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昏昏暗暗的有些模糊,卻清清楚楚的把視頻上唯二出現的兩個人影拍從頭到尾的拍了下來。

    視頻清楚的展示了,那個當初還是個二線演員的方寧是如何半夜出門上廁所,看到了在樓梯間打電話的女一,然后起了歹心猙獰著臉將那位女明星推下了樓。

    一身白色睡裙的方寧沒了鏡頭前清純美麗的樣子,那個演員滾下樓后,她側對著攝像頭的方向看著樓底的人影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然后旁若無人的轉身離開,看著甚至連腳步都帶上了幾分輕快。

    方寧漸漸消失在鏡頭中,鏡頭的最后,是以扭曲的姿勢倒在樓梯底下的那個女演員,以及肉眼可見迅速蔓延開的血跡。

    視頻貼出后,這條微博的下面有了一瞬間的寂靜,一時間轉發沒有,點贊沒有,評論也沒有。好像大家都沒從視頻中回過神一樣。

    當初的那個女演員長得好、演技好、人品也好,粉絲數量也是極為可觀,在娛樂圈這個圈子里難得擁有不少朋友。那次的意外使她變成了除了呼吸什么都不會的植物人,讓無數粉絲傷心欲絕,即使今天也有粉絲時不時到醫院送上禮物。

    女演員掉下樓梯時手機在旁邊,上面只有一條分手的短信,手機上最后的通話人也是發短信的那個人,因此粉絲只以為偶像是因為這條短信,這個人而傷心失足跌下樓的。因為這個,當初和這個女演員走的近一些的男性明星不少都受到了這些粉絲的騷擾。

    因著這個女演員的好人緣,這些男明星都安慰著自家粉絲不要和那些粉絲吵,那些粉絲不久后也慢慢安靜下來,畢竟這也換不回偶像的健康。

    當初只以為這是個意外,因著這部電影是偶像投入了心血的,因此愛屋及烏對這部偶像可能是最后一部的電影還是抱有期待。

    女一換了原本是女二的方寧來演,大家起初是抱著挑剔的態度來看的,等看到方寧的演技不錯長得也漂亮,沒有侮辱了這個原本是偶像的角色,也有了一點好感,不少粉絲移情到了方寧身上。

    而方寧在慶功宴以及影后致辭上對這個女演員的惋惜贊美,也為她贏得了不少粉絲。

    而現在這個視頻卻恨恨打了這些粉絲的臉。

    總有人要做第一個,一分鐘后,微博下面出現了第一條評論。

    “一、視頻太過清晰,偽造的太假;二、右上角的時間添加的太過刻意五、我家偶像哪有視頻上這么丑。總結,偽造視頻的,你媽/炸/了。”

    第一條評論一處好像驚醒了一群人,留言是迅猛的速度急速飆升,一部分罵第一條評論的、一部分罵方寧的、一部分跟風的。少數幾個為方寧洗白的,很快就被罵得銷聲匿跡了。

    一時間,方寧這個影后在網絡上成了人人喊打的角色。原先預備接的通告紛紛停了,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不過事件并沒有因為方寧的逃避而有所緩和,反而愈演愈烈,在網絡上掀起了一陣陣的浪潮。

    質疑視頻真假的,數個掛著大v的專家轉發證明視頻的真實性。網絡上有心人貼出了當初事件的一些圖片,雖然那些圖片很快就被刪了,不過眼快手快的動手截下了。經過對比,還是明顯看出了照片中的樓梯、樓梯底下的白線畫出的的姿勢都和視頻中的一樣。

    反正無論如何,方寧是成了眾矢之的了。

    公司里,方寧著急的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也只能著急的走來走去,因為對于網上的那些言論她找不到理由解釋,也沒法解釋,因為那些都是真的。

    不過那時候她明明看了周圍沒有攝像頭,那這視頻究竟是誰怎么來的,又是誰放上來的,方寧的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咔嚓——”一聲,辦公室的門被打開,sa的負責人走了進來。

    年過半百的負責人進門后看都沒看方寧,徑自走到辦公桌后坐下開始看文件,就當方寧不存在一樣。

    “李總”方寧只好出聲叫道。

    負責人聽到了動作頓了頓,頭都沒抬。

    方寧見狀咬咬牙道“李總,網上那些流言”

    “方寧啊。”負責人嘆息著開口,方寧心下就是一緊,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李總?”

