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身的執念是讓楚間一生平安順遂,遠離寧羽非那個渣受,而他自己只需要能安安靜靜地看著楚間就滿足了。

    顧卿自認為自己是個敬業過頭的人,既然現在自己就是這條苦逼的人魚了,單是以一條魚的身份做一個旁觀者直到結束可不是他的風格。

    楚間購置的魚缸足有一般浴缸大笑,里面安放了一些水草石頭,除了顧卿所化的這條小藍魚外沒有其他魚類生物。雖然這導致整個魚缸有些空曠,卻正合他意。

    別墅里的攝像頭已經安放了一個多星期,顧卿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

    魚缸里原本自在擺尾的游魚身上逐漸飄散出一些藍色的光點,由少到多,由稀疏到密集。

    藍光將整個魚缸都籠罩了進去,遠遠看過去就如同籠罩著一層淡藍色的煙霧。而煙霧中原本歡快擺尾的藍色小魚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趴伏在魚缸上的纖長身影。

    恢復到人魚形態的顧卿雙手扶著玻璃魚缸上半身支起靠在上面,黑色的發絲濕漉漉得搭在臉側,露出宛若工藝品般被細心雕琢過的精致五官。

    漂亮的藍色魚尾輕輕拍打著水面,顧卿表現得像一尾對忽然多出來的東西感到陌生的單純的人魚。

    他睜著一雙黑亮濕潤的眼睛透過煙霧小心觀察著四周的環境,尤其是不久前安裝上攝像頭的位置,這多出來的東西讓他感覺到一股不安感。

    顧卿在魚缸里觀察了幾天,雖然這個奇怪的東西老是四處晃動,但是什么也沒有發生,所以應該沒有危險。

    再次確定安全性后,他鼓起勇氣化為人身。輕拍水面的魚尾又上到下在光點中慢慢變成筆直修長的雙腿,原本□□著的上身不知何時也覆上了一襲白色長衫,遮住了那一襲□□。

    緩緩從水里站起身,顧卿警惕地看了眼攝像頭,見那東西只是動了動沒有其他什么反應頓時松了一口氣。

    衣襟袖擺上沾染的水滴慢慢順著衣服紋路滑落,等到衣服上的水漬消失得差不多了,顧卿從水中輕輕躍起,然后輕盈地落到地板上,只在地板上留下了少少的一些水跡。

    楚間屏住呼吸眼睛緊緊盯著那個纖細修長的身影,藍色光點間那人影略微一動,楚間的心臟也跟著猛地一跳。

    透過那層光影,楚間看到那道身影抬起了手,輕輕揮動,周圍的藍色漸漸消散,而一個身著白色長袍的黑發少年則從光影中慢慢現出了身形,露出了一直掩藏在迷霧之中的臉龐。

    “是他~”喉間發出宛若詠嘆般的低語,楚間有些疲憊地躺倒在靠椅上,又猛地起身如同脫水的人見到了生命之泉般饑渴地盯著畫面中少年的身影。

    監視器里,少年正拖著跟楚間夢中一樣的一件廣袖長衫一步一步試探性的在房間里慢慢移動,靈動的雙眼四處轉動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彷佛只要一發生什么異常就會立刻縮回去一樣。

    少年帶著警惕慢慢靠近被安裝在墻角的監視器,近距離觀察這個長相怪異的東西,桃花中蘊滿了好奇的光芒。

    片刻后少年伸出手指輕輕點了一下,沒有反應,又輕輕點了一下還是沒有反應,反復幾次少年好像終于放下心了,對著監視器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監視器前受到正面沖擊的楚間只覺得鼻尖一熱,不過幸而他自制力夠強沒有產生流鼻血之類的現象。

    按理說在署名楚間的別墅內莫名出現一個穿著古裝還留著長發有可能是什么妖魔鬼怪的奇怪少年,楚間的第一反應應該是找人把他趕走。

    但是這樣的想法楚間甚至都沒有產生過,在看到少年的那瞬間他有一種本該是他,就應該這樣的感覺。

    魚缸里的藍色小魚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在藍光中誕生的少年,楚間有種感覺那次落海是看到的那個黑發魚尾的少年不是他的幻覺,甚至在那之后的一場場虛幻夢境中見到的少年,都是真的。

    楚間嘴角帶著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笑意看著就像確定領地一樣,將別墅上上下下轉了個遍的少年。

    將別墅轉了幾圈,少年興許有些無聊。他走到客廳的沙發上躺下,悠閑地打開楚間從未用過的電視,開始看一部最新的古裝偵探電視劇。眼神時而疑惑,驚訝,時而欣慰,就像他閑暇在家打發時間的妻子。

    想到這個假想,楚間心中控制不住地產生了一種名叫愉悅的情緒。

    過了一會兒,在確定少年暫時不會離開后,楚間嘴角微微勾起帶著這股愉悅的情緒開始處理公務。時不時抬頭看看監視器上仍然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的少年,這樣連那些無聊繁瑣的文件都變得有意思起來。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助理從門后進來。

    進門后的助理看到自家boss嘴角那一抹迷之弧度頓時打了個冷顫,看來不知道哪家公司又要倒霉了。

    若無其事地將新的一疊文件放在楚間的桌上,助理站在辦公桌前報告著一些需要楚間決定的瑣事。

    “寧少爺今天又打了幾次電話來公司找您,我們都按照您的意思拒絕了。”最后助理恭恭敬敬的說著。看來boss終于看出來了寧羽非的狼子野心了,助助理低頭竊笑,聲音里有些幸災樂禍。

    “嗯。”楚間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還有其他事嗎?”

