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三個月過去,這三個月來顧卿都在訓練崇邱,并開始讓他逐漸接一些龍套的角色,參加一些小節目鍛煉一下演技和膽量。

    演技都是磨練出來的,即使再天才的,不經過系統的訓練實戰,也比不上那些磨練出來老戲骨。

    原身在這個行業待了這么多年,雖然說現在落魄了,這同行們這一點面子還是不吝嗇給的。

    與此同時,他也專門建了一個號在網絡上發一些崇邱的圖片,在這個男色時代,崇邱也吸引了不少顏粉,成為了俗稱的網紅。雖然網紅粉絲注水量大,在前期沒有什么曝光的時候不失為一個積累人氣的好辦法。

    此時崇邱正在做一些基礎性練習,狀態也已經從開始的一套做完有氣無力,變成現在的游刃有余。他看著走到一邊接電話的顧卿,有些內疚心虛。他拿了顧哥那么多錢,這三個月來卻一點兒回報都沒能做出來。

    顧卿打電話回來,崇邱上前還沒說什么,顧卿卻是桃花眼一瞇,充滿磁性的嗓音開口道,“準備一下,你的機會來了。”

    “啊?”崇邱有些茫然。

    顧卿沒有說話,轉身離開,不多時甩了一個劇本,和一個新的訓練計劃過來。崇邱看到劇本先是驚喜,等看到底下精準到分的訓練計劃臉頓時一僵。

    原身有一個交好的導演朋友,是專門拍電視劇的名叫陳漢。近幾個月,因著方寧那檔子事顧卿的人脈斷的差不多了,只余下幾個關系好的,陳漢就是其中之一。

    剛剛打電話過來的正是陳漢,陳漢說最近籌拍的一部ip古裝劇男配出車禍了,而一個月后電視劇就開拍。作為副導演他向總導演推薦了顧卿手下的崇邱,總導演看了照片后覺得外形氣質都不錯,同意一試,三天后視鏡,到時是成是敗就看讓自己的了。

    將發過來的劇本看了一遍崇邱顯得很緊張,他畢竟才十七,這三個月在各個劇組跑龍套正式拍卻是第一次,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辦手足無措的感覺。不過顧卿卻沒什么擔心的。

    崇邱要試鏡的男配是一個少年風流琴師,救了女配,愛上女配,可女配愛男主,最后他結局中也為女配而死,是個貫穿全劇的暗線人物。

    相較于正義凜然和眾多女配女主牽牽扯出不干凈的男主,亦正亦邪,風流深情的琴師男配反而更戳淚點。將來如果播出,這個角色必將吸引大量的顏粉,角色粉。

    顧卿嘗試著和崇邱對戲,可崇邱因為第一次扮演這樣重要的一個角色太過緊張,臺詞都說得磕磕巴巴的。這還是和相熟的顧卿對戲,如果真的和一個陌生人拍戲還不知道會怎么樣。沒辦法,顧卿只好給崇邱強制催眠下了點心理暗示,強大他的心理。

    這部電視劇拍攝是在一個月后,而陳漢定下的面試日期是在三天后。顧卿歷盡多個古代世界,琴詩書畫樣樣精通,加上系統提供的一些電擊的小輔助,三天時間讓崇邱有個峨冠博帶,風流多情的琴師樣子出來還是可以的。

    試鏡當天,顧卿沒有跟著去,一是為了鍛煉崇邱的膽量,二是他去了帝娛。不過以防萬一,顧卿還是加固了一下催眠,畢竟這種天將餡餅可不是什么時候都有的。

    來到帝娛總部,當顧卿表明自己的身份和來意后,被邀請到了里面見到了帝娛明面上的負責人。顧卿將sa的費默方寧如何忘恩負義誣陷自己從頭到尾無添加的說了出來,并出示了一系列照片視頻合約復印件作為證據。

    負責人收下了卻明確表示會幫他,不過顧卿卻不在意。他只是埋下了這個楔子,sa和帝娛對立,總有一天這些東西會用到的。

    出了帝娛,顧卿給崇邱打了個電話,那邊崇邱的聲音很是冷靜,沒有緊張的情況,心理暗示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很有用的。

    知道了還要一個小時左右才到崇邱試鏡,顧卿心情正好,當即開車過去準備看看情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試鏡場上,寧肅軒一臉不耐的看著鏡頭前一個個身著古裝的試鏡演員,眉間皺得能夾死蚊子。試鏡告一段落,寧肅軒指著這群副導演就開始罵,“你看你們找的都是群什么東西,這是古裝戲不是現代戲,沒那個氣質就別來丟臉。”

    “看這個這個表情僵硬,面部神經是壞死了嗎?這個走路竟然踩到衣角了,你是準備走一步ng一次嗎?這個,這張臉有少年感嗎?還有這個,這是是準備演一個反派嗎?那個,當是彈棉花嗎?他抱的是琴,古琴,不是一根廢木頭,優雅要優雅知不知道!”

