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的小廝都被顧卿命令著把唯一的女眷邱氏扶到外面的馬車上。

    三少爺近些日子的受寵小廝們也是看到的,拿不準現在該怎么辦,干脆就聽話地扶了擔心的邱氏出去,老爺問起來也是三少爺的命令。

    被紀書追在后面許久,顧卿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正準備下手偷偷弄暈這人離開,就見一道玄色身影從高處落下,一腳將追著他跑的紀書踹飛砸暈在地上。

    這男子大約是使了巧勁兒,紀書落地聲音雖大樣子也慘烈了些,呼吸卻平穩,沒有受到什么大的傷害。

    玄衣男子出手相助后卻沒就此離開,只是假裝無意的看了顧卿一眼,然后轉身走向另一從樓梯上走下的男子。

    兩人面容相似,一道“大哥”一道“六弟”再加上湊上前的掌柜一聲低低的“殿下”顧卿猜測,這兩位大概就是當朝太子,及本該成為他“姐夫”的六皇子了。

    六皇子和大皇子雖然是同胞兄弟,相處間卻沒有兄弟間該有的融洽,只有客套生疏。在顧卿看來,太子有心緩和兄弟間的關系,六皇子卻處處回避,顧卿自覺有點捉摸不透這個六皇子。

    思索間,顧卿看到六皇子隱晦地瞥了眼自己所在的方向,神色不定。

    思及自己未來或許和六皇子會有所聯系,顧卿只裝作不知道兩人身份。他理了理衣袍上前在一個不會讓兩位殿下身邊侍衛警惕的距離前停下,然后對著六皇子作了一揖,道“在下顧卿,多謝這位公子出手相救。”

    六皇子只冷臉看著,未曾接話。太子見狀笑道“這位公子客氣了,舍弟舉手之勞不必放在心上。”

    “話雖如此,若是沒有這位公子相救,在下怕是兇多吉少。”顧卿苦笑,隨即又深深作了一揖,“救命之恩沒齒難忘,只是在下今日有急事,先行告辭,他日相見必有重謝。”

    “既有要事,兄臺請便。”大皇子道。

    顧卿應了聲,眼神從面無表情站在一旁的六皇子臉上掃過,然后徑直離開。

    出了這一檔事,顧卿母子二人也沒了閑逛的心思,徑自回了顧府。小廝有沒有將這一路的情況稟告給顧長恩,顧卿不知道。回府后,顧卿就回了以前是二小姐,現在是他的院子。

    躺在貴妃榻上,顧卿回想著天然居中一直冷著一張臉的六皇子,不知怎么的竟好像看出了一絲熟悉的感覺。

    顧卿低笑,自己也是想得太多了,楚間和六皇子相貌不同,性格也不同,怎么會有相像的地方。

    低嘆一聲,將那一絲思念重新壓回心底。

    “嗶嗶——宿主,有人偷偷靠近了。”系統忽然出聲。

    “哦?是什么人?”忽然想起楚間,顧卿有些意興闌珊。

    “經掃描,那人身上有標志著皇宮暗衛的牌子,具所知,暗衛除皇帝外只有太子和六皇子擁有,排除皇帝,是太子或六皇子的人。”

    不知為何,顧卿好像從系統的聲音中聽出了一絲雀躍,好像有什么喜聞樂見的事情發生了。

    顧卿挑眉,系統立即噤聲。

    片刻后,系統看了看閉目養神的顧卿,再次出聲,試探道:“宿主?”

    “嗯?”輕輕的一聲鼻音,千回百轉。系統捂住自己不存在的鼻子,半晌后才道,“宿主那個暗衛,不管嗎?”

    “嗯,不管。”顧卿閉目養神,不再說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六皇子府,書房。

    暗衛單膝跪地一板一眼地稟告著自己在顧府的所見,而六皇子在書案前提筆勾畫著什么,并不說話,暗衛也就一直跪著。

    書案上平鋪著一張空白的畫卷,六皇子執一只狼毫畫筆在畫卷處,幾筆就勾勒出一個人影。那身影立于高處,衣袍翻飛恍若飛天,唯一可惜的就是臉上一片空白。

    六皇子盯著半成品的畫卷看了一會兒,漸漸出了神,等醒過神來,畫卷上已經染上了一滴墨跡。六皇子皺眉將畫卷合上,揮手讓暗衛離開。

    這顧長恩也是膽大包天,這偷龍轉鳳的欺君之罪也敢犯。不過思及白日所見少年,六皇子到是滅了去稟告父皇的打算。

    次日,顧長恩閉朝回府朝服還未換掉就聽小廝來報六皇子來了。

    顧長恩心中一緊,還未來得及做些打算,六皇子已經走到廳前。

    顧長恩心中一跳,面上揚起一抹笑容將六皇子迎進大廳,“六皇子今日前來,可是有什么要事?”

