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經紀人說笑了。”方寧好歹是混跡影壇多年的人,失態也只是一時的,聽了顧卿這帶刺兒的話面上卻依舊掛著得體的笑容。“咱們好歹也是老朋友了,雖然說你對我不好卻好歹有知遇之恩,我關心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顧卿不說話,只是嘲諷的看了眼方寧。

    方寧彎唇一笑,彷佛什么都沒感覺到一樣湊近顧卿,親昵道,“咱們多年交情,我也不忍心你被玩弄就好心提醒你一句。雖然不知道你因為什么攀上了寧導,寧導也和你很親密的樣子,不過你可千萬不要接機做一些讓寧導不高興利用他的事,萬一哪天他膩了你了”

    方寧話說一半,停了嘴。不知道知道兩人正真的關系,說不準還以為方寧這是情真意切的關心呢,不過顧卿卻將方寧言語中威脅之意聽得清清楚楚。

    方寧的意思無外乎讓他看清自己的身份地位,別仗著有了個靠山就有什么不該有的心思,誰知道這山什么時候就讓人移了呢。

    那邊寧肅軒剛脫身轉眼就看到角落里方寧靠在顧卿身上,在寧肅軒的角度兩人看起來就在親吻一樣,他頓時不高興了,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方寧還準備說些什么,眼角就瞥到寧肅軒往這邊走的身影。現在顧卿正和寧肅軒‘熱戀’呢,方寧可不敢當面挖墻腳,急忙起身,裙子卻被不知被什么東西壓到了,重心不穩頓時往顧卿身上撲了過去。

    寧肅軒一看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投懷送抱,只覺太陽穴青筋暴露,見顧卿閃身躲開了才忍住了一把把這女人扔掉的沖動。

    他上前在看上去毫不在意沒什么反應的顧卿身邊坐下,感覺到對方穿過來的體溫后,用勺子挖了一勺小點心遞到顧卿嘴邊。

    顧卿剛剛吃了不少甜食,現在正膩得慌,正想拒絕就看到寧肅軒眼中的些微不安,無奈張嘴讓寧肅軒將點心送到了嘴里。寧肅軒心下一松,伸手握住了顧卿放在桌下的手,得到顧卿回應似得捏了捏,更是心情蕩漾。

    轉眼瞥到一邊笑得臉都快僵了的方寧,眼神頓時從暖春變為寒冬,冷冷道,“方影后站在這有事嗎?”

    方寧聽到寧肅軒對顧卿的稱呼,又看到兩人親密的動作后心里更是一咯噔,她沒想到寧肅軒竟然這么明目張膽的宣示所有權,難道就不怕人說閑話?等看到寧肅軒慍著寒氣的一瞥,更是心下一顫。

    她勉強維持著禮貌的笑容,“沒什么事,不過老朋友見面聊聊。既然寧導您過來了,我就先走了。”說完不等寧肅軒開口,急匆匆的離開。

    寧肅軒和顧卿看上去太親密了,兩人相處時甜蜜的氣息讓方寧開始懷疑寧肅軒究竟是不是像他們以為的那樣,對顧卿只是一時興起。是還好,如果不是的話,事情就有些麻煩了。

    方寧走后,寧肅軒還是有些不高興,他將顧卿半攏在懷里腦袋埋進顧卿頸窩蹭蹭,語氣悶悶的。“阿卿,你和那個女人說了什么啊?”

    “沒說什么?”看著大型犬科動物一樣的寧肅軒,顧卿強忍笑意淡淡道。

    寧肅軒顯然對這個回答一點都不滿意,蹭得更厲害了。兩人在的角落除非是一早關注了,本就很少有人看得到因此寧肅軒蹭的是毫不膽卻。不過即使是有人看到了,兩人也不會在意吧。

    顧卿控制不住的拍了拍寧肅軒毛茸茸沒有打上亂七八糟發油發蠟之類東西的腦袋,想到寧肅軒比自己小了四歲,就有一種是在安慰弟弟的感覺

    “是沒說什么,方影后不過是來看看我過得好不好,見我過得好她就不安心了。”

    寧肅軒沒有回話,只是繼續在顧卿頸窩蹭著,不過除此之外抱著顧卿的雙手,在顧卿身上四處移動,身體也開始輕微的挪動摩擦。

    寧肅軒噴灑在他頸側的氣息越發熾熱,顧卿掙扎著想將寧肅軒推開看看他究竟是怎么了。但是隨著他的掙扎寧肅軒放在他腰側的手勒得越發緊了,頸側也感覺到了一連串的濕潤。

    寧肅軒的手在他的身上亂摸,摸索著想解開他的衣服扣子,在這種情況下這樣做,恐怕已經快失去意識了。顧卿皺眉一掌劈在寧肅軒頸窩,將他劈暈過去,讓后移開身子。果然,寧肅軒面色通紅,渾身發熱,是被下了催/情的藥了。寧肅軒過來的時候還好好地,不過一分鐘就開始失控,看來藥效是即時的。

    顧卿眼神向四周掃去,對上了一雙驚慌失措躲躲閃閃的眼睛,是劇組的女二。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個女二是sa的藝人,經紀人和方寧現在的也是一個。寧肅軒過來的時候她就站在一邊,就是不知道這是她自己的意思還是方寧的意思了。