    “是的boss,已經十二點了,您今天照樣去員工餐廳還是?”

    “不,訂一份外賣送到我辦公室。”楚間沉聲道。

    “是,boss。”助理領命出

    出去了。

    沒想到時間過得這么快,楚間站起來松了松筋骨,又繼續在辦公桌前坐下。重新看向監視器卻發現電視前已經沒了人影,楚間的臉色立即變了。

    等到在廚房重新找到了那個在冰箱前忙忙碌碌挑選的身影后才松了口氣。

    少年熟練的打開冰箱見到滿冰箱的水果后先是驚嘆,繼而轉為興奮,瞪大的桃花眼在冰箱里掃視,有種不知道該挑什么的感覺。

    最后,少年之選了一根香蕉一個蘋果,然后依依不舍地關上了冰箱的門,回到沙發上坐下,一邊吃水果一邊繼續看電視。

    少年側身躺在沙發上,一直手支撐著腦袋,另一只手拿著蘋果放在嘴里啃著。很快蘋果就吃完了,少年開始吃香蕉。

    香蕉

    楚間的瞳孔驟然放大。

    只見顧卿撥開香蕉皮后,將香蕉放入口中卻忘記咬了下去,反而有些呆呆地看著眼前的電視。

    直覺告訴楚間現在應該轉頭,可是身體不允許。伴隨著監視器里傳來的激烈的bgm,楚間目不轉睛地看著用舌尖/舔/弄著香蕉的顧卿有些失神。

    看到入神出,少年大腿不自覺移動,衣擺順著側臥的姿勢滑落,空曠的大腿深處若隱若現。

    楚間呼吸一窒,視線控制不住地飄向那處若隱若現的地方,一直以來的修養讓他知道這種行為是不正常的,但是卻控制不住自己。甚至在少年將衣服重新拉好的時候甚至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門口傳來敲門聲,是將外賣送上來的助理。

    “進來。”楚間將雙腿交疊,遮住堅硬的某處。

    帶著外賣進來的助理只覺得奇怪,為什么剛剛好帶著笑容的boss現在要板著臉?深知不能觸boss眉頭的助理,將外賣盒子往楚間桌上一放立刻閃身出去了。

    監視器上的少年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將香蕉吃完了,電視bgm也變得舒緩起來。

    楚間嘆了口氣,心中不知道是放松還是可惜。

    監視器那頭的顧卿,嘴角微微勾起。

    人魚特有的天賦,制幻。顧卿眼前的電視上播放的哪里是什么偵探電視劇,電視上播放的是楚間辦公司的景象。不需要監視器,系統直接侵入衛星,什么東西顧卿看不到。

    少年在別墅里看了一天的電視,楚間就在公司里看了一天的少年。

    工作結束后,楚間抬頭看到少年已經消失了,而魚缸里的藍色小魚卻回去了。

    微微一笑,楚間收拾完東西準時下班,回到了別墅。

    進門、開燈。

    楚間一眼就看到了客廳小桌子上被遺漏的,尚未被毀尸滅跡的一根香蕉皮。笑著將香蕉皮扔進了垃圾桶,楚間來到臥室里的魚缸前。

    魚缸里小藍魚的肚子微微鼓起,一雙大大的眼睛看著楚間。

    楚間湊近魚缸,輕聲說道“我開始期待今晚的相見了呢。”

    話閉,小藍魚的身子僵了僵。

    下一章有肉渣~~~

    為什么是古裝呢,渣作者查過,這種人身魚尾的生物在中國古代叫人魚,在西方叫鮫人。人魚我覺著嘛,是一種比較古老的生物,所以穿這種長袍應該不算違和吧。

    還有基友說感情突兀什么的,目前這兩卷還好吧。確定感情都是有一個過程的,第一卷的那幾個月;這一卷也是在海底救了他和連續很多天做夢夢到顧卿(好吧其實不算夢)之后的╮(╯_╰)╭。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河南十一选五购买 北京11选5一定牛预测 000157个股资料股票行情 南京商品期货配资 天津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手机打字赚钱官网 好彩1数字 我要下载双色球 临沂股票配资公司 上海老张期货配资 福彩3d综合走势图 11选5博彩真经 广东11选五中奖玩法 吉林配资公司 线上赌钱登录 山西快乐十分2020041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