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墅內顧卿有些手足無措地坐在柔軟的床上打量著新的房間內的環境。

    海藍色的墻壁地板,各種海洋裝飾品,連家具之類的東西都帶著海洋的氣息,整個房間就像是一個沒有水的海底世界。

    熟悉的環境讓顧卿漸漸放松,他開始在房間里四處觀看。

    另一邊楚間站在冰箱前糾結到底是給少年拿水還是果汁呢?最終他還是選擇榨了一杯蘋果汁,因為他看到過少年吃蘋果,所以蘋果少年應該是可以吃的。

    拿著新榨的新鮮蘋果汁,楚間放輕腳步上樓,悄悄打開臥室大門,入眼的就是一臉新奇把玩著一個可以冒出泡泡的魚形裝飾品的少年。復古的長發寬袍沒有給人以違和感,反而有種時代碰撞的驚艷感。

    看到站在門口的楚間,顧卿先是一驚,然后臉上刷得紅了一片,有些訥訥地放下手中的小玩意兒,不不知所措地看著楚間。

    走進房間,將手里的果汁遞給少年,然后拉著少年在床上坐下,楚間輕聲道“不用害怕,這里的東西你可以隨便用。記得嗎?你是付了租金的。”

    確實是付了租金的,少年笑著介紹了自己,然后有些害羞地從水里掏出一堆珍珠低聲說希望自己收留時的場景一直在他腦中回放。楚間不敢相信他的期盼會有成真的一天,少年會主動來到他的身邊。

    聽到楚間的話,顧卿點點頭接過果汁低頭慢慢喝著。喝了一口后眼神刷得亮了喝了一大口,喝完了還回味般地舔了舔有些濕潤的嘴唇,頗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水潤的唇讓楚間有些控制不住地俯身下去,卻在最后控制著讓吻偏了幾分落在了嘴角,一觸即離。抬頭看到顧卿漲紅的臉,楚間也發覺自己有些失態了。

    他輕咳一聲,“你沒有在人類世界生活過,親吻是親密的人之間的動作,我們現在住在一起就是最親密的人,所以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

    唇上的觸感還留在皮膚上,楚間有些驚訝地看向身邊一吻后有些坐立不安的少年,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隱隱約約中又有些勢在必得。

    楚間帶顧卿去的不是原先的別墅。這棟別墅是在發現顧卿身份后楚間準備的,各種擺件裝飾都是他親自挑選的。而出于某些心思只有主臥是可以住的,其他房間都被改造成其他各種用處,因此在征得少年同意后,兩人住在了一起。

    半摟著熟睡的少年躺在床上,楚間心中盡是一種名為幸福的滿足感,而這股滿足感一直被延續到了公司

    楚氏的員工發現自家boss在發瘋一個月后畫風終于恢復了一般的正常。之所以是一般是因為boss雖然不再拼死拼活的工作,每天準時上下班,但遲到早退的事卻經常發生,甚至頻率越來越高!

    作為boss的忠實腦殘粉,楚氏眾員工表示,他們一點都不覺得boss濫用職權!真噠!他們只是好奇究竟是何方美女對boss竟有如此大的影響!

    對此,某位員工在某月黑風高夜(誤),一臉嚴肅地拉著boss沒有名字的某貼身助理躲進了小隔間,一臉嚴肅地詢問了這個問題。

    在助理大人審視的目光下某員工深切表達了對未來boss夫人的向往,并再三發誓只是好奇、絕不泄露!

    對此,我們的助理大人則是回以意味深長的一笑,然后揚長而去。笑話,如果他透露出半絲關于‘夫人’的消息,那位占有欲極強的妻奴boss絕逼會把他剁成渣渣然后扔下水道!狗都不喂!