    被一個年紀輕輕的后輩指著老臉罵,眾位導演直聽得頭皮緊繃、臉色漲紅,可惜敢怒卻不敢言。這位寧導雖然才二十四,卻早就是世界知名導演。十幾歲就以一部自導的短篇得了百花獎,之后從電視劇到電影,一步一步走到導演界的巔峰。

    凡是他導演的,無論是電影還是電視劇口碑都極佳,可自從十八歲踏入電影業后,寧肅軒已經六年沒導過電視了。這次這部ip巨制能邀到寧肅軒,還是輾轉拖了各種關系來的,不過除了男女主選角都要聽這位寧導的,包括制片方都沒有指定權。

    寧肅軒將眾副導大罵一通后就到一邊,燃起一根煙邊抽邊休息。

    忽的瞥到一旁的陳副導忽的起身像一個人影走過去,寧肅軒眼睛瞇起,打量著那道有些模糊的身影。

    陳漢走到顧卿面前有些驚訝的把顧卿從上到下打量了好幾遍,努力從這張俊美的臉上分辨出原先那個胡子拉碴的顧卿來,“小顧?”

    “是我,怎么?陳導認不出我了?”顧卿上前給了陳漢一個擁抱,略帶調侃道。這是原身每次見到陳漢都會做

    的,陳漢只以為原身本性如此,只有顧卿知道,原身每次見面都回給陳漢一個擁抱的原因是,陳導給他了一種父愛的感覺。

    “是啊,認不出你了。幾個月沒見還以為你會頹廢下去,沒想到”陳漢拍了拍顧卿的肩膀。

    “不過幾個敗類人渣,我怎么會把他們當回事。”顧卿不屑一笑。

    “確實,不要讓幾個人渣毀了你。”陳漢點頭引著顧卿往里走,“你帶的崇邱很不錯,寧導要求嚴格,這批試鏡的除了崇邱大概也只有一兩個人能過。”

    “多謝陳哥了。”顧卿謝到。

    “不用謝,你也算我看著成長的,你對那兩個人有多好陳哥我也是看到了的,不過有件事我要提醒你。這部劇的男女主是制片方指定的就是那兩人,不過你放心,配角全都是寧導說了算,只是假如成了,你要小心那兩人給崇邱下絆子。”

    “是他們兩個?”顧卿挑眉。

    陳漢點頭,“費默進軍影視圈,方寧為其保駕護航。這部劇的男女主直到開播宣傳前都是保密的,這是sa的計劃,你不知道也正常。”

    顧卿點頭,忽的試鏡場那一陣動靜,是試鏡繼續了。陳漢停下腳步給顧卿指了崇邱的方向,快速回到副導位,開始繼續試鏡。

    坐在副導位子上的陳漢有些坐立不安,他怎么老覺得寧導在往自己身上看呢?尤其是自己的手?這種手快被瞪得和自己的胳膊分開的感覺讓陳漢渾身一顫。

    “寧,寧導,有事兒?”陳漢苦哈哈著一張臉看了過去。

    寧肅軒盯著眼前試鏡的一個當紅小生,假裝沒聽見,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陳漢只好轉回頭。

    不多時,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又來了,陳漢苦笑,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或者惹到了這位天才導演。

    寧肅軒忽的咳嗽了一聲,陳漢豎起耳朵只見寧肅軒抬起手指了個方向,語氣平淡的說,“那個?也是來試鏡的?”

    陳漢順著看過去,那邊只站了兩個人,一個是來試鏡的崇邱,另一個則是剛剛到的顧卿。崇邱剛來的時候陳漢已經領著見過寧肅軒了,寧肅軒也很滿意,那寧導現在指的就是“顧卿?”

    “顧卿,顧卿”寧肅軒嘴里念叨著這個名字,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顧卿所在的方向。

    忽然顧卿若有所感抬頭看來,陳漢只聽撲通一聲,擺在桌子前的礦泉水忽然掉到了地上,陳漢彎身準備去撿,眼角看到那位嚴肅冷酷的寧導,一臉薄紅不知所措的看著顧卿的方向,頓時腰一閃。

    等他好不容易緩過神來重新坐回位子上,只見寧導冷冷的瞥了自己一眼,然后看一眼試鏡的人,瞟一眼顧卿,再瞟一眼。顧卿一看過來,這位寧導立馬臉色泛紅,一臉純情。

    這位寧導不會,對小顧一見鐘情了吧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天津11选五下载 股票分析师介绍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百度彩票网 2013年排列5开奖记录 股票指数 英文 广西快三最新开奖 北京荣添化成配资公司 怎么在网上买山西11选5 星美联合股票最新消息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一 tcl股票行情分析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开奖查询结果 广西快3开奖结果彩宝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辽宁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