    顧卿心底暗暗記下,用手機給崇邱發了個信息告訴他一聲就帶著寧肅軒離開了殺青宴,遇到人也只說寧肅軒喝醉了。

    殺青宴舉辦的地點是sa的酒店,在這里顧卿可不放心。

    將寧肅軒送到他自己家,按上密碼打開門,將寧肅軒扔到了他床上。顧卿去接了杯涼水,扶著寧肅軒起來喝了。

    喝了一杯涼水,寧肅軒看起來清醒了些,看到扶著他的顧卿腦子一暈腰上一使力就把顧卿壓到了身下,手上撕扯著顧卿的衣服,不一會兒西裝外套已經被扯了下來。

    “肅軒、寧肅軒。”顧卿推了推寧肅軒,因為怕傷到他沒敢用力。

    聽到聲音,寧肅軒抬起頭眼神迷離的看了看顧卿,湊上去親吻顧卿的額頭、眼睛、鼻梁、臉頰,最后咬住顧卿的嘴唇廝磨,下/身火熱的某處,也摩擦著顧卿的下身,時不時發出一身悶哼。

    顧卿被他弄得也來了感覺,不過他可不準備在寧肅軒中藥的情況下和他發生關系。

    顧卿伸出有些涼的手握住寧肅軒身下火熱的某處,趴在他身上親吻他的寧肅軒渾身頓時一僵,發出一聲悶哼,顧卿乘機反身把他壓到了身下。

    “阿,阿卿。”寧肅軒大概是有些暈,躺在床上喘了口氣,然后雙手抱著顧卿的頭壓向自己。

    顧卿順著他的力道親上去,唇舌交纏間,手上的動作卻是不停,直到他調整過身體素質的手都有些酸了,藥效才算過去。

    _____________

    寧肅軒醒來的時候只覺得頭有些疼,昨天晚上的記憶像洪水般紛涌而來,他慌亂的下床,走到樓下看到沙發上翻看著報紙的顧卿才算松了口氣。

    不過轉眼又有些局促了,昨天發生的那些事

    “你醒了。”還沒等寧肅軒想好怎么辦,顧卿已經先看到了寧肅軒。他從沙發上站起身,“既然你醒了,我就先回去了。廚房我溫著粥,餓了就吃些。”

    見顧卿要走,寧肅軒連忙慌亂的攔住了他,站在他身前“我”

    “嗯?有事嗎?”

    聽到顧卿平淡的就像跟陌生人說話一樣語氣,寧肅軒心上一痛,屏息一瞬后雙手握住顧卿的肩膀,盯著顧卿的眼睛,認真道“我會負責的!我會負責的阿卿!”

    顧卿愣了愣,笑著拍了拍寧肅軒的肩膀,“你在說什么啊?什么負責,嗯?”

    見到顧卿與平時一般無二的笑容,寧肅軒心上松了松。想到昨天晚上唇舌交纏,津液交換寧肅軒呼吸一窒,頓時有些蕩漾了,“昨晚我和你”

    “昨晚?昨晚我們并沒有發生什么。”顧卿聳聳肩,“男人和男人之間互相用手很正常啊,說什么負責。”

    寧肅軒有些著急了,眉毛緊緊皺了起來“可是我們還親吻了,我們還脫了衣服,我們”

    顧卿挑眉看了寧肅軒一眼,“所以因為這個你要對我負責?跟我在一起?”

    寧肅軒不說話了,定定的看著顧卿,眼神中盡是堅持。

    “你就不怕我是在利用你?”

    “我愿意被你利用。”寧肅軒頓了頓說,“我相信你。”

    顧卿唇角勾起,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只湊上去在寧肅軒嘴角落下一吻,然后開門離開。

    寧肅軒摸著嘴角無聲傻笑兩聲,見人快上車了,連忙跟了上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電視劇殺青后很快開始剪片送審,一些預告片也由官方賬號發布,各路主演轉發,頓時這部電視劇受到了廣泛的關注。

    而作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純新人的崇邱,他的轉發只有一些當初的一些顏粉看到了而已。不過凡事點進去看了預告片的網民,紛紛被預告片中驚鴻一瞥的從竹林飛身而來,翩然而去的少年琴師所驚艷。紛紛四處詢問,這個扮演琴師的演員是誰。

    網民的力量是偉大的,不多時就有人八出了崇邱的身份。隨著電視劇上映的日期越來越近,越來越多的片花被放了出來。崇邱只是一個男配,占得篇幅不算多,但片花中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一個頓足一個回眸,總是能讓人驚艷不已,崇邱的粉絲數量頓時一翻再翻。

    而粉絲數量上升的速度,在電視劇播到琴師出場時,達到了巔峰。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体彩湖南11选5走势图 p2p理财平台哪家好 湖北福彩官方网站 十一运夺金计划安卓版 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天津十一选五助手 12086期博彩老头 配资平台哪个好优秀融创配资平台 极速赛车预测app 上证指数000001 彩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河北11选五玩法中奖技巧 河南快三今日开奖列表 七星彩app哪个好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查询结果奖结果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复式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