    回想起當初那驚鴻一瞥,精致的少年滿臉通紅得被健壯的青年堵在墻角,水潤的眼睛盡是茫然,助理大人陡然升起一股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惆悵感,而自己boss扮演的就是那一坨牛糞。

    端著一杯咖啡從茶水間出來,助理大人就聽到原本吵吵鬧鬧的員工像被同時按下了靜音鍵一樣一絲聲音都沒有了。等過了拐角就看到,所有員工全都雙目放光地看向一個方向。

    順著眾人眼神看去助理大人一口咖啡頓時控制不出噴了出來,噴了跟著后面出來的某員工一身。

    不顧某員工委屈的眼神,一個健步奔向有些無措的站在那里的少年助理大人的內心在哀嚎。

    救命啊boss!你家媳婦兒要被看光了!!

    而此時楚間正在辦公室處理文件,時不時低頭在手機上按來按去發送一些信息,面色柔和,嘴角帶笑。

    忽然手機鈴聲響起,楚間面目含笑地拿出手機,等看到手機上顯示的‘寧羽非’三個字后后笑意立刻淡了下來,眉目之間也多了幾分冷意。

    不過縱然不愿意,楚間還是接了電話注意力卻不在上面,只偶爾回個幾句,甚至連寧羽非說了什么都不知道。言語中雖然還有幾分溫柔,卻也多了刻意。

    楚間不傻,相反他是個聰明人。之前沒注意,這次意外的監控卻給他提了個醒。他派人調查了寧羽非,查出了很多放在之前他不屑相信的東西。出于兄弟間的剩下的感情只要他不再犯到自己身上,楚間不會對他做什么。

    寧羽非應該也察覺到了楚間的疏遠,所以才會借著楚父的口讓楚間多關心關系弟弟。雖然對楚父沒什么感情,楚父的話楚間也會聽一點,至于是認真做還是敷衍了事楚父也管不著了。

    借口處理文件掛掉電話后看到了手機上來自“愛人”的短信,點開短信一條一條自己看了,又立刻回了短信楚間臉上重新帶上了笑意。

    和少年住在一起后,楚間就教了少年一些生活常識,比如手機的用法,門的開法,還有就是衣服的穿法回想起當時那個活色生香的場面,楚間的呼吸就控制不住急促起來。

    />    控制住自己的思想,努力鎮定下來。一邊繼續處理文件,楚間一邊等著手機上少年的回信。半個小時過去了,信息還是沒有回,這么長時間不回短信這是之前沒有過的。

    楚間心里有些焦躁,顧卿沒有身份證,楚間因為心中的小心思沒有利用手里的關系幫他辦。身份證是社會上行走的必需品,沒有身份證少年就只能留在自己身邊,雖然少年可能連身份證是什么都不知道。

    但現在他有點后悔了,如果少年出門找不到路了,沒有身份證他甚至會被當成黑戶。就在楚間準備打電話詢問一下的時候,助理的電話已經率先打進來了。

    不耐地接起電話,助理有些喘氣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嗓音從對面傳來。“夫人”“樓下”聽到了幾個關鍵詞楚間當即掛掉電話往樓下跑去。

    助理大人看著被boss掛掉了電話也不在意,他跑到顧卿面前就是一個九十度鞠躬“夫人好!”嘹亮的嗓音頓時傳過整個大廳。

    “夫人?”

    “夫人!”

    “夫人”

    原本安靜的大廳寂靜了幾秒,忽然就爆發出此起彼伏的討論聲。

    剛從樓梯下來的楚間就聽到了助理那一聲大喊腳步頓了頓,繼續快步走向因為突如其來的一聲夫人而臉色爆紅的少年。遞給旁邊察覺自己做了蠢事的助理一個贊賞的眼神,楚間一把將少年攬在懷里兩人很快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楚間倆人離開后原本討論得正歡的眾員工才察覺正主已經不知道哪里去了。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擁而上圍住了還處于被boss夸獎了的呆愣狀態的助理大人。

    自覺了解了boss的意思的助理大人當即開始給一眾員工普及了boss夫人的一些知識。眾人也不客氣,問題一個接一個地扔了過去,什么“夫人指的是那個少年嗎?”“為什么要叫夫人?”“boss和少年是一對嗎?”最后連誰上誰下的問題都問出來了。

