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半身的少年,淺棕色的頭發大都軟軟的搭在額頭,只有幾縷凌亂的發絲的發間滑落散落到雪白的軟枕上。

    金色的陽光灑落在少年精致的臉龐上,暈染出一片光暈,就像落入凡間的天使。

    韓戚易有些失神地伸出手,忽然少年身體微動,翻身壓住了原本蓋在身上得被子,露出光潔的背部。

    嗯?光潔?韓戚易皺眉。

    不應該是這樣,按照昨晚的那個程度,不應該連一絲痕跡都沒有。

    而且韓戚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肩,觸手的一片平滑,在他的記憶中右肩被用力咬下的那一口,似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像一場夢,也確實是一場夢。

    觸目所及整整齊齊,沒有吻痕,沒有咬痕,床單沒有凌亂,本該在激烈親吻中摔得粉碎的紅酒杯也完完好好的擺在那兒。

    沒有對顧卿做出什么失禮的事,韓戚易松了口氣,心中卻又有些微的失望。

    輕聲下了床,韓戚易先是小心從少年身下拉出被壓住的被子給少年蓋上,好好掖住被角,然后才拿上換洗衣服進了浴室。

    不一會兒,浴室里就傳來嘩啦啦的的水流聲。

    聽到水流聲后,原本熟睡的顧卿頓時睜開眼,面色復雜地看向磨砂玻璃后隱隱約約的人影,然后穿衣下床。

    整理了下經過一夜有了些異味兒,也皺了很多的衣物,顧卿打量著玻璃反光中的自己。

    很明顯,韓戚易是在追求自己,而這具身體現在除了臉蛋兒和身體有些看頭,其他可以說一文不值。

    但是在他的刻意勾引下,韓戚易竟然拒絕了。他說愛情?那只是人類用來掩飾自己*的一個借口而已,顧卿不信,也不屑去信。

    方希彥能因為一個猜測就認定顧卿是兇手,這是愛情?韓予銘能因為利益而對一個人獻殷勤,這是愛情?

    由此可以看來,愛情是多么的不值得信任,和憧憬。

    撫了撫額頭壓下忽然涌上的不堪回憶,顧卿低聲呢喃著韓戚易的名字。

    “韓戚易,韓戚易”將這個名字在嘴里細細咀嚼,反復低喃,顧卿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既讓你想玩,那就陪你好了。”

    最后理了理衣服,顧卿轉身離開酒店套房直接回自己的房間,然后快速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離開了酒店。

    于是,因為不知道為解釋兩人怎么睡到一張床上而拖拖拉拉洗完澡的韓戚易一出來,面對的只有空空蕩蕩的酒店套房。

    下去找,也只找到一張請假回母校去看看的假條。韓戚易匆匆忙忙開車到s大等了半天都沒發現顧卿出來,等到打電話詢問才知道顧卿根本沒去s大,而是去了s大附中。

    現在也只有十九歲的顧卿是沒有上過大學的,而s大,則是他和方希彥兩人曾經夢寐以求的大學。

    “怎么,小情人找你。”叼著一根香煙鄭豐吊兒郎當的說。

    顧卿將手機放回包里,微笑著看著鄭豐“或許我可以幫你試試你們公司的防火墻夠不夠牢固。”

    “可別,我們公司可經不起你這么折騰。”鄭豐還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顯然看出顧卿是在開玩笑。“我大老遠跑來幫你的忙,你可不能這樣對我。”

    “這可說不準。”系統提示韓戚易已經接近了,幸好當初選的地方離s大附中不遠,顧卿起身準備離開。“我給你的東西,足夠支付你這次的酬勞,你只要按計劃行事,剩下的你不用管了,就這樣。”

    說完,不給鄭豐說話的機會幾個穿梭間就消失在人群中。

    顧卿離開后直接按和韓戚易的約定到正門等他,誰知剛等來了韓戚易轉眼間又迎來了方希彥。

    方希彥在這三個月中賺了不少的錢,這次來附中也是給曾經的母校捐了一些東西,做了些力所能及的貢獻。

    兩人對視良久,旁邊的韓戚易侯不住了。

    “顧卿,這位是”

    “老板,這位是我曾經的同學方希彥。”顧卿答道,客氣而疏離,“希彥,這是我現在工作公司的老板,韓戚易韓老板。”

    “方先生你好。”

    “韓老板你好。”

    韓戚易伸出手和方希彥握了一下。

    看到這個曾經熟悉現在陌生的男人,方希彥不由呆了一下,手也忘記松開了。

    “方先生?”

    “啊,對不起韓老板,我有些走神了。”急忙收回手,方希彥歉意一笑。

    “沒關系,顧卿我們現在走嗎?”韓戚易點頭,收回來的從手背對著方希彥的方向在褲腿上擦了擦。

    “是”

    “等等。”顧卿正要答應,方希彥忽然開口打斷了顧卿的話,“韓老板,我可以和顧卿聊幾句嗎?”

