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左右車就開到了不遠的一座五星級酒店。

    打開門小心護住懷里的少年下了車,不知想到什么,男子頓了頓脫下西裝蓋在少年身上順便遮住了少年的臉。

    “少爺。”酒店經理一看到男子進門就迎了上來。目光從男子沾染著一灘散發著異味的嘔吐物以及男子懷里抱著的身材纖受的少年身上一閃而過,職業素養讓他沒有說多余的話。

    “嗯。”男子略一點頭示意,酒店經理立刻上前一步,領著男子通過專屬電梯到達頂層的總統套房。

    進了套房男子一腳關上房門,一改平靜的臉色快速將懷里睡得面色紅潤的少年放到床上。少年一沾到床立刻扯住身下的被子翻了個身裹了一半壓在身下,只露出一個毛茸茸的腦袋,甚是可愛。

    不過男子此刻已經沒有時間去欣賞這一美景,一將少年放下男子就直奔浴室而去。打開花灑,冰涼的水瞬間傾下打濕全身衣物,降下了身體上熾熱的溫度男子這才覺得好受一點。

    男子知道他大概是在酒吧著了道了,竟然能找到那個地方,也不知道要對他下手的究竟是哪路人手。

    體溫越來越高,下/腹涌上的熱氣越來越多,涼水的作用似乎越來越低。也是,既然有能力查到那里又怎么會弄些一般貨/色。

    屈辱地將手伸到身下不住套/弄,男子得呼吸越來越重,神色也越發迷離。隨著幾下猛烈的動作男子低吼一聲,一股白色粘/稠的液/體噴/射而出。隨著發泄過后的不是舒爽而是愈加加深的欲/望。

    意識越來越輕,乘著還有最后一絲神智男子顫抖的打了個電話。徹底失去神智前,男子看到自己抱回來的少年正一臉擔憂得像自己走來。“快走。”男子想大聲呵斥少年,身體卻控制不住得撲向少年,意識中最后一幀畫面是少年驚恐的臉。

    顧卿一臉嫌棄地站在原地,眼看著男子撲倒在自己面前。“這就是另一個男主?這么弱也能當男主?”

    系統:宿主你是不是忘了誰偷偷用能量加強了藥效

    “你在吐槽我?”顧卿挑眉。

    “沒有。”

    “嘛,隨你。”把男主扒的干干凈凈往床上一扔顧卿不由吹了聲口哨”還挺大。“

    “宿主最大。”

    “乖~不過沒獎勵。”手貼上男主的皮膚,一絲細微的能量從手心涌出進入男主的身體。控制著這絲能量在男主身體各處制造出各種吻/痕,還惡趣味得在背后留下了幾個抓痕。

    做完這一切顧卿拍拍手從床上下來:“怎么?還要我請你?”

    “嗶——申請轉換形態。”

    “準了。”

    話音剛落,頓時房間里憑空出現兩個身影,一大一下,一強壯一纖細和男主以及顧卿就更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一樣。

    復制版的男主和顧卿此時正一臉委屈得看著顧卿本尊。

    “還等什么,叫吧。”顧卿說,“哦對了,別忘了給他個香/艷的春夢。”

    系統不能違背宿主的命令,顧卿話音剛落,復制版的兩人立刻充滿感情地叫了起來。

    排排站的兩人用著軍訓的站姿,滿臉委屈得一個低/吼,一個呻/吟。

    守在房門外的保鏢只聽原本安安靜靜的房間里隨著一聲重物落地的響聲,不久又傳來少爺的吼叫以及另外那個少年略顯清脆的從痛苦到享受的呻/吟聲。

    聲音一直持續到半夜才逐漸停止,不久房門被打開,一個衣裳/凌/亂的少年從房內走出來。少年睜著一雙通紅的桃花眼,眼淚不住從臉龐滑下,默默看來守在門口的兩名保鏢一眼,一瘸一拐地離開了。

    對房間里發生的事心知肚明,兩個保鏢并沒有阻止。

    出了酒店,確定走出了監控范圍顧卿立刻收起了彷佛遭人蹂/躪了一般的形象,整理了下凌亂的衣服,招手打了輛出租回了原主的小窩。

    一開門果然房間里空曠了不少,屬于方希彥的東西全部消失了,桌子上則躺著一份房產轉讓合同。

    原先的故事里也有這一出,在和渣男分手后方希彥立即去辦了費時費力的房產轉移證將原本歸在他名下的房子轉給了渣攻。奈何半路遇到被追殺又中了□□的正牌小攻,兩人一夜*第二天小攻直接摟著方希彥合同甩了渣男一臉。渣男也是傻,因為覺得受到侮辱轉眼就把房子低價賣掉了,導致之后流浪街頭想出那個害了自己的法子。

    雖然不知道有機會下□□為什么不直接下□□不過這已經和他沒有關系了。

    解決了倆男主的‘浪漫’邂逅,剩下的就是逐個擊破了。

    伸了個懶腰,到床上躺下。果然調整得再完美還是凡人,不如上一個修□□,要么三年不睡要么一睡三年。

    躺在床上卻久久不能入睡,習慣了吵吵鬧鬧的系統忽然安靜了一路,讓顧卿有點兒不習慣。

    “怎么不說話?”