    不過助理大人這點還是知道不能亂說的,只留給大家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換得一眾女同事精光四溢的眼神。

    這邊門內眾人討論得歡快,門外的寧羽非臉上卻一片陰沉。他低頭看了看手機上拍攝的楚間和顧卿相擁而去的背影,轉身離去。

    另一邊,倆人一道辦公室顧卿就回頭,對著楚間的嘴角親了一下,停頓幾秒后離開,然后一臉求表揚地看著楚間。

    楚間說親密的人見面都會在沒人的地方親吻,自己做得好不好。

    軟軟得唇貼在嘴角,然后輕柔擦過,不帶一絲□□卻意外地讓楚間覺得心潮澎湃。壓抑住心中的沖動,楚間將少年摟到懷里坐到沙發上,從少年的發旋親到泛紅的耳垂,最后落到頸側。

    熾熱的呼吸噴灑到頸側,楚間聲音溫柔“怎么想到到公司來找我?”

    雖然在家一直有親親抱抱已經習慣了,但是在外面還是第一次,顧卿回答得聲音有些害羞“我想你了。”頓了頓,聲音又變得有些委屈“我想見你。”

    “我不是怪你。”將少年轉過來正抱在懷里,楚間親了親他紅潤的臉頰正準備說些什么,忽然發現少年的臉紅得有些不正常。

    好像從剛剛見到起少年的臉就一直很紅,楚間以為少年是害羞,不過好像不是這樣。

    少年的體溫越來越高,眼神水潤有些迷離,嘴唇吐出的氣體也有些灼熱,最重要的是少年開始在他身上慢慢扭動摩擦,讓他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某個地方漸漸開始蘇醒。

    有人給顧卿下了春/藥!

    這是楚間的第一個想法,不過他很快就否定了。不說唯一可能對顧卿下手的楚父,寧沁以及寧羽非現在還不知道顧卿的存在。再說如果真的是有人給顧卿下了春/藥,怎么可能會讓顧卿有機會來找自己。

    “阿卿?阿卿?你怎么了?告訴我你怎么了?”楚間輕輕問道。

    顧卿雖然可以抑制人魚的發情期,但現在并沒有動手壓制,目前他整個人都處于一種情/欲中。迷迷糊糊中,他好像聽到了韓戚易的聲音,再晃身看到的就是楚間擔心的臉。

    他伸手纏了上去,輕輕吐出三個字便失去了意識。

    迷迷糊糊中他感覺過了好長時間,然后被抱進了一個地方。衣服被一件件解開,涼涼的毛巾從身體上劃過。

    “沒用的”顧卿想說,但是被壓制了幾天的發情期已經完全將他的意識脫離,他只能躺在床上,發出黏膩的呻/吟聲,其他半個聲音都發不出來。

    床上的人衣衫半露,松松夸夸地遮住關鍵的地方。

    楚間下/體在惑人的□□聲中早已堅硬如鐵,不過他卻沒時間顧著自己,他眼中全都是床上發難受地扭動的少年。

    楚間也發現了擦身的辦法對少年沒有用,而少年口中的“發情期”三個字讓楚間有一種本該如此的感覺。

    半晌,楚間一件一件脫去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覆身上去與少年唇舌交纏,當進入的一瞬間,他附于少年耳邊輕輕耳語看一句。

    楚間的進入讓少年得到了暫時的紓解,楚間是第一次,他紅著眼控制著讓自己不要傷害少年,卻在少年的主動下丟盔卸甲,很快便沉溺于情/欲之中。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 湖北快三走势图三不同号 股票指数期货的交易 内蒙古七乐彩 群英会今日预测 安徽快3遗漏号 广西快3遗漏走势图 我查云南十一选五开 北京快三精准计划网页 手机棋牌游戏作弊程序 七星彩近100期开奖结果 四川体彩金7乐今天开奖号码 有哪些棋牌游戏是玩真钱的 快乐10分胆拖玩法 甘肃快三甘肃十一选五 上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