    韓戚易看向顧卿,顧卿想了想點了點頭。

    韓戚易眉頭微皺“那我在車里等你。”

    “好的,麻煩你了老板。”顧卿微笑。

    “麻煩你了韓老板。”

    韓戚易點頭示意,然后轉身回到車內。

    “你現在在韓先生手下

    做事?”等到韓戚易進了車,方希彥眉頭微皺用一種復雜的眼光看著顧卿。

    難道是自己的重生改變了顧卿,前世時顧卿和韓家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

    “是啊,”顧卿笑著說,“韓老板是個好人,他幫了我很多。”

    “是啊,他確實是個好人。”方希彥嘆了一聲,改了也好,再怎么樣,顧卿也不會比前世更糟了。

    顧卿‘嗯’了聲,兩人之間又陷入了久久的寧靜。

    “對了,”良久,顧卿開口打破了兩人間的寧靜,“希彥,這個希望你收回去。”顧卿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里拿出方希彥辦的那個房產轉讓書遞了過去。

    “這個本來就是你辛辛苦苦賺錢買的,沒有理由給我,我們”顧卿說著面上流露出一絲苦笑,“我們現在也沒有什么關系了,而且我現在也有工作了,能自己賺錢。”

    方希彥沒有動,不知道是嫌棄這份在現在的他看來并不值什么錢的房子,還是為了其他什么。

    “拿著吧,本來就是你的。”將合同塞進方希彥的手里,顧卿做出一個松了口氣的樣子。“交往以來一直都是你養我,總不能分手后還占著你的東西。”

    “嗯。”方希彥說,心里漲漲的,也不知道是惆悵還是什么。

    “那就這樣,我先走了,再見希彥。”顧卿搖了搖手,轉身向韓戚易方向走去。

    “再見。”知道顧卿的身影漸漸走遠,方希彥才輕聲說了一句。

    車內,看著‘相談甚歡’的兩人,韓戚易感到自己很煩躁。雖然昨晚顧卿說了放下了方希彥,誰知道是不是酒后的胡言亂語。

    方希彥根本配不上顧卿,那樣水性楊花的人,怎么配得上顧卿。早在之前收到顧卿資料韓戚易就派人跟上了方希彥,方希彥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包括勾搭上鄭豐和又和韓予銘摻和在一起的事。

    看到顧卿從包里掏出什么東西遞給方希彥,韓戚易更加緊張了。為了不讓顧卿發現他在偷看窗戶是關著的,韓戚易只能頭使勁往窗子上湊想看得清楚些,但是并沒有什么用。

    顧卿把東西交給方希彥后說了幾句就向車這邊走來,韓戚易連忙端正坐好,顧卿一上車就刷得一下踩上油門飛快地竄了出去,頓時背后的方希彥就沒了身影。

    “老板,我們這是去哪兒?”對韓戚易的所作所為心照不宣,顧卿問道。

    “去s大,”沉思了一會兒韓戚易說道。

    “老板去哪兒有什么事嗎?”心中一動,顧卿佯裝不知地問道。

    “聽說,s大的紫荊花很美。”

    “嗯。確實很美,因為這個s大是我曾經夢想的大學呢。“

    “是嗎。”

    “嗯,紫荊花象征著親情、兄弟和睦,我和方希彥都是孤兒,沒有親人,所以渴望親情”

    “你可以把我當做親人。”忽略掉顧卿話中的方希彥,韓戚易握緊方向盤說。

    “好啊,老板。”顧卿開玩笑道,“有個大老板當親人可真不錯。”

    聽出了顧卿話中的玩笑之意,韓戚易很想告訴他自己不是開玩笑,但是說了顧卿也不會信,他只能‘嗯’了一聲。

    車內陷入寧靜,眼看s大快到了,忽然韓戚易腰間的手機響了起來。

    韓戚易開車的時候忘記帶上藍牙,這會兒又正直高峰期,路上車輛很多騰不出手來接電話。

    “老板,我幫你拿?”

    “嗯,在右手邊口袋里。”

    “好的,我知道了。”顧卿側過身去摸手機,一摸就摸到了。

    拿出手機,順眼看了下手機屏幕,頓時楞了一下。

    “怎么了?”韓戚易問“怎么忽然停住了?”

    “沒什么老板,是韓予銘打來的電話,老板你要接嗎?”顧卿裝作若無其事地說。

    韓戚易頓時一僵,雖然自己和予銘的關系沒有必要告訴顧卿,但是韓戚易還是不可控在得心虛了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日本股票指数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二星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购买时间表 配资利息一般是多少 期货配资公司·杨方配资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复式 辽宁快乐12玩法介绍 福利彩票幸运农场app 山东体彩11选5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多少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快3走势图官网 幸运农场中奖图片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 中信股票行情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