?”顧卿的聲音冰冷。

    系統吞吞吐吐的過了好久才吐出一個“嗯”字,顧卿剛想生氣,一想自己沉睡時好像沒說清楚頓時就無話了。

    據他所知這個殼子和主角塞維爾的第一次見面是在塞維爾進入游戲兩三個月后,而原身被人道毀滅則是五個月后,在此之前原身和塞維爾根本連面都沒見過。

    塞維爾一進游戲就因為精致的相貌,纖細的身材被人帶著升級,顧卿這個雖然經驗獎勵多,但有數量限制需要搶,發布要求還高的任務npc早被老玩家列入帶新手的黑名單了。

    白了系統一眼,顧卿重新吩咐好,讓系統在塞維爾快到他面前的時候再喚醒他,然后就準備重新沉睡,但隨即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壓力撲面而來,讓顧卿一個渾身一個機靈,汗毛都要豎起來了。

    視線將周圍了一遍又一遍,可是周圍除了一個低著頭動作僵硬的和他一樣呆站著的小二什么都沒有,顧卿心里一稟,頓時想到了一個可能,主腦。

    想到這個可能,顧卿放棄了沉睡的打算,模仿著原身之前的表情呆站著。

    之所以放棄沉睡是因為,現在這種情況就和自己一個人周圍一群認為自有危險的人拿著槍對著

    自己一樣。如果你好好站著,說不定別人見你沒有危險沒有異常會放過你,而你一躲,很可能就是萬箭穿心的下場。

    雖然這具身體和自己并沒有什么關系,但是自己以精神體存在于這具身體中,如果主腦要抹殺這具身體的智能自己勢必也會受到影響。

    亞爾維斯一過來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想的人準備離開頓時氣急,生有一種你敢走我就殺了你的感覺,見人沒有離開心情頓時上揚,卻沒有放松,繼續警惕著。

    不過看著這人雖然極力掩藏,周身還是流露出來的警惕亞爾維斯又不高興了,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他總覺得這人對著自己不該說警惕的樣子。視線掃到旁邊木頭人一般的小二,心念一動,小二的人物資料就被調了出來。亞爾維斯,想了想,分出一半意識進入了小二的體內。

    顧卿等了一會兒,那股壓力消失了才放松下來,正準備好好罵一頓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系統,就看到原本呆著不動的小二晃了晃身子,抬起頭與顧卿視線相觸。顧卿還沒有來得及驚訝于一個小二竟然長得不錯,就看到這個小二抬步向自己走來,一步一步穩穩當當,就像在進行什么儀式一樣,最后在自己身前站定。

    將腦中關于這個世界的記憶翻了一遍又一遍,原主記憶中卻寧沒有相關的記憶,記憶中這家酒樓一直沒開,酒樓小二也一直個呆呆的木頭人,所以“這是怎么回事?”顧卿在心里皺著眉詢問系統。

    系統查詢一番回道“宿主,這個身體的身份是西方大陸后期隱藏boss,作用是開啟單向通道,而原主直到死這個任務都沒有被觸發。而酒樓的開張就是觸發條件之一,不過這個條件是到幾年后才會自然觸發,現在大概是出了什么意外提前觸發了。而這個小二的異常大概就是因為酒樓的開張而被賦予了ai智能。”

    也就是說這是要開客棧了,顧卿點點頭,“那我現在該說什么?”看這小二站這兒就不動了,想來是需要語言觸發的吧。

    “您需要說‘東西都準備好了?’”系統翻著資料說道。

    看著盯著自己的小二,顧卿用折扇擋著下半張臉咳嗽一聲,“東西都準備好了?”

    亞爾維斯盯著顧卿仔細看著,就像要把顧卿看出一朵花兒來。眼前會動的,有表情的,會說話的人讓他覺得雀躍。聽到顧卿的問話,亞爾維斯迅速翻找腦中資料,翻找到幾年后才應該有的對話,然后聲音古板的照著讀了出來,“回掌柜的的話,都準備好了。”

    這句話被眼前人一板一眼的讀出來,顧卿莫名覺得好笑,不過卻放下心來,將腦中系統讀給他的話一句句讀出來。亞爾維斯也照著腦中資料一句句回復,要不是亞爾維斯的語氣太過平板,兩人現在的狀況就跟對戲一樣。

    將該說的話都說完了,現在就是小二下去準備準備過幾天開張了。想著“小二小二”的叫不太方便,顧卿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正因為顧卿和他對話都是早就準備好了的而不高興的亞爾維斯,見顧卿問他名字頓時眼睛一亮,“我叫亞爾維斯,”頓了頓又反問道“你叫什么?”

    一身粗布麻衣,腦袋上還帶著粗布帽子的英俊男人,面無表情的臉上忽的眼睛放光帶上神采,就像一只尋求撫慰的大型犬一樣,讓顧卿控制不出的笑出聲來。

    不過這名字也太違和了,雖然在一群西方建筑中豎起一個東方閣樓式建筑本身就很違和,不過既然是東方酒樓,那就還是東方名字好了,顧卿問道“你有沒有東方名字?就像我一樣的,顧卿。”

    他叫顧卿!知道了顧卿的名字,亞爾維斯更加雀躍了,不過面上卻還是一副冰冷僵硬的樣子,除了眼中神采更多了一些,不過東方名字?亞爾維斯將資料又翻了一遍,才在角落里找到了這方面的資料,不過這名字亞爾維斯不知道為什么一點都不想說出這個名字,不過看著眼前微笑的顧卿亞爾維斯還是說了,“我的東方名字叫趙二。”

    “噗。”顧卿忍不住噴了,這名字也太連鎖了吧,真是家家都有個叫趙二的小二啊。

    見顧卿笑了,亞爾維斯知道眼神暗了暗,雖然不知道到為什么,但他不想顧卿這樣笑。忽然,耳邊響起了顧卿的聲音。“趙二這名字不錯,我以后就叫你趙二好了。”

    聽到顧卿說著名字不錯,亞爾維斯心情奇異的又好起來了,既然是他夸的,那這個名字應該是好的吧!但亞爾維斯心中卻也有些嫉妒,因為阿卿夸的名字不是屬于自己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組長,主腦好像平靜下來了。”科技大樓內程序員忽然驚喜的說道。

    “真的?我看看。”科技組組長聞言過來,果然屏幕上代表主腦的代碼正在慢慢恢復秩序,恢復平靜,“查到原因了嗎?”

    “是的,主腦為一名玩家設定了一個隱藏種族。”程序員眼中有著驚奇,主腦主動給一名玩家提供便利,如果不是這名玩家的原因,那就是主腦的原因了。主腦產生了意識!這種想法太刺激了程序員下意識把這種可能埋在心底。

    “什么種族?”

    “人魚?”

    人魚?科技組組長不知道想到什么,皺著眉道,“將那名玩家資料調出來。”

    “是,”程序員聞言調出塞維爾的信息,看著屏幕上一頭金發,藍色瞳孔,面容精致的有幾分熟悉的少年,科技組組長心下一動,“注意監視著這名玩家,一有異動馬上告訴我。”

    “是。”程序員回道。

    人魚啊~科技組嘆一聲,壓下了心中的激動,返回

    回崗位工作。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体彩开奖直播频道 时时彩软件破解高手 正规打字赚钱网站 北京赛车app下载安装 吉林11选五规则 炒股软件哪个好用2018 湖北快3倍投计算器 481开奖结果最近30期 北京pk赛车官网公告 上证年线是多少 甘肃十一选五和值一定 天天娱乐电玩城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20070904上证指数 江苏快三网上投注网站 东方六十1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