    “方寧啊,這次網上這事兒鬧得有些大,你最近就在家歇著吧,先別出來了。”

    “李總”方寧有些著急,這是要冷藏她?她雖然是個影后,但現在沒有sa的支持可不行,她不想一輩子只能接一些三流小通告,畢竟現在這情況沒有什么大通告會找她了,她能靠著的只有sa了。

    想想這個李總偶爾看著自己時露出的目光,方寧咬咬牙忍著心中的惡心走到負責人身邊,一下坐到了李總懷里,雙手環住了李總的腦袋,湊到他耳邊說了什么。這回李總聽了,露出淫/邪的笑容,一時間辦公室里春光乍露。

    事畢,方寧冷著臉一身寒氣的回到她家,一打開門就看到費默正坐在客廳里。

    想到身上的痕跡,方寧生怕被發現,和費默打了個招呼后動作有些僵硬的將包掛起來,就準備上樓。

    “阿寧。”費默叫住了方寧,方寧渾身一緊。

    “有事?”

    “我”費默猶猶豫豫的開不了口。他對方寧也是有感情的,現在在方寧遇到困難的時候要分手費默也有些開不了口,可是他的事業怎么辦

    “有事明天說吧,我有些累了。”生怕時間久了讓費默發現什么,方寧扔下這句話就

    急急忙忙的往樓上走。

    “等等!”費默腦子一空一把上前拉住方寧,方寧被拉得一個踉蹌,腳都崴了一下。不過方寧卻顧不得鉆心般疼痛的腳踝,急忙起身,卻被臉色大變的費默一把拉住。

    “你脖子上是什么!”

    方寧聽聞,渾身一僵一把甩開費默的手。“蟲子咬了。”

    “蟲子?”費默冷笑一聲,上前把方寧甩到沙發上,撕開她身上的衣服,“蟲子?蟲子咬了你一身?現在可是冬天了方寧!說你背著我干了什么?”自從那個視頻開始流傳方寧因為心情不好就沒讓他碰過了,一個月沒碰過的人身上出現吻痕,不用想費默都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方寧垂著眼不說話,眼圈兒卻紅了。要不是逼不得已,誰愿意和一個老頭子發生關系。

    費默氣憤非常,腦子缺慢慢靜了下來,腦中一轉費默背過身偷偷拿出手機對著沒注意到這邊的方寧偷偷按下快門鍵,說話聲音顫抖壓抑著怒氣,“我對你這么好,你卻這樣回抱我?方寧,從現在起我們分手吧,我沒有你這么不知羞恥的女朋友。”頓了頓,費默深吸了一口氣,“你放心,我不會把這件事爆出來,我們只當和平分手再見!”

    說完,費默甩門離開。“叮咚——”一聲脆響,兩人的訂婚戒指轉到方寧腳邊停住,方寧見了這孤零零的戒指,終于忍不住放聲大哭出來。

    費默離開了方寧的家回到自己家,心里卻解決了一件麻煩事般松了口氣。雖說對方寧有感情,卻比不上自己的事業重要,現在有了正當的借口能分手卻是再好不過了。

    不過費默看著手機上拍攝的方寧遍身吻痕的□□眉頭皺起。這照片雖然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放出去卻只能證明方寧和人發生了關系,并不能證明這個人不是他。大家也只會以為自己是看方寧這樣了想落井下石,對自己很不利啊。

    費默皺眉想著解決方法,忽然手機一震,收到了一條短信。

    “想要方寧出軌的證據嗎。by過路人”

    費默心下一驚,這人是誰,怎么知道我的號碼?怎么知道方寧的事?

    “好奇我是誰?by過路人。”

    “你是誰?”幾乎費默短信發出去的同時,他收到了短信,他眉頭緊皺,“你有什么目的。”

    “我是xx的粉絲(那個女明星,我懶得想名字了。),目的,你知道的。by過路人”

    是xx的粉絲?那就有解釋了。費默松了口氣,不過“我憑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不信。by過路人”

    “你找我干什么?”

    “方寧出軌的證據,你要嗎?by過路人”

    “你怎么知道方寧出軌了?”

    “我能知道你的號碼,我自然有我的辦法知道方寧出軌。by過路人”

    “你為什么要把證據給我?”

    “可憐你被帶了綠帽子算不算理由,一分鐘回復我,過了一分鐘我可要開價了。by過路人。”

    費默額頭青筋暴露,綠帽子三個字狠狠的戳了一下他的神經,讓他身為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思忖片刻,他默默發了個“要”字過去。

    “超過三秒,10w。xxxxxxxxxxxxx,打到這個賬戶,證據發給你。by過路人”

    要錢?是騙子?不過,十萬對一個天王來說也不算多,費默驅車去了離家最近的一個atm機,錢很快到賬,不多時手機震動,一個文件包被傳送到手機上。費默下載一看,頓時眼露兇光,原來是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阿卿你又在看手機。”寧肅軒坐在顧卿身側,從側面攬住顧卿,絮絮叨叨的抱怨起來。

    顧卿扭頭在他嘴角親了一下,寧肅軒立刻得寸進尺捧住顧卿的頭就是一段法式熱吻。

    顧卿橫了他一眼,就像把他推開,結果寧肅軒立刻箍住了顧卿舔舐著他的唇舌,引誘著顧卿回應。

    兩人同居了這么久了,真的是一次真槍實彈都沒干過,每次都是親的一身火后戀人分開自己解決了。按寧肅軒的話來說,就是希望兩人結婚后才發生真正的關系。對此顧卿只是抽抽嘴角,白了他一眼。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樣單蠢的人,不會還是個雛吧