    “并無要事,”六皇子勾唇一笑,“只我與顧大人愛女婚期將近,舊聞顧家二小姐才貌雙全、琴棋書畫無所不通,本殿下心下難耐,特此”

    “六皇子,萬萬不可!”李氏聽聞六皇子來了,心下也是一慌,當即趕來,正巧聽到六皇子的話,連忙打斷。

    六皇子挑眉,“這是?”

    “愚婦!還不退下!”顧長恩厲聲喝道,轉而對六皇子躬身道“六皇子見諒,賤內莽撞,沖撞了殿下,還望恕罪。”

    被這一喝,李氏也反應過來。自古女眷不見外男,現如今兩家還不是姻親,六皇子自然也算在外男之內,當即白了臉色。

    “原來是顧夫人,”六皇子一笑,“顧夫人再過半夜便是本殿下岳母大人,現只當提前見了面,顧大人不必掛懷,是不是,顧大人?”

    />

    “是,是。”顧長恩擠出一抹笑容。

    “那,顧二小姐”

    “六皇子有所不知,女子婚前是不能與男方見面的,一是于理不合;二是傳言會破壞夫妻二人將來的生活,所以這”顧長恩面露難色。

    六皇子心中嗤笑一聲,面上卻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是這樣,是本殿下莽撞了。”顧長恩松了口氣,卻聽六皇子話鋒一轉,頓時心又提了起來。

    “不過,昨日本殿下碰巧遇著了你家四少爺,還救了他一次,也算有緣。既然顧小姐是不能見,不知本殿下能不能見見這個四少爺。”

    顧長恩抹了把頭上被嚇出的冷汗,點頭道“這是小兒榮幸,來人,還不快去請四少爺過來。”小廝應聲而去。

    六皇子卻忽然出聲喊住了小廝,對上顧大人疑問的眼神,六皇子道“昨日令公子看起來受到不小的驚嚇,這一步倆步本殿下還是可以走的,顧大人直接差人帶本皇子去便可。”

    “這”

    “難道顧大人是怕本殿下偷偷去看二小姐?”六皇子挑眉,語氣不怒自威。

    “六皇子恕罪,微臣只是擔心小廝怠慢了您,還是微臣親自帶您去吧。”

    “原來是這樣,那就勞煩顧大人了。”

    “這是臣分內之事,殿下請。”說完顧長恩隱晦地對李氏試了個眼色,李氏意會招來小廝耳語幾句,小廝聽命小跑著離開。

    六皇子看見了,卻只當做不知道。今日朝堂上刑部尚書奏了自己一把,被他當堂狠狠地打了回去。下朝路過天然居,不知怎么的腦中就想起了顧卿,想來看看他。

    六皇子是個說做就做的人,當即轉道來了顧府。

    顧長恩帶著六皇子將園子繞了一般,一小廝才小跑著過來,“啟稟老爺,夫人讓我來告知四少爺現如今不在房內,在藕香亭休息。”

    “無妨,去藕香亭便是。久聞顧大人俯身景色頗好,尤以藕香亭那一池水芙蓉為甚,本殿下也可趁此機會一觀美景。”

    兩人行至藕香亭,六皇子一眼就望見了池中央亭內的那道身影。

    那道修長的身影背對著兩人,如修竹一般一動不動的站在亭內眺望遠方。一頭黑色長發用碧色玉簪束起,清風拂過揚起青色袍衫,恍若乘風遠去的仙人,六皇子不自覺就看癡了。

    “小兒就在亭內,殿下您”

    顧長恩話還沒有說完,六皇子已經提腳往藕香亭走去,行近亭中腳下步伐故意一重,喚起少年注意

    亭內少年聽到腳步聲果然轉頭,看到來人眼神有些驚訝,顧長恩跟著過來介紹說。

    “卿兒還不見過六皇子。”

    聽到六皇子三個字,顧卿臉色頓時發白,在顧長恩嚴厲的眼神下行了個禮,聲音微抖:“顧卿,見過六皇子。”

    在知道顧長恩的計劃后,六皇子已經派人將顧卿查了個底兒朝天,包括父子兩個的一通對話。見顧卿知道自己就是他將來要嫁的六皇子后變得慌張,六皇子眸色一深,心中泛起濃濃的不悅。

    怎么?見到本殿下就這么不高興?

    顧長恩沒有察覺六皇子的不悅,只吩咐了顧卿好好招待六皇子就向六皇子告罪離開。估計是搭著讓倆人生出點感情,將來顧卿嫁到六皇子府不會惹著六皇子。

    之后兩人相處得怎么樣顧長恩不知道,六皇子回去的時候面色不定,讓顧長恩好一陣擔驚受怕。但隔日,六皇子府管家送來的,足足厚了一倍的聘禮禮單讓顧長恩提起的心落到實處。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极速赛车一分钟一把开奖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200期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 七星彩百万位定胆杀号 炒股怎么炒的 pc蛋蛋免费预测群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图表 11337期体彩排列3 福建快三专家推荐号 北京时时彩票官方网站 江苏快3平台 重庆一千元开始股票配资 七星彩百万位杀号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 云南快乐十分的玩法和技巧 江苏快3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