    “累”

    “哦,叫累了。”顧卿點頭表示理解,心里想著怎么給它點補償。

    “心累”又是變性感女郎,又是玩水仙角色play,碰上這么愛玩的宿主系統表示好累

    “哦”好吧,補償沒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nbsp;  “他什么時候走的?”韓予銘揉了揉發疼的腦袋問道。

    “凌晨兩點左右。”保鏢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走的時候是什么樣子。”

    “那位先生衣裳比較凌亂,步伐也有些不穩。”

    “行了你下去吧。”韓予銘揮了揮手。

    “是。”

    “等等,吩咐下去,把那段錄像都截下來給我,告訴酒店里的人不該說的不要說,去吧。”

    “是。”

    不一會兒,酒店經理帶著刻著錄像的磁盤過來了。“少爺其余的已經銷毀了,只有這一份,您的話也吩咐下去了。”

    韓予銘揮揮手,酒店經理立即退身關上門離開了。

    將磁盤插入電腦,屏幕上立即出現一個瘦小的身影。那個身影瘸著腿從長長的走廊走過,到了拐角猛地抬頭看到了上方的監視器立刻受驚般得低下頭想快速走過,卻因為受傷的部位狠狠地摔了一跤。

    那個身影就那樣趴在地上,久久沒有起身,久到讓韓予銘幾乎以為視頻卡住了,知道看到少年不停聳動起伏的肩膀才知道少年這是在哭。

    心中遭受猛烈一擊,酸酸澀澀的。一早醒來本以為是做了個春夢,直到看到凌亂布滿血漬的床單以及自己遍是吻痕和抓傷的身體才知道那都是真的。

    自己真的強x了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少年,而遭到如此對待的少年卻在半夜獨自默默離開。

    “韓少,在回老宅的路上抓到一群小混混。”

    “問出主謀了?”

    “沒有,那群小混混只說收錢教訓一個人。”

    “你知道該怎么做的。”

    “是。”

    “等等,去查昨晚那個少年的信息,全部!”

    “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去查那個少年的信息,我希望在公司能看到全部資料。”韓戚易坐在車后座,片刻后開口說道。

    “是,老板。”

    自從白天見到那個少年后韓戚易心中就涌出一股沖動,似愛戀又似暴虐。這股沖動無時不刻不在折磨著韓戚易的心,一想準時準點的生物鐘第一次失曉,他迫切地想知道關于少年的一切。

    到了公司,一向冷靜自持的韓戚易第一次失態般的快步進了公司,甚至因為電梯稍晚就直接從樓梯爬了上去。

    頂著一頭汗珠已經凌亂的發絲進了辦公室,韓戚易如愿看到了桌子上一本薄薄的資料冊,冊子上大大兩個字“顧卿”。

    “顧卿,一顧卿安,一世長安。”將這個名字在唇舌間輾轉廝磨,打開資料冊眉頭就是一皺。資料上的圖片雖然很像,但是和他看到的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

    忍著不耐看完整本冊子越看眉頭皺得越深,將冊子往桌上一扔。顧卿不應該是這樣得,他應該,他應該他應該是怎么樣的?神清骨秀,斜飛入鬢,峨冠博帶,低唱淺酌?無論如何顧卿都不該是上面寫的那樣,庸碌無為,慘遭拋棄。

    京城某個角落剛剛睡醒的顧卿不由打了個噴嚏,揉了揉有些酸澀的鼻尖,一打開門就被一個堅硬的胸膛撞了個正著。

    “對不起,我”韓予銘有些手足無措。

    立即進入狀態,顧卿面無表情地后退,然后用力將門關上,然而一只手從門縫里伸了出來,準確的卡在門與框的縫隙間。

    “對不起,我會對你負責的。”捂住劇痛的手臂韓予銘說道。

    “先生我不認識你,你沒有什么對不起我的。你的醫藥費我會負責的請您離開。”顧卿低著頭說,聲音嘶啞干澀聽得韓予銘心中一緊。

    樓道再次傳來一陣腳步聲,”希彥!“韓予銘聽到少年驚喜得喊道。

    “希彥,方希彥,這就是那個拋棄了顧卿的人?也不怎么樣嘛?”看著一臉激動欣喜的少年,韓予銘略帶酸味地想到。

    “希彥你回來了?”

    “我只是來拿一些東西。”方希彥神色淡漠得看了一眼堵在門邊的韓予銘淡淡地說道,“如果你允許的話。”

    ...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新浪上证指数 皇家娱乐在线客服 齐鲁福利彩票下载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彩 时时彩官方平台 内蒙古11选五一定牛 河北快3遗漏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 四川体彩金7乐 排列五彩票筛选软件 吉林快三计划哪个好 股票指数期货交易特点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app 炒股的人一生穷兴业证券网上开户 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