    禁欲了這么久,顧卿早就一身火了,見寧肅軒挑完火就又準備逃顧卿一把抱住寧肅軒的腦袋加深了兩人的吻,寧肅軒被顧卿的回應搞得頭腦發暈,再清醒的時候兩人就是衣衫不整的倒在床上了。

    “阿,阿卿。我們現現在不”寧肅軒余下的話被顧卿堵在了口中。

    一吻畢,兩人皆有些氣喘。

    “阿卿”盡管現在他的下/體已經堅/硬/火熱起來了,寧肅軒還是有些猶豫。

    顧卿在他嘴角親親一吻,“你都已經下了聘禮了,婚禮就算完成了一半,你說是不是啊,寧總?”

    聘禮?寧總?寧肅軒暈暈的腦袋一轉就知道顧卿說的是帝娛了,可帝娛百分之十的股份哪里配得上當阿卿的聘禮!寧肅軒想解釋,卻被顧卿挑逗的話都說不出來。已經是老手的顧卿很快帶著寧肅軒沉入欲/海。

    房間里被浪翻滾,房外沙發上孤零零的手機忽然顯示出一條發送完畢的提示,然后繼續安安靜靜的待在那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事未平一事又起。幾日后,繼網上爆出方寧陷害前輩的視頻后,又有人爆出了方寧的一系列艷照。

    照片上,不著寸縷的方寧正坐在一個樣貌過百的老男人身上起起伏伏,面色酡紅而紅唇微張。白皙滑嫩和暗黃起皺,年輕貌美和蒼老丑陋,兩相對比越顯得照片中方寧的□□。有人八出,照片上那個老男人正是sa負責人。

    網絡上眾人在越發氣憤紛紛對方寧的男朋友,或者說前男友,天王費默有了一絲絲同情。

    兩人半年前訂婚,直至出事兩人一直恩愛異常,經常被爆出秀恩愛,虐死單身狗。甚至是現在正在播放的電視劇,在播放中也經常爆出拍攝時秀恩愛的照片,例如費默幫方寧捏肩,喂水之類的。

    而方寧出事后,費默也沒逃避,直到照片爆出前費默還一直在微博上幫方寧說話,而現實卻給了這個可憐的男人一棒。

    頓時,眾人紛紛一邊到方寧微博下大罵,一邊到費默微博下安慰。而費默卻一連幾天都沒出現,眾人也只以為費默是找個角落舔舐傷口去了。

    費默看著微博上一面倒的罵聲舒心了,他按掉了方寧打過來的電話,將她拉進了黑名單,然后打開微博開始編輯文字。

    “費默:既不回頭,何必不忘。既然無緣,何需誓言。今日種種,似水無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附圖:1,2]”

    微博上見費默發博了紛紛點進來,見了這句斷情的詩,再看看附著的兩張圖,一張是兩人訂婚時帶著戒指相握的圖,一張是費默空無一物的手指的圖,頓時紛紛轉發評論安慰,又去方寧微博上大罵一通。

    費默見了,安安心心的去睡了。

    第二天,費默是被經紀人的電話聲吵醒的,費默接了電話正準備大罵,聽見那頭的人說的話頓時皺眉。

    看微博?看什么?費默掛掉電話點開微博,一看轉發評論都過了百萬這也沒什么大不了啊。

    點開評論一看,費默手頓時就僵了。怎么,這么多罵他的?

    費默隨便刷新了一下,蹦出來的微博頓時讓他右眼一跳。

    “天王費默訂婚期間勾搭新人,未婚妻遇難火上澆油。”微博下面附著的是一段視頻,以及一系列短信截圖和一張sa藝人電話表的截圖。

    視頻是費默在拍一張廣告時調戲一個搭檔他的小男明星的視頻,那小明星被他壓在墻腳親吻,視頻拍得極為清晰,連兩人津液交纏的嘖嘖聲都一清二楚。照片就是當初和那個過路人對話截圖,有了sa的電話表,經專家鑒認都是真的,他想否認都否認不了。

    費默知道,他完了。

    另一邊偷偷去公司質問李總為什么會有這些照片卻被攔在外面的方寧,看著視頻中和一個男人親吻的費默,再回想過去的那些言語,自嘲大笑。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福建快三今日开奖查询 11选5全包盈利技巧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一牛 四川金7乐手机版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炒股票在哪里开户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3徽快3基 广西快乐十分彩走势图 360浏览器快乐8 七星彩最怪号 北京股票融资贷款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快乐12图表精灵下载 浙江11选5每日推荐号 9月14日上证指数 金7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